选股宝新股周报第五十六期 | 新年首月就曝出史上“最短命”次新之一,它是被“错杀”的吗?

作者: Steven
2019-01-13 16:28
次新否极泰来的迹象愈发明显了。

一、一周新股市场综述

1、上演暴力长阳,掀起久违的涨停潮

周五(1月11日),次新板块暴力长阳,板块涨幅高达4.14%,掀起近几个月来难得一见的涨停潮;一周来看,板块周涨幅超过6%;资金流向上,主力资金净流入1.23亿。

2、大基建领衔,5G紧随

个股方面,98只次新中仅11只收跌,涨幅最大的属新疆交建,受益于大基建风口,周涨幅超过60%;紧随而后的是5G概念,贝通信周涨幅也接近40%。(下表为周涨幅大于10%的个股列表)

二、新股要闻

1、方星海:取消新股首日44%涨停板规则

1月12日,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参加第二十三届中国资本市场论坛时表示,第一天价格涨了44%,没有交易量,“没有交易量的价格是虚幻的、不准确的价格”。人为限制导致价格不合理,而且前几天都没有交易量,非常不合理。“首日涨停板这个事情要研究,我个人觉得应该取消”。

点评:业内人士认为,新股首日涨跌停的限制并没有什么实际效果。以现有规则来看,新股第一天不能上涨数倍,但是每只新股上市以后还是上涨了好几倍后才能被买进,只不过上涨的时间拉长了。由于一开始就有涨停板限制,造成新股一直没有换手,新股整体涨幅甚至被抬高了。

券商分析人士指出,从很多成熟市场看,没有涨跌停的限制显然更容易反映出更接近真实价值的价格,而不像现在这样,往往是一年以后等炒作的资金走的差不多了,然后腰斩。

2、西安银行拿到A股上市的IPO

1月11日晚间,西安银行拿到A股上市的IPO(首次公开发行)批文,有望成为西北地区首家A股上市银行。参照同行业估值水平,西安银行上市后大概率成为陕西省在A股市值排名前十的公司。

点评:截至2018年6月底,西安银行总资产为2385.23亿元,负债总额为2197.6亿元,股东权益为187.63亿元。2018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为26.76亿元,净利润为12.03亿元。而2017年该行的营业收入为49.26亿元,净利润为21.01亿元。

西安银行上市的发行股份预计在发行后总股本的10%-25%之间,也就是4.45亿股-13.33亿股之间。如果按1倍净资产发行,那么发行后净资产预计在207亿元-250亿元之间。以目前上市城商行1倍左右的PB,西安银行的总市值预计也是200多亿元。而即使按10倍左右的市盈率,同样是200多亿元市值。

3、万达体育递交IPO申请

据IPO早知道消息,万达集团已经为旗下体育部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IPO申请。此次IPO预计在2019年上半年进行,募资3亿至5亿美元。花旗、德意志银行和摩根士丹利正处理此次IPO事宜。

点评:据悉,万达集团此次上市的体育资产包括瑞士体育营销公司(infront sports&Media)和世界铁人三项公司(World Triathlon Corp)。2015年,万达集团分别以12亿美元和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以上两家公司。

三、个股掘金

上机数控:2019年第一只“最短命”次新出炉,是被“错杀”的吗?

2018年12月28日上市,2019年1月2日开板,上机数控无疑成为“最短命”的次新之一。说起来,上机数控仅70亿的盘子,又非银行股,为何会如此早早开板?

1、IPO前夕,投资人“原价”下车

上机数控从事的是高硬脆材料专用加工设备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产品主要包括光伏、蓝宝石专用设备和通用磨床,例如数控金刚线切片机、全自动磨面倒角一体机、数控金刚线蓝宝石切片机等;主要应用于晶体硅材料和蓝宝石的开方、截断、切片等,2017年光伏专用设备销售收入营收占比为 93.88%。

据招股书显示,上机数控2015年至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43亿元、2.98亿元、6.3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11亿元、0.51亿元、1.89亿元。显然,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公司近几年都保持较高的增速,就这样的一只绩优股,为何会早早被市场“抛弃”?

