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基金黄文锋:警惕债券市场波动加剧,看好蓝筹与科创

来源: 黄文锋
债券难一牛到底,稳步布局权益市场

*本文作者兴业基金副总经理黄文锋,授权华尔街见闻发表。

又见冬去春来,再逢新春展望。回望过去两年,总体看国内二级市场波动特征表现为“大趋势结束、左右侧失效;小趋势时兴、交易更求精准”。17年债熊股牛(以上证50为观察标的)、18年债牛股熊。过去两年上证50指数涨跌幅分别为25.08%、-19.83%,创业板指数分别为-28.5%、-36.3%,中债新综合指数分别为-3.4%、4.7%。其背后的逻辑是大国复兴过程的“中等收入陷阱”、“休昔底德陷阱”的横梗与跨越,对冲“经济周期、金融周期、创新周期”的三期叠加“黑天鹅”铺天盖地、“灰犀牛”横冲直撞的逆周期调控、大国博弈引发的自主研制、科创升级。在资本市场的角力上则体现为FICC勃兴、ETF热卖、独角兽出没、硬科技网红。

展望2019年,我们的总体策略是“望眼布局、交易时兴;基石蓝筹、先锋科创”

所谓“望眼布局”就是要看准大趋势,“莫为浮云遮望眼”,聚焦核心、战略布局。人民币自2016年10月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以来,国际化持续推进,新年元月31日官宣“人民币已成为国际上第三大权重货币”,中国债券将被纳入“彭博国际综合指数”,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债券将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后第四大计价货币。所有这些都昭示了全球投资者的市场需求及对中国经济的信心。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加快,全球关联性、波动率及投资标的“海外映射”越来越明显,作为资本市场的参与主体的全球金融市场的视角下的择时、大类资产配置、行业选择、估值比较投研能力就更加凸显。展望未来,个人除了与市场一样关注议息与经济增速,更侧重观察2019年QT进程、全球制造业增长以及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首先QT(量化紧缩,Quantitative Tightening)进程和节奏将是VIX和FICC交易时机核心变量。2019年美联储放慢加息步伐,但美联储缩减资产负债表的计划仍将进行。2019年美联储减持美债和抵押证券的节奏必将引发市场供求变化、流动性减少,金融环境收紧将可能会引起大幅市场波动。根据FED在2017年10月开启QT时间进程,在18年11月QT规模达到峰值的月度500亿美元,同时欧洲央行也将QE购债规模减半,去年底购债彻底结束。日本央行也将调整购债操作,考虑降低购国债的频率,这些都是导致全球金融状况收紧及变化的关键因子。

其次全球经济尤其是制造业增长隐忧渐显。一月份中国、欧元区先后公布制造业PMI相继下跌,随后是美国制造业PMI跌至15个月来的低点。见下图,红色线是中国,蓝色线是美国。随着全球PMI共振向下,2019年全球经济堪忧。作为全球经济增长的美国企业库存、投资、开工以及金融杠杆都拐点隐现。

再次人民币国际化推进,配置中国提速。全球资产在美、欧、日、中四个经济体的配置中,目前中国占比不到10%,美国占比超过50%。也即,相比中国经济的规模、地位及其金融资产,这一配置相对较低,中国资产的在全球资本中的配置未来将一步提升。从中国债券市场来看,最近几个月来自监管层的系列措施,包括明确外国人的税收待遇,实现批量交易,实施券款兑付结算,一切的配套制度准备都在提速当中。

所谓“交易时兴”是指基于海内外小趋势预判,交易时机的捕捉将成为成败的关键。

首先,从国内资管新规影响看,其正式实施是2020年底,2019年是对市场承上启下的关键时刻,去年开局第一年就使整个金融市场都经历了波澜起伏,叠加当前经济下滑,“稳杠杆”是当前政策的主基调,逆周期精准调控,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底线思维反应在大类资产配置的策略上,机会更多来自于预期与现实之间的不断纠偏,各类资产均有阶段性机会和阶段性风险。

债券市场:当前收益率绝对水平已至历史30%分位附近,未来收益率下行的空间或将收窄,波动率将会加大,交易能力将成为FICC的核心能力。资金面的合理充裕以及“宽信用”托底信用环境将成为期限利差和信用利差收窄的驱动力,信用债的票息优势凸显。同时应下半年警惕 “宽信用”的量变到质变的累积效应,形成交易拥挤踩踏,谨防三四季度出现变盘的风险。

权益市场:2019年权益市场的机会将多于2018年,政策着力引导资本的力量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和“修昔底德陷阱”赋能,最高层强调“维护金融安全、底线思维、忧患意识”,“减税降费”、“稳杠杆”、“纾困基金”、“科创板注册制”的密集推出、“股指期货期权”市场化手段的松绑、鼓励保险资金、银行理财资金长线投资股票市场等等无不体现政策的调整优化,市场经过过去几年的大幅调整,大概率进入宽幅震荡、结构调整为主,市场活跃度和机会较上年明显增加。但短期上看经济增速下滑,A股盈利能力承压、退市制度强化以及2019年开始陆续迎来大股东上万亿解禁潮(16年来的新股发行)又将使二级市场陷入结构调整和大幅震荡。

其次,中美两大经济体都处于金融资源总体收缩和刚性债务融资的调控中,如2019年美债预计到期2万亿美元,特朗普不引导Emerging market reserve/Fed增持美债,则Fed加息叠加财政部大笔发债,将会是美股下跌导火线;QE转QT导致全球美元供给下降,高估的资产价格或将转向疲弱,面对海外风险传染,把握时机趋利避害的方能掌握主动。

所谓 “基石蓝筹、先锋科创”是指我们的行业投资策略。要聚焦海内外机构投资配置力量支撑的“基石蓝筹”和代表国家力量的“先锋科创”硬科技。国际化机构配置的力量必将使蓝筹股成为市场的基石。从股票市场来看,2018年6月1日A股正式纳入MSCI,未来将中国大盘A股的纳入比例从5%增加到20%,于2019年5月半年度指数评审和2019年8月季度指数评审这两个阶级分步实施,将创业板加入符合MSCI指数条件的证券交易所名单。富时罗素紧跟其后决定将中国A股纳入其全球指数,2018年12月5日,全球最大的金融市场指数提供商——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正式对外宣布,将可以通过沪港通、深港通机制进行交易的合格中国A股纳入其有新兴市场分类的全球基准指数,纳入将自2019年9月23日市场开盘前生效,分类为“新兴市场”(Emerging Market)。这些增量资金的投资偏好都将影响中国未来的市场结构,2018年蓝筹ETF网红、北上资金的流入就显示配置的力量。“科创先锋”科技迭代的抓手毋庸置疑会是今年市场的聚焦。

本文作者黄文锋,任职于兴业基金,是“国家重大科技成果转化基金”外部专家,高级经济师。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