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仇旧恨

来源: 地产风声
薪酸又一年,不敢叹风尘

本文来源:地产风声 (ID:fangshi488),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2013年,黄鹤走红,街角旮沓都是他的传说。

“黄鹤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为了“抵工资”,天南地北的摊贩组团甩卖江南皮革厂的钱包。

“统统二十块,统统二十块。”

和传说一样,黄鹤确实跑路了。2011年4月4日,江南皮革厂贴出清明节放假告示,董事长黄鹤如常在办公室前谈笑风生。第二天便人间蒸发,迅雷不及掩耳,蒸发速度比近日的A股麻溜。

九年过去,这位史称“温州跑路第一人”的厂长,依旧下落成谜。

黄鹤去不返,“薪”酸事却未曾远离。

1

1921年春天,直系军阀控制的北京政府财政困难,捉襟见肘下,断绝了北京八所国立院校的教育经费和教职员薪俸。随后八校教职员罢教罢工。

你想“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它北大、清华“吱哑”一声,门闩已插上。

一群文人弃笔讨薪,开始了头破血流的斗争。1921年6月5日的北京《晨报》报道:李大钊被打得“昏迷倒地,不省人事”。

历经4个多月,直到北京政府于7月24日派员慰问教育界,并答应一些条件,讨薪斗争才告一段落。

薪,是冬天的柴火,更是蝼蚁苍生的命门。

百年来不曾有变。

这一天发生的事,熊德明毕生难忘。2003年10月24日,重庆云阳县人和镇农妇熊德明割完猪草,背着满满一篓正要回家,一个干部见了她,严肃地说:“总理到这里来了,一会问你话别乱讲。”

说完,干部领着她往一个院子走。

那天,温总理到三峡库区考察移民安置工作,途中来到云阳县人和镇,看望龙泉村10组的村民。

干部的嘱托萦绕在耳,但在总理逼问式的关切下,熊德明还是道了实情,把进城打工被欠2000多元工资,影响女儿交学费的事说了出来。

当天夜里,熊德明收到被拖欠的工资,总共2240元。

2

幸运的熊德明只有一个,不幸的有两亿。

90年代,伴随改革开放和城市化进程,大批农民进城务工,多数投身于建筑相关领域。截至2018年2月,中国农民工数量高达2.87亿。

“九八房改”后,建筑市场竞争加剧,垫资施工成为“潜规则”,直接导致施工环节资金链紧张。

倒霉的是万千蝼蚁。

2000年冬天,一则“农民工全城围堵工头”的新闻,掀开了“沉默群体”的愤怒。

2003年1月2日,徐天龙为给工友讨要欠薪,在济南市高新开发区科技文化广场工地上被包工头指使手下人殴打,气愤的徐天龙买来汽油浇到自己身上,抱住包工头欲同归于尽,造成自身严重烧伤。

被送到医院抢救的他,躺在病床上落泪叹息:“我想不通,咱农民工干的是最累的活,挣的是血汗钱,身后一家人眼巴巴盼着这点工钱过年,可包工头不但不给钱,还打人,心太黑了。实在没办法,才想到与包工头同归于尽!”

停摆在孤岛上的船,每一艘都遭遇了风浪。

2004年10月25日凌晨4点,在沈阳苏家屯一栋未建成的别墅内,7个农民工集体服毒。

7人里中毒最轻的是来自山东的35岁农民工谢国柱,被送到医院抢救时,他不停地颤栗着,但神志清醒。

“我们是集体买的药,大部分是安眠药和感冒胶囊。都是被逼的,要不到工钱,已经没有活路了,不如吃药死了算了。”谢国柱流着眼泪说。

这一年,《十面埋伏》上映,10天时间票房超过1亿。

为了五六千元工资,谢国柱们差点搭上生命。

《天下无贼》让扮演农民工的王宝强走红。拍戏之前,冯小刚领着王宝强见刘德华,激动的王宝强看到天王,扑咚一声跪下了,连跪两次。

戏中的傻根揣着6万元回村娶老婆,在火车上,他憨厚地说:“姐,你要是贼,俺把眼珠子抠出来。俺说话算数。”

3

广东的秋天并不冷,但秦江仁感受到了阵阵寒意。

2008年11月,秦江仁在三轮车码头上听说,欠他工资的老板自杀了。

工钱要回无望,回到家中,秦江仁跟妻子说:“有钱人都坚持不下去,我们也要不到钱,还呆在这干嘛?”