原来是因上机数控在IPO前夕被爆出一连串大股东“出逃”的事件。主角共有4位,两位自然人杨昊(实控人杨建良之子)和张瑞庆,两家机构同创创投与远东控股。

张瑞庆于2010年10月8日以2370万元入股,获得4.76%的股份,却又于2016年2月1日以原价2370万元转让杨昊450万股;

同创创投与远东控股同为2010年12月22日入股,前者出资1802万获得3%的股权;后者出资1000万元获得1.665%的股权;5年后的2015年,同创创投与远东控股又分别在3月和12月里以原价将手中共计约440万股转让给杨昊。

三位早期股东在1年的时间里全部退出,共计转让杨昊890.81万股。据招股书披露,三位投资人“下车”的原因都是由于“认为发行人发行上市的预期不够明确,考虑到资金使用安排,决定转让所持股份”。

如果是转让给实控人的儿子还说的过去的话,那杨昊在接手这890.81万股的一年后又将大部分股权再度转让,就确实让人匪夷所思。招股书披露,2016年12月21日至23日,杨昊与巨元投资、赵永明、徐公明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分别以7.5元/股的价格转让巨元投资120万股、赵永明400万股、以及徐公明232万股,共计752万股,其手上还留有 138.81万股。

值得一提的是,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在任职期间每年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过其所持有本公司股份总数的25%。而杨昊2016年12月共转出了本人持有公司股份总量的84.42%,明显超过了《公司法》中25%的限制。

2、“拳头产品”金刚线切片机营收爆发“成迷”

上机数控当前的第一大拳头产品为金刚线切片机;自2010年以来,金刚线切片工艺凭借着薄片化切割、减小切口损失等诸多优势目前在单晶硅切割方面已渐成为行业主流。

公司也是于2010年开始研发金刚线切片机,并于2014年成功研制出金刚线切片机,当年立即实现营收1382.91万,营收占比达10.73%。

然而,戏剧性的一幕随即出现。据招股书披露,2014年公司金刚线切片机销量为17台,2015年金刚线切片机销量却为0台,2016年又奇迹般地实现了108台销量。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协鑫集团是公司光伏设备的主要客户,旗下各主要子公司向上机数控采购以数控金刚线切片机为主的光伏专用设备。其中协鑫集团2014年、2016年都为公司的第一大客户,采购额分别为1589.74万元与1.188亿元,2015年因为只采购了210.22万的光伏设备排在第五大客户。

按常理来说,金刚线切片机作为一个重要的生产设备,协鑫集团对外采购应该是有严格的标准,而且一旦确定供应商也就会保持比较稳定的合作关系,不太可能出现2015年不向上机数控采购,2016年又突然增加采购量这种大起大落的现象。

显然,原始大股东的突然“下车”,加之公司拳头产品的突然放量,使得市场对于上机数控的身上的疑点愈发担忧,才会出现上市第二天便早早开板的情况。

3、是否被错杀?

最后要聊的,是关于上机数控是否存在错杀的可能。原始大股东“提前下车”已无从追究,但业绩却可以分析。

如果说公司金刚线切片机2016年的营收爆发是源于协鑫集团,那么2017年呢?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金刚线切片机继续爆发,营收达5.45亿,占比达87.22%而前三大客户分别为阿特斯、续笙新能源和晶科能源,营收分别为1.56亿、1亿和0.41亿元,协鑫集团只位列第4

到了2018年,公司前三季度的营收为5.73亿,同比增长超过60%;扣非净利润为1.73亿,同比增长超过90%从客户来看,据招股书显示,上半年公司的前三大客户分别为利奥新材、盛达光伏和泰明光伏,协鑫集团集团甚至已经退出前十大客户。

由此可以判断,公司金刚线切片机的爆发是靠协鑫集团的逻辑并不成立,相反,公司的金刚线切片机正在得到越来越多的客户认同。

另外,随着531新政的推出,降本增效进一步成为光伏制造环节的发展方向,预计对数控金刚线切片机、全自动磨面倒角一体机等体现高效、高产能特点的光伏加工设备需求提升。截止2018 年6月底公司高硬脆专用设备的在手订单总额超过17亿元。6-8月又新增订单2亿,且2018年6月以来新增订单以数控金刚线切片机为主,售价仍旧维持稳定。

公司此次募集资金9亿元,其中4.1亿用于精密数控机床生产线扩建项目,拟新增高硬脆专用设备570台的生产能力(2017年产量为411台)建设期1年,第二年产能释放30%、第三年70%,第四年达产后将新增营收10.32亿。

总结,目前上机数控的PE在31倍左右,对比对手晶盛机电(22.23倍)、宇晶股份(28.19倍)、宇环数控(44.79倍)来看,估值的并不具备优势;不过,光伏“531 新政”有望淘汰落后产线产能,利好高端光伏专用设备;这一点,无论从公司目前的盈利增速,还是在手订单来看,公司都具备较高的成长性。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风险提示: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