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2018年财政账本:收入增速放缓至6.2%,社保支出增速几乎砍半

作者: 祁月
财政部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财政收入同比增速放慢至6.2%;其中税收收入增速放缓至8.3%,重回个位数;地方政府债务率76.6%,低于国际通行水平。

中国2018年的财政账本公布了。

周三(1月23日),财政部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6.2%;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8.7%

这表明,与2017年相比,2018年财政收入增长放缓、支出却加速增长。当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7.4%,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7.7%。

简单地说,去年赚的慢了、花的快了。

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年初预算目标高0.1个百分点,超收175亿元。对此,财政部相关负责人在会上表示,2018年在大力实施减税降费情况下,财政收入能完成年初预算目标,主要得益于经济的平稳运行。

在财政支出方面,去年稳增长财政支出步伐明显加快,全年支出超出年初预算5%。

除了科学技术支出增速加快至14.5%之外,其余主要支出项目增速全线放缓。其中,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2.7万亿元,同比增长9.7%,远不及2017年16%的增速。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支出增长8.5%,低于2017年的9.3%。

财政部表示,2019年要抓紧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更为明显的降费,这将相应影响财政增收。综合各方面因素,预计2019年财政收入增速将有所放缓。

“土地财政”疲态倍显

2018年的财政收入增速还没有GDP增长得快——GDP去年增长了6.6%,那还是二十八年以来的最低增速。

10月份和11月份,财政收入甚至出现了负增长,分别为-3.12%、-5.36%。

2018年的财政收入变动与2008年有一些类似:

作为财政收入的顶梁柱,去年全国的税收收入增长速度比前年放慢了将近三分之一,增速为8.3%,重回个位数时代,2017年为增长10.7%。

其中,证券交易印花税收入977亿元,同比下降8.6%。2017年为同比下降14.6%。当年印花税整体下降0.1%。同期,增值税收入同比增长9.1%,较2017的增长8%明显加快。

个人所得税同比增长15.9%,慢于2017年的18.6%增速。车辆购置税同比增长5.2%,2017年则高达22.7%。此外,2018年新开征的环境保护税为151亿元。

土地财政迅速疲软

2018年,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同比增长22.6%,较2017年34.8%的同比增速大幅放缓。

其中,地方政府的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同比增速急剧放缓至25%,几乎较2017年40.7%的同比增速“腰斩”。

这主要是由于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具有相当高的依赖性——2017年,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在当年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中的占比高达85%。

2018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额对比GDP的比值已达16.66%,创出历史新高。这意味着每100元的GDP中,就有将近17元是房地产创造而来。该比值在2009年首次突破10%,而那一年恰恰是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启动的第一年。同时,去年房地产开发投资额占GDP的比例达13.36%。

多数指标都显示,全国土地市场正在显著降温。国家统计局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全国土地成交价款增长18.0%,增速较2017年大幅回落31.4个百分点。

第三方找房比价房产网站平台诸葛找房的年终总结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土地流拍数量达到创记录的1808宗,且成交土地多以低价和底价成交。

土地市场降温主要是受到史上最严苛的调控政策致房价下行,以及国家对房企融资的收紧等因素影响。中国指数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300个城市成交楼面均价为2159元/平方米,同比下滑11%。其中,住宅类用地成交楼面均价为3806元/平方米,同比下滑7%。

2019 财政要过紧日子了

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期,国家财政面临的压力也在增大。财政部官员今日明确表示,2019年将“继续适当加大财政支出力度,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要压减5%以上,取消低效无效支出”,同时,抓紧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更为明显的降费。

这就是说,今年需要花的钱更多,必须过紧日子了。

前不久召开的全国财政工作会议的通稿里面就有这么一段话:“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严格压缩一般性支出,加大对重点领域支持力度,提高资金配置效率,有效降低企业负担。”

这就是说,一方面,该花的还是要花,教育、医疗、住房、社保等民生领域欠账还比较多。另一方面,能不收的也尽量不收,也就是要降税减费。

“很明显,财政已到转角处。这是多年未见之变局。”微信公众号“自留弟”这样总结道。

财政部部长助理许宏才上周表示,今年的工作重点是要做到“加力”和“提效”,分别是指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和加大支出力度、提高财政资金配置效率和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益。

为何财政部要强调今年只是“小幅扩大开支”呢?

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团队认为,预计2019年房地产投资会进一步减弱,基建投资增长这次将相对缓慢,因受债务快速增长、土地销售下降和财政收入下滑的影响,政府正面临巨大的资金缺口。因此即使财政赤字大幅增加,也可能意味着财政支出只会小幅增长。

债务风险整体可控

由于货币政策空间有限,财政政策今年仍被寄予厚望。陆挺之前表示,财政政策将更加宽松。

数月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2019年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将适度增加地方政府债券规模,特别是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全国人大也已授权国务院提前下达2019年1.39万亿元的地方债额度,这占到去年新增债务限额的63%左右。

财政部上周明确表示,预计各地将在1月份启动新增债券发行工作,时间上会比去年大幅度提前。今日财政部又表示,将加快地方专项债券发行和使用,将其与项目资产、未来收益严格对应。

对此,财政部部长助理许宏才强调,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不意味着放松对地方政府债务的管理。要在发挥政府规范举债积极作用的同时,进一步规范债务管理,严格控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前门开大了,堵后门要更严。

今日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升至18.39万亿元(同比增加11.66%),债务率(债务余额/地方综合财力)76.6%。财政部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地方政府的债务指标处于合理区间,债务率低于国际通行的100%-120%的水平,债务风险整体可控。

财政部相关负责人今日表示,2019年会规范政府债务管理,支持重大项目建设,也会严格控制地方隐性债务风险。

至于中央债务数据,截至2018年末,中央政府债务余额为14.96万亿元。总体来看,我国政府债务负债率(债务余额/GDP)为37%。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马上领取2019全球市场机会。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