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与街边小店的九年故事

来源: 深响
美团非常“机智”地与中国经济中颗粒度最细的小店们站在了一起。

本文来源:深响 (ID:deep-echo),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你或许不知道,那些看上去很“小”的店其实并不是一门小生意——

公开数据显示国内的沙县小吃至少有6万家店,而肯德基在中国也就6000家店。

在东北开道村,常驻人口只有600人,其中200人都在做同一份营生:加盟张亮麻辣烫。早期加盟者在北京都拥有了数十家店。

根据商务部发布的《中国餐饮行业发展报告》,中国百强餐饮企业营业收入仅占全国餐饮收入的6.1%,更加广阔的天地显然在塔尖以下,中小食店才是真正支撑中国餐饮的重中之重。

我们热衷于讨论过去十年间移动互联网浪潮滔天,而与其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那些再平凡不过的餐饮小店。它们与移动互联网一起,伴随着中国消费市场的巨大机遇,不断交融、碰撞、生长。

「从1到6772」

在中国创业,大多有两种突破口:要么在一个巨大的赛道里,需求量与需求层次足够多,多到足以抹平行业门槛;要么就是有自己独特的产品技术,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将模式跑通,迅速占领行业高地。如果同时占据了这两点,机会则更大。

杨国福属于前者。

一个路边摊摊主租了一间小地下室,不断尝试新的麻辣烫炒料,用新配方开店,食客反馈不好就关店,继续研制配方,如此循环,直到开起第一家杨国福麻辣烫。

2012年,杨国福麻辣烫走出东三省,当年加盟店就达到800家。根据中国食品报,如今,杨国福在全国已有5000多家加盟店,覆盖34个省级行政区,每年新增店面1000家,平均每天约开3家新店,单店单日最高营业额4万元。

这个过程和美团的创业故事很像。

九年前,王兴就在一间120平米的公寓中画下了美团的构想。2010年3月4日,美团上线了第一款团购产品,梵雅葡萄酒品尝套餐,50元体验4杯葡萄酒,卖出了79份。当时美团的员工需要打印出国外网站的页面,向一家家餐厅介绍团购这一新概念,“暂时只对高端会员开放,产品界面就是这个样子”。

和“杨国福”一样,美团不断地修改打磨自己的模式与技术。例如最开始,美团参考Groupon的形式,一个单子在线时间有限,只卖7天。但通过实践及理解发现,既然要增加有效供给,肯定单子能放多久是多久,老单子时间长,新单子不断上,供给才能越来越多。

团购成了当时中国互联网的最大风口。数百亿资本,5000多家平台和无以计数的从业者,组成了千团大战的巨幅画卷。

根据投资人徐新的回忆,2014年,美团招了1000个人,培训一个月后,迅速铺向100个城市。这样的决心和速度是美团在千团大战中突出重围的关键。

而经历了速度战之后,美团的任务进入到第二阶段——依靠商家进行扩张,谁能拿到更多的优质商家,就能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选择,从而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

美团与“杨国福”们的交集也正是在于它们其实相互成就了彼此。

对于小店来说,经历了草莽创业期,越来越多的商家意识到品牌的价值。

而基于外卖业务所掌握的海量数据,美团外卖还可为商家提供运营建议、指导,帮助商户更精准地进行智能营销。

2015年,位于小巷子里的嗨岛兔在成都王府井附近开业,每月租金至少3万8,一开始他们的日均营业额只有200元。在没有美团之前,一个小吃店要想生意好,必须租下人流量大同时价格也高的临街旺铺。但在上线美团和大众点评后,只要东西好吃, 哪怕位置不那么中心,小店也能吸引到客人。互联网平滑了位置对客流的限制。

2016年,北京惠丰饺子馆上线了美团外卖,不到一年,卖出了35万份饺子,比去年没上线的时候翻了一倍多。

美团面对的是一个双向市场。商家侧越多越优质,用户就越多越喜欢;消费者越多,商家的营销效果就越好。超过某个阈值后,就会进入正向循环。

「从1到N」

对于美团来说,小店驻留和用户使用的数量还不是其全部护城河,真正的壁垒在于美团9年以来,对于如何深度服务商家的持续思考与行动。

美团意识到,B端小商家的数字化能力差,效率得不到提升,想要打开更大的市场就会困难重重。

“夫妻店”“兄弟店”是路边小店铺最常见的组织形式,但问题在于除了善于烹饪美味的饭菜,这些店主对于店铺管理、精细化运营几乎没有任何概念。

高人力成本、高场地租金、高食材成本……这些客观因素持续影响着小店的盈利能力。根据职友集的数据显示,餐饮行业从业人员全国平均月工资水平从2010年的1878元,上涨到了2017年的3630元,几乎翻倍。

而在具体场景中,小商家更是遇到很多头疼的问题。比如收银这个看似简单的环节,实际上是一个“巨坑”。大多数小店都是人工对账,出错率极高,报表也是人工计算,无法自动导出实时为店主提供客观全面的经营分析及决策依据。

而在点餐环节,假设一个小店40个桌台,桌台全部坐满的时候,3-4个服务员根本忙不过来,但如果把服务员人数提高,在空闲期,又是一种人力浪费。另外,很多传统小店下单基本还是靠“吼”,经常出现顾客点了的菜漏做的情况。

当小店用风味美食完成了从0到1的初创阶段,他们将如何完成从1到N的发展?此时,小店们需要一个强大的技术平台给他们提供多种插件,帮助他们在人员管理、供应链效率提升、成本控制等多个板块完成数字化。

而美团积累多年推出了包含营销、配送、IT、供应链、经营、金融六大服务,是目前最完整的帮助商家数字化的落点。

数字经济分需求侧的数字化和供给侧的数字化,过去20年,需求侧的数字化逐渐完成,但是在供给侧的数字化才刚刚开始。供给侧数字化和需求侧数字化相结合,数字经济才完整。

2018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王兴谈到美团对于餐饮行业的供给侧改革思考——“消费者是需求侧,餐厅是供给侧。餐饮这个行业有很多链条,餐厅要往上游去采购、雇服务员、买很多设备等,分很多层次,所以这个数字化进度相对慢一些,需要逐步展开。但我觉得只有把供给侧逐步数字化以后,整个数字经济才完整,整个链条才能打通。”

鑫鑫大碗面用快驴进货采购食材

最近流行一种说法叫“伴随式”成长。这种双方共赢、知根知底的合作成长模式所建立起来的信任关系很难被金钱等其他诱惑因素摧毁。

过去九年,美团非常“机智”地与中国经济中颗粒度最细的小店们站在了一起。

正是这一个个微小的经济单元维系着海量的就业,是中国民生经济金字塔的基石。而小店经济顽强的生命力也孕育着消费浪潮下的巨大变革。助力其数字化转型,即是调动民生塔基的活力,也意味着向众多非标的、个性化的商业个体提供高适配的丰富方案,其间的意义与机遇不言而喻。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