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财报当头炮喜忧参半:花旗固收收入大跌21% 净利增长14%

来源: 郭昕妤、李丹
四季度花旗最大证券业务固收的收入创七年新低,但费用下降推升盈利,EPS同比增长26%。财报公布后,花旗股价盘初一度跌超1.7%,在CFO提到市场环境有企稳迹象后,股价转涨,一度涨超4%。

华尔街财报季的当头炮花旗喜忧参半:四季度艰难的市况严重影响交易收入,但在减少费用的帮助下,当季实现了盈利。花旗高管提及市场企稳迹象,暗示本季度交易收入有望好转。

美东时间14日周一盘前公布的财报显示,虽然盈利高于华尔街预期,但由于旗下最大证券业务固定收益的收入大幅下滑,花旗四季度营收创两年新低。2018年四季度花旗财报显示:

当季营收为171.2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75.0亿美元,Refinitiv调查的分析师预期为176亿美元。

当季每股收益(EPS)为1.61美元,高于预期1.55美元,同比增长26%。

当季净利润42.19亿美元,剔除一次性税务影响,同比增长14%,去年同期净亏损183亿美元,因为当时税改调整一次性减记了220亿美元。

当季运营费用98.93亿美元,同比下降4%,当季信贷成本19.25亿美元,同比下降7%。

当季交易业务收入同比下降14%至26亿美元,其中固收市场收入19.4亿美元,创七年新低,低于预期的22.3亿美元,同比下降21%。股票业务收入6.7亿美元,同比增长18%。

当季投行业务收入19.8亿美元,同比下降1%。

就2018年全年来看,花旗财报显示,2018年全年总营收为729亿美元,净收入为180亿美元,而2017年全年总营收为724亿美元,净亏损为68亿美元。不包括税改的一次性影响,花旗2018年全年净收入同比增长14%。花旗2018年的有形普通股权益回报率为10.9%,高于10.5%的目标水平。

对于本季度的财报表现,花旗集团首席执行官Michael Corbat表示,尽管四季度市场的大幅波动影响了该行对于市场敏感性较强的业务(尤其是固收业务),但其他领域业务依然强劲,花旗在整个2018年在实现长期财务目标上取得了坚实进展。

花旗首席财务官John Gerspach称,实体经济继续强健。贸易局势还未对实体经济产生巨大影响。中国增长的确放缓,“但不是那种我们会认为特别有颠覆性的放缓”。

提到固收市场,Gerspach说,四季度很多时候,企业客户和投资者客户都还在场外,等待市场环境变得更明朗些。他提到有市况好转的迹象:

“波动已经一定程度上缓和,股价和收益率都显示了企稳的迹象。但这其实是初步的,市场环境有了好转,目前还没有完全复苏。”

Gerspach在预计2019年花旗季度业绩时称,企业以外业务将略有税前亏损。即使美联储不再加息,所谓的零售客户的存款beta、即存款利率相对基准利率的变动也可能继续增加。

财报公布后,花旗股价在周一盘前一度下跌1.2%,开盘后,盘初一度跌超1.7%,但在Gerspach讲话后迅速转涨,盘中涨幅一度达到4.5%,最终收涨3.95%。

路透报道指出,投资者希望花旗证明,其实现资本回报的手段不止是回购股票,还有增长营业收入和利润。

在四季度财报公布后,Oppenheimer的分析师Chris Kotowski评论称,花旗已经通过分红和回购回馈了100%的年度盈利,可是股票交易价仍低于有形账面价值。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VIP会员,即刻获取金融市场体系化服务。*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