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经济数据评论:消费与投资偏弱,房地产投资下行趋势未变

来源: 国金证券研究所
剔除季节性因素影响,固定资产投资依然偏弱,其中房地产投资较好,基建投资缓慢回升,制造业投资处于下行趋势中。

本文来源:国金证券研究所 (ID:gjzq_yjs),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基本结论

数据:2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 累计同比5.3%(前值6.2%);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同比8.2%(前值9.0%);2月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6.1%(前值5.9%)。

■剔除季节性因素影响,固定资产投资依然偏弱,其中房地产投资较好,基建投资缓慢回升,制造业投资处于下行趋势中。从历年经验来看,固定资产投资走势一般是前高后低,1-2月累计同比会比较高。2月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高于去年,存在着季节性因素。不过,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低于去年同期水平,表明固定资产投资依然偏弱。分项上看,基建投资累计同比高于去年,表明基建投资依然在回升。不过,从数值来看,基建投资累计同比偏低,基建投资回升速度并不是很快。虽然制造业投资累计同比高于去年同期水平,但是低于去年,表明制造业投资处于下行趋势中,主要的影响因素是制造业企业利润下滑。房地产投资累计同比不仅高于去年也高于去年同期水平,房地产投资表现较好。主要原因可能在于建安投资回升较多,此外土地购置费可能依然处在较高位置。

■消费:社会消费品零售依然偏弱,地产链条、石油制品以及汽车消费是主要拖累项。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同比低于去年及去年同期水平,表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依然偏弱。分项上看,大部分消费分项同比均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其中地产链条、石油制品以及汽车消费是主要拖累项。

■工业增加值:工业生产依然偏弱,采矿业、制造业和公用事业生产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工业增加值累计同比低于去年及去年同期水平,表明工业生产依然偏弱。从结构上看,采矿业、制造业和公用事业生产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从制造业内部结构上看,受益于建安投资和基建投资回升,传统制造业生产依然较好,不过,新兴产业、通用、轻工等制造业生产有所下滑。

■房地产投资增速明显上升可能是技术性原因所致,2019年房地产投资向下的趋势并未发生改变。从累计同比上看,房地产投资表现确实比较好。然而,这可能仅是技术性原因导致,并不意味着房地产投资增速出现了向上的拐点。与2018年相比,土地购置费用增速下滑,但依然处在高位,叠加建安投资增速上升,两者走势交叉,导致房地产投资增速上升。2019年房地产投资向下的趋势并未发生改变。2019年影响房地产投资的核心逻辑为商品房销售。2月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金额同比均出现明显下滑,表明商品房销售还在走弱。2018年下半年100大中城市商品房用地成交总价同比转负,2019年1-2月该同比跌幅扩大,表明房企拿地积极性还在下降。该同比下滑将会逐渐拉低土地购置费用增速。由于2017-2018年房企销售了大量期房,受交房压力影响,施工力度上升,建安投资将会回升。2019年房地产投资走势与2011年非常类似。2011年2月也出现了房地产投资累计同比高于2010年和2010年同期水平,出现的原因也是类似的。总体而言,建安投资增速回升,但土地购置费用增速下行较多,房地产投资增速下滑。具体分析详见房地产系列专题报告之二《2019年房地产投资增速下行,但对GDP贡献不降反升——基于新的房地产投资分析框架》

风险提示:

■财政宽松力度不足,减税降费力度不够或者执行力度不够,难以对冲经济下行压力,导致企业盈利进一步下降,失业等问题加剧;

■货币政策短期过紧导致名义利率上升,同时物价下滑,实际利率上行将对经济增长产生较大的下行压力;

■金融去杠杆叠加货币政策趋紧,令政策层面对经济增长的压力上升,导致阶段性经济增长失速;

■房地产市场持续收紧,叠加资管新规严格执行程度超预期,可能造成部分金融机构出现风险,从而导致系统性风险发生概率上升;

■中美贸易摩擦升温,对双方需求形成较大冲击;美联储如果加息速度和幅度高于市场预期,将推升美元大幅上升,资本流入美国,新兴市场将再度面临资本流出,可能诱发风险。

正文如下

1、固定资产投资依然偏弱,预计19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滑。从历年经验来看,固定资产投资走势一般是前高后低,1-2月累计同比会比较高。2月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高于去年,存在着季节性因素。不过,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低于去年同期水平,表明固定资产投资依然偏弱。展望2019年,房地产和制造业投资下行带动固定资产投资下滑,不过,基建投资将对固定资产投资形成一定的支撑。具体来看:

(1)基建投资缓慢回升,预计19年基建增速上行。基建投资累计同比高于去年,表明基建投资依然在回升。不过,从数值来看,基建投资累计同比依然偏低,基建投资回升速度并不是很快。稳增长诉求叠加资金来源改善,且雄安新区建设力度可能增加,2019年基建增速回升。(注:基建包括电力部分)。具体来看,1)交运行业累计同比上升至7.5%(前值3.9%),其中铁路运输业由跌转涨为22.5%(前值-5.1%),而道路运输业增速上升至13.0%(前值8.2%);2)水利大环保行业累计同比下降为-0.4%(前值3.3%),其中权重最大的公共设施管理业增速下降至-2.9%(前值2.5%),水利管理业跌幅收窄至-1.8%(前值-4.9%)。

