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行财报落幕:最大输家是去年的华尔街之王摩根士丹利

来源: 刘镔练、杜玉
大摩四季度营收85亿美元,每股收益0.8美元,调整后每股收益0.73美元,均低于预期;债券交易收入同比深跌30%,是华尔街同行最差。股价盘中最深跌6.5%,完全回吐了周三因高盛和美国银行财报利好带来的涨幅。

在花旗集团、摩根大通、高盛、美国银行、富国银行相继公布了2018年四季度业绩后,摩根士丹利没能给华尔街六大行的财报季收好尾。

去年四季度,摩根士丹利的营收与盈利均逊于市场预期,受年末市场波动的影响,对该行主要的交易业务造成沉重打击。

即便2018全年收入创纪录新高,大摩股价全天萎靡不振,盘中最深跌6.5%,完全回吐了周三因高盛和美国银行财报利好带来的涨幅。

值得注意的是,高盛去年利润创历史新高,周四股价涨近0.9%,市值重新超越摩根士丹利,时隔一年多后再度夺回“华尔街之王”的桂冠。

(来源:雅虎财经,紫色为大摩股价,蓝色为高盛股价)

财报显示,大摩去年四季度营收85亿美元,低于市场预期的93亿美元;每股收益0.81美元,较去年同期下降5美分;调整后每股收益0.73美元,低于预期值0.89美元。2018全年的净收入为纪录新高401亿美元,净利润87亿美元,摊薄每股收益4.73美元。

具体数据方面:

四季度,FICC业务销售和交易营收5.64亿美元,远低于市场预期的8.225亿美元,债券交易收入同比深跌30%,是华尔街六大行最差。新闻稿称,由于市场波动性加剧,导致债券买卖下降。

当季股票销售和交易业务营收19.3亿美元,也低于预期的20.1亿美元。

机构证券业务营收38.39亿美元,同比下降15%,低于预期的43.3亿美元。其中,投资银行收入14亿美元,与去年基本持平;销售和交易收入25亿美元,低于一年前的27亿美元。

在机构业务中,投资收入为亏损5200万美元,一年前为正的2.13亿美元;其他收入为亏损1300万美元,上年同期为正的1.88亿美元,反映出当季该行在企业贷款方面为亏损。

财富管理业务收入为41.4亿美元,同比下跌5%,也弱于预期值44.5亿美元;这一本来可以对抗市场波动性的板块,却被员工递延支付的薪资账户投资亏损拖累。

只有规模最小的部门投资管理四季度收入6.84亿美元,超过市场预期值6.667亿美元。

摩根士丹利董事长兼CEO James P. Gorman在官方声明中表示,由于在业务方面的继续投资,公司实现了更高的年度回报率:

其中,ROE(净资产收益率)为11.8%,超过了市场公认的门槛10%,ROTCE(有形普通股股本回报率)为13.5%。虽然全球环境仍不明朗,由于有强大的特许经营权,摩根士丹利有能力追求增长机会并为客户提供服务。

2018全年,该行平均获得10%-13%的普通股回报,扩大在投资银行和交易领域的市场份额,并将财富管理的利润率提高至26%-28%。尽管第四季度充满挑战,但在2018年,公司实现了创纪录的收入和收益,每个业务部门也都实现增长。

主流媒体都聚焦在Gorman对公司的不佳业务领域表示遗憾。他承认,四季度的固收交易表现“不令人满意”,2018年的收尾并不理想,特别是年末最后六周格外艰难。摩根士丹利首席财务官Jonathan Pruzan也表示,第四季度"以混乱收场"。

不过大摩高层都认为去年表现“不是新常态”,并对新一年充满乐观。Gorman称,2019年一季度与2018年的一季度业绩类似,预计今年回报率目标不变。Pruzan也指出,今年1月的交易部门开局更有利,“一些关系破裂了,但现在又开始反击了。”

摩根士丹利业绩惨败 是缺少消费零售业务对冲风险?

富国银行的资深行业分析师Mike Mayo表示,“我很难理解上个季度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甚至担心大摩会重演金融危机、2013年和2015年下半年的固收业务不佳局面,而摩根士丹利从2015年末起尝试转型这一主营业务。

机构Sandler O’Neill的分析师Jeffrey Harte认为,摩根士丹利四季度的交易业务特别不好,反过来拖累了额财富管理业务,“他们交易业务中的风险价值(value at risk)显著提升,看起来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加速扩大了风险敞口。”

观察可知,在摩根士丹利营收中占大头的股票交易业务四季度收入同比持平,而摩根大通、花旗和美国银行等竞争对手都表现更好。例如,大摩的股票交易业务规模在华尔街六大行中相对最大,但是唯一一家没有录得季度双位数收入增长的银行。虽然大摩的并购顾问业务收入强劲,与其他同行类似,但大部分被股票与债券承销业务收入分别同比大跌22%和28%给抵消掉。

华尔街见闻曾提到,本周在每一家公布四季财报的华尔街大型投行中,固收业务的营收均录得同比双位数降幅,主要由于投行的客户因全球资产类别剧烈波动而将资金撤离。但也只有摩根大通的债券交易业务收入同比大跌了30%,几乎较竞争对手的跌幅翻倍。

财经媒体CNBC指出,摩根士丹利似乎是华尔街六大行对市场最为敏感的一个,因此更大程度地暴露在市场的反复无常之中。这主要是由于大摩在同行中纯粹的投行业务相对更多,缺少其他大行用消费零售银行对冲业绩下滑的“护体工具”,这一观点也得到英国《金融时报》的认同。

总结来看,美国银行的交易业务占营收份额比同行更小,本周公布了双双好于预期的营收和盈利季报,起在消费者银行业务(零售端)中的利润同比激增52%,至33亿美元。高盛的交易收入虽然也低于预期,但大部分被利好的投资和借贷业务对冲掉,该业务产生收入19.1亿美元,较市场预期高出5.5亿美元。

Edward Jones的分析师James Shanahan就指出,摩根士丹利甚至逊于市场已经下调的四季度财报预期,所有华尔街大行中,通常有最大营收缺口的那一家对市场最为敏感,“大摩的机构证券和财富管理业务都被暴露在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性中。”

与大摩四季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该行超好的三季度业绩。华尔街见闻会员专享文章《快评|高盛回来了,但“华尔街之王”还是大摩的》曾提到,2018年第三季度,在经济放缓、同业萎靡不振之际,摩根士丹利与高盛都实现逆势增长,大摩的营收和利润更是超预期:

两家银行的优异表现,主要在于传统优势领域投行业务的增长,大摩的投行业务收入涨幅达15%,高盛增长了10%。在两家之间的竞争中,大摩明显领先一步,继续获选“华尔街之王”。当时,摩根士丹利是华尔街五大行中唯一在三大业务中——固定收益、股票交易和投资银行业务全部超出市场预期的。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VIP会员,即刻获取金融市场体系化服务。*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