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湛:准确认识影子银行是化解影子银行风险的前提

来源: 首席经济学家论坛
作者简介:李湛,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方鹏飞(转载请

本文来源:首席经济学家论坛 (ID:ccefccef),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作者简介:李湛,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方鹏飞

(转载请注明出处:微信公众号zshg_zszq

 

2018年12月13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易纲
在公开演讲中表示,“规范的
影子银行
是金融市场的一个必要补充”,标志着经济决策层、金融监管层对影子银行的看法出现显著变化。在此之前,经济决策层、金融监管层更多认为影子银行是重大金融风险隐患,需要严格治理。例如,2018年1月18日,人民日报题为“把银行业风险锁进笼子”的文章写道“影子银行是资金脱实向虚的罪魁祸首”;8月29日,银保监会在监管工作会议上总结上半年工作成绩之一是“坚定不移拆解影子银行”。

 

虽然易纲行长“影子银行是必要补充”的演讲已经较前期出现重大转变,但决策层和舆论届对影子银行的看法仍是负面多于正面。回顾2008年国际

金融危机
和2018年中国经济下行,背后都有对影子银行认识不到位、监管处理失当等问题。防风险攻坚战是未来两年的重要任务,对影子银行风险的治理仍在推进,有必要从功能、风险等角度准确认识影子银行,以便更好统筹推进稳增长、防风险等工作。

 

一、影子银行具有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提升金融体系信用创造能力的功能

 

影子银行具有什么功能?这是一个非常重要,但又经常被人所忽视的问题。在易纲行长“影子银行是必要补充”演讲之前,决策层谈及影子银行必言金融风险,谈及金融风险的很多时候也会举影子银行为例:决策层主要从金融风险的角度看待影子银行,很少从功能的角度看待影子银行。但显然,影子银行能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成为全球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其原因不在于影子银行放大金融风险,而在于影子银行具有传统金融体系所不具备的功能。功能而非风险才是认识影子银行的主要方面。

 

那么,影子银行究竟具有什么功能呢?从影子银行的角度出发开展研究,或许比较难找到答案,因为影子银行结构和运作机制复杂,其承担的功能也各有不同(例如,FSB在全球影子银行监测报告中将影子银行的功能归纳为5种)。但从融资者(企业)出发,就可以很容易得出问题答案,即:影子银行具有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提升金融体系信用创造能力的功能。融资者(企业)放着现成的、融资体系完备的传统金融体系不用,却要通过影子银行获取融资,其原因必然只有一个:影子银行提供了更为便宜的融资。传统金融体系面临严格监管,如资本充足率监管、贷款投向监管、拨备监管等,这些监管虽然有着降低金融风险的初衷,但也导致传统金融体系开展业务需要承担额外甚至高昂的合规成本。影子银行实现了对金融监管的规避,降低了融资业务所面临的合规成本,能以更低廉的价格提供融资服务。同时,一些监管指标是针对传统金融体系的信用创造能力而设计,例如,资本充足率监管直接限制了银行信用创造能力,影子银行对此类监管的规避可以提升金融体系的整体信用创造能力。

 

2018年以来,受监管层拆解影子银行影响,中国实体经济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困境凸显,提供了影子银行具有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提升金融体系信用创造能力功能的间接证据。12月25日,央行公布消息称金融委办公室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推动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表明相比于影子银行,传统金融体系在信用创造方面具有一定劣势。

 

二、影子银行的主要风险不在于影子银行本身,而在于监管处置不当导致的挤兑风险

 

作为起源于监管规避的信用创造业务,影子银行从两方面给金融体系带来风险。一是影子银行信用创造业务自身的金融风险。影子银行信用创造业务实际上就是发放贷款,自然带有逾期、不良等金融风险。二是由于影子银行游离于金融监管之外,金融监管对影子银行认识不足、处置不当导致影子银行甚至传统金融体系出现挤兑风险。

 

正如商业银行的主要风险不在于银行业务(如贷款)本身,而在于挤兑风险以及由此带来的银行体系信用创造停滞危机,影子银行的主要风险也不在于影子银行业务本身,而在于监管处置不当导致的挤兑风险。90年代,中国商业银行体系的贷款不良率高达两位数,但当时没有出现整体性的挤兑危机,银行体系能够正常进行信用创造,因此没有引发金融危机或经济危机。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中,

美国财政部
和美联储在事前对当时金融体系中存在的规模庞大的影子银行多有忽视,也忽视了雷曼兄弟在影子银行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严重低估了雷曼兄弟破产带来的负面冲击,拒绝救助导致雷曼兄弟破产引发影子银行和传统金融体系出现挤兑危机,次贷危机由此演变为百年一遇的全球性金融大危机。回顾2018年的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受监管层“拆解影子银行”影响,影子银行出现“到期不续”的有序挤兑,影子银行的信用创造功能几乎消失,而相关研究表明影子银行已经占据金融体系信用创造能力的20%,“拆解影子银行”的监管政策导致金融体系信用创造能力大幅萎缩,成为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的重要来源。

 

三、化解影子银行风险的关键在于有序有节

 

影子银行以降低合规成本为途径实现信用创造,削弱了金融监管的有效性,增大了金融体系的复杂性,成为需要治理的金融风险。但从上文分析的影子银行功能和主要风险来看,化解影子银行应有序有节的进行。一是有序。影子银行的主要风险在于挤兑风险,一刀切、简单粗暴的监管有可能导致影子银行体系出现挤兑危机,反而会引爆影子银行风险。同时,有序治理影子银行的前提是对金融体系中影子银行的结构、规模有清晰认识,因此动态、前瞻的监管必不可少。二是有节。影子银行的发展壮大是金融机构、融资者(企业)自主选择的结果,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体现,因此,影子银行一定程度上是经济和金融市场发展的必然结果。虽然影子银行是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的重要推手,但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影子银行规模不减反增,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点。因此,不应该因为影子银行规避了监管就要拆解影子银行,监管层应在仔细权衡具体影子银行业务利弊的基础上加以针对性治理。

 

——————

 

合作、版权请联系微信:Andrewlin1314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