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二、三把手齐发声:锚定通胀预期非常重要

作者: 杜玉
美联储副主席和纽约联储主席评价了影响货币决策的通胀走势,为今年重新审议通胀目标框架“吹风”。旧金山和圣路易斯联储主席也纷纷呼应称:通胀预期的重要性凸显,虽然通胀尚未失控,但不应对偏高或偏低的通胀预期感到自满。

原文首发于2月22日23:22,现更新美联储二号人物讲话。

周五,美联储的“二把手”副主席和“三把手”纽约联储主席,以及多位地区联储主席相继发言,详细评价了影响美国货币决策的通胀走势,并敦促美联储在今年重新审议官方通胀目标的框架,不排除作出相应更改。

“三把手”威廉姆斯:对通胀的上行和下行风险都保持警惕

美股开盘近一小时,美联储三号人物、在任期间拥有FOMC永久投票权的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发表讲话。

他承认,美国通胀持续偏低,可能会侵蚀通胀预期锚定于2%的美联储目标,事实上,美国通胀预期在最近数年恶化。市场、企业和消费者通过持续疲软的通胀数据,可能会假设低通胀成为新常态,这也是过去十年欧洲和日本央行面临的困境。

但他认为,衡量失业率与通胀之间存在反向关系的“菲利普斯曲线”依旧有效,他自己的研究显示,低失业率最终仍会触发物价的上行压力:

“因此,美联储必须对通胀的可持续高涨保持警惕,需要确保趋紧的劳动力市场不会触发持续的通胀激增。值得用同等力度来警惕的还有,通胀预期不能被锚定在过低水平。”

他认为,美联储不应该对偏高或偏低的通胀预期“无动于衷”(或感到自满,英文原文是Complacency),美联储也不应理所当然地认为,消费者和企业会预期央行将继续实现其通胀目标。

“二把手”克拉里达:强调了锚定通胀预期的重要性

威廉姆斯讲话后的两小时左右,美联储“二号人物”、在职期间拥有永久FOMC投票权的副主席克拉里达也就政策、工具与沟通机制发言,同样强调了锚定通胀预期的重要性。

他表示,美联储正围绕政策框架启动理事会层面的评估工作。经济的最新发展会带来政策挑战,美联储应保持开放心态,考虑改进实现“充分就业”+“稳定物价”双重目标的手段。目前美联储采用灵活的通胀目标框架,可能将更好地结合通胀已经长时期偏低的事实。

他称,今年美联储的各级机构将邀请外部经济学家和市场参与者“畅所欲言”,框架评估的议题包括美债收益率曲线控制和平均通胀目标。如有必要,美联储将围绕宽松政策考虑新的工具,相应的决定在2020年上半年公布:

美联储将研究调整通胀目标框架,在框架评估里,2%的通胀目标“是既定的”。

为了对抗未来的经济下行,美联储也将评估2008年金融危机后被否决过的工具,例如学习日本央行为美债收益率设置上限,作为降低长期借贷成本的一部分。

美联储还将评估改善与市场沟通的方式,例如更详细地阐释多种政策工具如何共同作用,或者是货币政策与金融稳定性之间的相互作用。

零利率区间意味着,通胀超过通胀目标的可能性更高;美债收益率曲线控制乃框架评估里的一个议题。

多位地区联储主席齐呼应:不应对美国通胀形势感到自满

威廉姆斯的观点得到旧金山联储主席、2021年有FOMC投票权的Mary Daly呼应。她今日也表示,美联储应对通胀的上行风险和下行风险保持警惕。不应对美国通胀形势感到自满,但也不应当过度担忧,这一点很重要:

“通胀预期的重要性现在超过以往,鲜有迹象表明薪资通胀失控。美国薪资增速正缓慢地上升,并未出现“令人担忧的”走势,而且薪资增长并不会明显地影响到通胀。美国医疗保健产业曾经推动通胀走高,但现在略微产生拖累。对于美国通胀的担忧不应当过度地受到对政治担忧的驱动。”

2019年票委、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今日也评价了美国的通胀问题。他认为,美国失业率偏低与物价偏低之间的关联性是疲软的,通胀目标“一直都超级成功”。美联储不能仅从失业率来“挖掘”关于未来通胀的线索,“我们不能感到自满。” 他似乎仍支持通胀目标框架,但建议引入更多的参考指标。

分析:多位联储高官发言看点是什么?

