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2019:做空日债的“寡妇交易”策略已死?

作者: 郭昕妤
做空日本国债曾经是经典的“寡妇制造者”交易,日本国债收益率持续下跌令做空者遭受大量损失。不过最近,情况出现反转迹象:由于担忧日本央行将进一步减少债券购买量,交易员们现在已经愿意脱手超长期日本债券。

在金融投资领域,高风险交易因为容易遭遇巨大损失,因而被称为“寡妇交易”。

自1990年以来,做空日本国债(特别是10年期国债)是经典的“寡妇制造者”(widowmaker)交易的标的资产。由于日本经济疲软和政府债务水平非常之高,大量交易者都认为日本国债被错误定价,从而做空日本国债。然而日本国债价格并未下跌,错误定价变本加厉,使得大批做空者被无情“绞杀”。

究其原因,这要完全“归功于”日本央行实施的QQE(量化/质化宽松)、NIRP(负利率)和YCC(收益率曲线控制)三驾马车,这加剧了日本长期国债收益率下跌。目前,日本央行持有约43%的日本国债,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令日本央行所持有的总资产已经超过该国GDP。

如今,情况出现反转迹象。随着日本央行的减码行动引发了市场对于该行会进一步减少债券购买量的猜测,日本国债的空头似乎看到了希望。

2月12日,日本央行自去年12月中旬来首次下调公开市场操作中10年期至25年期日债买入规模,由上次操作的2000亿日元下调至1800亿日元规模。

此次缩减后,3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和2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均上涨1.5个基点,日元汇率短线走强。

彭博社指出,此举已经开始对市场行为产生影响,有迹象显示,交易员们已经开始料想日本央行会进一步减少债券购买量。

一个能表明上述迹象的例子就是,日本央行周一招标购买25年以上期国债时,认沽比例(offer-to-cover ratio)飙升到了4.71倍,这是2014年10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表明交易员们现在已经愿意脱手超长期债券。

SBI证券首席债券策略师Eiji Dohke表示,25年以上期债券认沽比例的飙升可能是出于一种谨慎情绪,交易员们担心日本央行继上周10-25年期债券购买减量后,还会进一步减少25年以上期限债券的购买。

令人惊讶的是,市场情绪居然转变的如此之快。再往前一周的2月5日和7日,10年期和30年期的日本国债拍卖还如火如荼,后者的认购率达到13年来的最高水平。

分析认为,投资者减少对长期债券的购买,可能会令日债收益率曲线变陡。日本央行此前曾表示,收益率曲线过度趋平可能会带来一系列负面影响。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马上领取2019全球市场机会。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