秦江仁打工所在地汕头贵屿镇,被称作中国最大的电子垃圾集散地。秦江仁平时在码头上拉货赚钱。但从9月开始,码头上就已经少有生意,秦江仁渐渐揽不到活。

秦江仁和工友们决定回四川。因为舍不得低价变卖摩托车,18户人家决定骑车回家,顺便把锅碗瓢盆、电视机、冰箱驮回去。

他们骑着三轮摩托车改成的“大篷车”队,携妻带子,经广东、湖南、贵州、重庆回到四川平昌,花了17天时间,行程四千里。

金融危机席卷之下,彼时的天空阴霾蔓延。

2008年11月25日,郑州6名售楼小姐站上100米高楼的楼顶,想借“跳楼”的方式讨薪。

绿茵场上同样遭遇霾伏。

19岁的前国脚惠家康没钱回家,他所在的深圳队已经四个月没发工资。

2009年1月,随队出征亚洲杯预选赛时,惠家康找到领队蔚少辉,问能不能提前预支100元一天的比赛津贴,他想买张火车票回家。

了解情况后,蔚少辉给他预支了4000元。惠家康鼻头一酸,哽咽地说,“我一定好好训练,回报国家队。”

与此同时,他在深足的队友集体罢训,四处追讨工资,十几个队员在深圳足协门外蹲守6个小时,有队员返回笔架山基地取来厚外套给队友,有球迷送来盒饭让球员充饥。

最后,大家领到一张白条。

这宗“中国足球史上最大金额”的讨薪案,直到2011年才在法院立案执行下终结。18名球员拿到289万元。

有球员说,如果2008年不欠薪,我当时可以拿着这笔钱,在老家沈阳交首付买一套小房子。现在房价涨这么多,拿到欠薪也交不起首付了。

4

2011年,“欠薪入刑”正式实施,然而药效有限。

这一路上,总是欠薪的多,入刑的少,讨薪的前仆后继。

一个建筑项目从甲方到乙方,再到一级承包、二级承包直至底层农民工,往往几易其手。

处于利益链末端的农民工,甚至上一级包工头,通常没有规范合同,一旦发生欠薪,法律途径也就成了摆设。

无计可施,最后往往悲情施压。

2012年6月11日,太原一名包工头讨薪无果,爬到信号塔上。他的老母亲趴倒在地,哭得泣不成声。

被从地上搀扶起来的老母亲,悲痛不已

2015年1月19日,在河北冀州一个新建楼盘,13岁女孩帮父亲讨薪,从16层跳下身亡。花季提前谢幕。

蓬门荜户无米炊,朱门绣户酒肉香。

这一年的百度年会上,李彦宏自爆,有员工拿到50个月的年终奖。两年后,腾讯王者荣耀高达100个月的年终奖震惊业界。

2018年,全国查处工资类违法案件8.6万件,168.9万名劳动者讨回160.4亿,而影视圈补税高达117.47亿,还只是自查阶段的结果。

有人说,一个范冰冰就罚款8亿多,娱乐圈还有无数“冰冰”,这100多亿显然只是九牛一毛。

一个圈缓缓打开,一张网急急折叠。

2018年的互联网业裁员频出、年终无奖、人人自危。

宏观经济不振,飓风灌进个体的命运。

风光时三年烧了十几个亿,落魄时拖欠员工5600万工资。烜赫一时的“家园网”被爆濒临破产。曾经和「美团」「饿了么」分庭抗礼的「拉手网」,最终宣告破产。

“CEO先于员工离职、员工被拖欠两个月工资无人问津。”

没想到当年融资最多、中国内地最大的团购网站,会以这样的方式谢幕。

不知年后,锤子是否还是自家的锤,美团还是自家的团。

犹记得2018年年初,人社部官宣:中国农民工数量2.87亿,2020年实现无欠薪。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薪仇不再成旧恨。

· END ·

欢迎大家投稿、爆料、交流
内幕君积极为大家发声微信号

neimu88

内幕君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1条评论
闫可^_^
蓬门荜户无米炊,朱门绣户酒肉香。薪仇不再成旧恨。
回复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