首先,至少四位美联储官员讲话的焦点都是“通胀、通胀预期及其锚定机制”;第二,他们的讲话内容都属于“政策、工具与沟通机制”这个范畴;第三,美联储内部对“通胀目标框架”如何调整存在分歧,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认为“通胀目标超级成功”,而威廉姆斯一直支持将物价水平作为目标。

在框架调整层面,“三把手”威廉姆斯的演讲内容看似“晦涩”,难以明晰货币政策立场,但根据媒体总结,今日他的论点主要是“警告低通胀预期的风险”,认为通胀预期是保持通胀不会脱轨的关键要素,为今年中旬美联储重新审议通胀目标框架“提前吹风”:

“需要一种能够兑现锚定2%通胀目标的战略。标准的框架存在将通胀预期锚定于偏低水平的风险。如果通胀预期太低,将削弱美联储的政策灵活性。”

在通胀现况的评价层面,从威廉姆斯的讲话中可知,美联储目前承认,社会上的通胀预期锚定已经低于2%的官方目标,且存在不断下滑的风险。美联储注意到了通胀预期不再锚定在2%目标的现实,暗示审议通胀目标框架后一定会作出相应调整:

“通胀动态已经改变,就算物价临时激增,这种涨幅也不会被嵌入通胀预期之中,因此得以保持通胀不会持续地超过健康水平。”

彭博社认为,也许美联储要接受通胀目标达不到2%作为新常态。

一方面,企业和消费者等经济主体的通胀预期锚定下行,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剧也很难再触发高通胀。同时,威廉姆斯一再强调“菲利普斯曲线没有失效”,过去25年的美国核心与名义通胀率平均值是1.8%。结合当前美国非农失业率为近50年的低位4%,代表失业率也许推动了通胀上行,只是不足2%的老目标而已。

在潜在的框架调整层面,财经媒体MarketWatch认为,“二把手”克拉里达的讲话用意与威廉姆斯类似,都提出了一种可能性,即美联储未来会允许通胀超过2%的目标,作为此前通胀抬升过慢的“补偿机制”:

克拉里达认为,现有的策略是“治疗”通胀持续低于2%的目标,但已成为过去式,他强调了与现有策略相对比的“补偿策略”(makeup strategies),美联储可能采用多年期的平均通胀或者物价目标作为新框架。

威廉姆斯的言论里也透露出这种意味。他援引了周五最新发布的一篇论文称,“自己完全赞同文章观点”,即向上的物价压力在目前疲软,但美联储终将需要对抗低失业率和薪资上涨触发更高的通胀,重演1960年代的场景。

从事件背景来看华尔街见闻曾提到,去年11月中旬美联储宣布,将在2019年6月4日至5日在芝加哥召开的会议上,研究用于制定货币政策的“策略、工具和沟通做法”。

从2018年初开始,不少美联储官员都建议调整通胀目标框架,他们认为美联储可能需要一种新的工具来应对下一次经济衰退,因为预计利率普遍将比过去低。例如去年3月,亚特兰大联储主席Raphael Bostic表示,美联储可以取消2%的通胀目标,转而用物价水平目标作为新的框架。

市场反应如何?

威廉姆斯的讲话令美元指数短线下跌,刷新日低至96.43,较日高回落36点,但这一跌幅马上被收复。随后,克拉里达的讲话令美元指数短线上涨,随后又回吐所有涨幅。

威廉姆斯讲话后,美债价格变动不大,10年期美债收益率保持3个基点左右的日内跌幅。克拉里达提到“重新审议为美债收益率设置上限的工具”之后,1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幅扩大至4.5个基点,跌至日低2.638%。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马上领取2019全球市场机会。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