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出走!法律总顾问入职两月即离职 特斯拉跌1%

来源: 杜玉、方凌
上任两个月的特斯拉法律总顾问Dane Butswinkas意外离职,特斯拉盘前涨幅悉数抹去,盘中最深跌2.2%,最终收跌1%,重返300美元上方。消息重燃了投资者的担忧,即为何在CEO马斯克的领导下多位重要高管相继离职。

原文首发于2月20日22:03,现更新收盘价。

特斯拉又双叒叕有一名重要高管离职了。

美股盘前消息称,特斯拉的法律总顾问、去年12月刚刚入职的Dane Butswinkas将离职,现法务部门副总裁Jonathan Chang即刻升任为新的法律总顾问。

知情人士称,此前执业了30年的“老律师”Butswinkas离开的原因,是发现自己“不适合特斯拉的企业文化”。他将重回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的律师事务所Williams&Connolly,继续担任全职的庭审律师。

现年57岁的Butswinkas在声明中表示,感谢过去七个月有机会与马斯克和特斯拉合作,他先是作为外聘的律师顾问,随后升为特斯拉的法律总代表;未来期待继续担任特斯拉的外部法律顾问。

据彭博社观察,这一消息公布后,特斯拉在周三美股盘前的涨幅悉数抹去,最深下跌2.3%。美股盘初,特斯拉跌0.6%,午盘时最深跌2.2%,并跌破300美元关口。最终收跌1%,报收302.56美元。

从个人履历上看,Butswinkas去年秋天曾作为马斯克的个人律师,参与了美国证监会SEC对后者涉嫌发布不实推特称特斯拉将私有化的法律诉讼。即将继任的Chang现年40岁,已是特斯拉的八年“老兵”,主管与证券、并购重组、房地产、法务合规和美欧销售等法律事务,参与了收购SolarCity和汽车经销商能否直销等关键事宜。

《华尔街日报》称,过去两年恰逢Model 3试图提升产量、成为特斯拉首款量产“平民神车”的大背景,在此期间公司至少有50位高管离职,包括销售、工程、人力资源、财务和PR等事务的主管。

从历史时间上看,Butswinkas离职之快,仅次于上任一个月就辞职的前特斯拉首席会计官Dave Morton,去年9月他的离职理由是,公众对公司的关注程度以及公司内部的步伐超出预期。

同时,Butswinkas离职的时间点正好接在前首席财务官、公司“二号人物”Deepak Ahuja之后。今年1月30日的财报电话会上,特斯拉意外宣布了Ahuja的退休消息,此人为公司服务近11年,并且一度离开过公司又重返。

有意思的是,特斯拉的法律总顾问频繁换人,并都与马斯克个人的关系密切。2009到2012年间,特斯拉有过三任法律总顾问,最短的任职四个月就离开。2013年起的法律总顾问是Todd Maron,曾是马斯克的离婚律师,并帮助建立了特斯拉的法律部门。在马斯克备受争议的私有化推特后,Maron于去年12月离职。

分析指出,一系列高管离职重燃了投资者的担忧,即马斯克作为CEO是否有问题,才导致诸多重要的高管相继离职。

财经媒体CNBC援引风投Loup Ventures的董事合伙人Gene Munster称,马斯克是个很严厉的老板,自己属于10亿人里出一个的“人尖”,今日的消息再一次证明,特斯拉不是适合所有人的那种公司,而公司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留住最优秀的人才。

伴随高管离职的“可疑迹象”,媒体又聚焦到周二晚间马斯克的推特言论是否失当。马斯克一开始表示,今年特斯拉将生产约50万辆电动汽车,结果几个小时后又改口称,“我是想说,年化生产率在2019年底大概为50万辆车,也就是说一周生产1万辆车;今年的交付量预计是40万辆。”

由于马斯克一贯“嘴里跑火车”,投资者对他的产量预测格外敏感和警惕。美国证监会SEC在调查私有化推特是否涉嫌欺诈或操纵股价时,也质疑了特斯拉2017年对Model 3的产量预测是否有误。美国司法部也要求特斯拉自愿提供与产出预测有关的信息。特斯拉周二承认,目前这些调查没有实质进展。

彭博社指出,如果上述有关产量的推特由其他高管发出,可能还看似无害,但出自马斯克之手就有问题。按照SEC的要求,特斯拉应该设立控制委员会,防止CEO马斯克在没有事先批准的情况下发布有关公司的重要信息。当时SEC命令特斯拉雇佣或指定一名证券律师,来审查马斯克和其他高管的社交媒体言论。

而从马斯克周二晚间的言行以及周三宣布法律总顾问辞职来看,公司内部对马斯克的管控似乎并不奏效。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马上领取2019全球市场机会。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