(2)制造业投资处于下行趋势中,预计19年制造业投资增速下滑。虽然制造业投资累计同比高于去年同期水平,但是低于去年,表明制造业投资处于下行趋势中,主要的影响因素是制造业企业利润下滑。盈利减弱叠加外需放缓,预计2019制造业投资增速下行。具体来看,1)新兴行业中,医药制造业累计同比上升至10.5%(前值4.0%),计算机通信行业增速大幅下行至-2.6%(前值16.6%);2)装备制造业中政策支持的汽车制造业累计同比上升至8.1%(前值3.5%),铁路船舶行业累计同比跌幅扩大至-9.7%(前值-4.1%);3)轻工行业中,农副食品加工业累计同比下跌至-4.4%(前值0.0%),食品制造累计同比涨幅收窄至3.0%(前值3.8%);4)传统行业中,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累计同比大幅下降至-10.6%(前值3.2%)。

(3)建安投资回升叠加土地购置费增速依然处在较高位置,房地产投资增速明显上升,今年房地产投资走势与2011年类似,预计19年房地产投资增速下行。房地产投资累计同比不仅高于去年也高于去年同期水平,表明房地产投资表现依然较好。主要原因可能在于建安投资回升较多,此外土地购置费可能依然处在较高位置。今年房地产投资走势与2011年类似。2011年建安投资明显回升,带动2月房地产投资累计同比回升。2019年建安投资增速回升,但土地购置费用增速下行更多,预计房地产投资增速下滑。开发资金来源累计同比放缓至2.1%(前值6.4%)。

2、工业生产依然偏弱,预计19年工业增加值增速下滑。工业增加值累计同比低于去年及去年同期水平,表明工业生产依然偏弱。

(1)从结构上看,采矿业、制造业和公用事业生产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采矿业累计同比涨幅收窄至0.3%(前值2.3%),制造业累计同比下降至5.6%(前值6.5%),公用事业部门累计同比下降至6.8%(前值9.9%)。

(2)从制造业内部结构上看,受益于建安投资和基建投资回升,传统制造业生产依然较好,不过,新兴产业、通用、轻工等制造业生产有所下滑。

1)新兴产业下行。其中医药制造业累计同比下降至5.9%(前值9.7%),计算机、通信和电子行业累计同比下降至6.0%(前值13.1%)。

2)装备制造业中汽车增速依然偏低。其中汽车累计同比下降至-5.3%(前值4.9%),金属制品业累计同比上升至8.5%(前值3.8%),运输设备业累计同比上涨至7.9%(前值5.3%)。

3)通用专用设备制造有所回落。其中通用设备制造业累计同比下降至4.4%(前值7.2%),专用设备制造业累计同比下降至10.0%(前值10.9%)。

4)轻工业分化。其中农副食品加工业累计同比上升至6.3%(前值5.9%),食品制造累计同比下降至6.0%(前值6.7%),纺织业工业累计同比下降至0.2%(前值1.0%)。

5)传统制造业依然好于去年同期水平。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行业增加值累计同比上升至7.5%(前值7.0%),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累计同比上升至9.3%(前值7.8%),非金属矿物制品业累计同比上升至8.8%(前值4.6%)。

(3)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出口交货累计同比下降。规模以上出口交货值累计同比下降至4.2%(前值8.5%)。

3、社会消费品零售依然偏弱,预计19年社零增速下滑。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同比低于去年及去年同期水平,表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依然偏弱。分项上看,大部分消费分项同比均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其中地产链条、石油制品以及汽车消费是主要拖累项。2019年名义GDP增速下行,预计社零增速下滑。

(1)地产链条整体下行。建筑装潢材料累计同比回落至6.6%(前值8.1%);家具累计同比大幅下降至0.7%(前值10.1%);家电累计同比上升至3.3%(前值8.9%)。

(2)中西药消费增速上行,石油及制品类消费增速下行。通讯类消费同比上升至8.2%(前值7.1%);中西药同比上升至10.3%(前值9.4%);石油及制品类消费大幅下滑至2.5%(前值13.3%)。

(3)汽车消费跌幅依然较大。汽车消费累计同比跌幅扩大至-2.8%(前值-2.4%)。

风险提示:

■财政宽松力度不足,减税降费力度不够或者执行力度不够,难以对冲经济下行压力,导致企业盈利进一步下降,失业等问题加剧;

■货币政策短期过紧导致名义利率上升,同时物价下滑,实际利率上行将对经济增长产生较大的下行压力;

■金融去杠杆叠加货币政策趋紧,令政策层面对经济增长的压力上升,导致阶段性经济增长失速;

■房地产市场持续收紧,叠加资管新规严格执行程度超预期,可能造成部分金融机构出现风险,从而导致系统性风险发生概率上升;

■中美贸易摩擦升温,对双方需求形成较大冲击;美联储如果加息速度和幅度高于市场预期,将推升美元大幅上升,资本流入美国,新兴市场将再度面临资本流出,可能诱发风险。

国金证券2019年度投资策略

原标题《【国金研究】2月经济数据评论:消费与投资偏弱,房地产投资下行趋势未变》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