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全社会债务数据综述:权益牛市的第二阶段

来源: 谢亚轩
感谢各位对招商宏观谢亚轩团队的关注!

本文来源:谢亚轩 (ID:zhaoshanghongguan),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感谢各位对招商宏观谢亚轩团队的关注!

招商证券宏观谢亚轩博士团队长期致力于宏观经济研究,秉承全球宏观,本土智慧的独特视角,力争为投资者提供最宽视野、最接地气的宏观经济研究成果。

核心观点:

全市场权威的债务、杠杆数据解读,只有债务周期不会说谎!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国内权益市场继续快速上行,债券市场小幅下跌,与我们的预期一致(详见《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空间有限——1月全社会债务数据综述》,2019-2-20)。权益牛市包括三个阶段,炒政策、炒盈利、炒通胀。政策底在2018年11月出现,1月上旬基本确认,我们发表报告《天平正在向权益倾斜——12月全社会债务数据综述》(2019-1-17)全面看多权益市场。目前来看,第一阶段基本走完。第二阶段需要看到政策刺激见效,也就是盈利底和经济底,体现在量价两个方面,即月度基本面底部和PPI底部的确认。我们跟踪的数据显示,中国的盈利底和经济底有望在今年一季度出现,1-2月可能是本轮经济最差的时候。3月份如果数据证实政策见效,市场有望进入牛市的第二阶段,周期接棒。宏观上,权益市场面临的风险有限。微观上,值得关注的是政策的导向。债券市场方面,随着政策见效,通胀和经济转入上升,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空间不大,收益率上行有望加速。

以下为正文内容:

2月的债务数据显示,实体部门负债增速出现微弱的回落,目前基本可以确定,本轮实体部门债务余额同比增速的底部出现在2018年11月份。分部门来看,政府部门债务余额同比增速连续3个月(12月-2月)出现较大幅度上升,考虑到目前的情况和数据,3月政府部门债务余额同比增速将有所回落,但应高于1月的水平。我们维持之前的观点,财政政策的底部已经在2018年11月份出现。结合对于全球经济数据的跟踪,我们预计PPI同比增速的底部或在1-2月形成,出现负数的概率不大。盈利见底后,市场化程度较高的非金融企业有望开始转而增加杠杆。而对于市场化程度相对不高的非金融企业而言,应该已追随政府部门有一定程度加杠杆的行为发生。家庭部门2月末债务余额同比增速下行幅度较大,但绝对水平仍高(17.1%),未来下降空间较大,但历史经验显示其下行幅度会比较温和,而且家庭部门债务余额48万亿,是三大实体部门里面最低的,政府和非金融企业合计则有171万亿,所以家庭部门债务余额同比增速未来下行对实体部门的拖累有限。家庭、政府、非金融企业三大实体部门合并来看,实体部门负债增速本轮底部在2018年11月份形成;与此相应,实际经济增速的底部会滞后于实体部门负债增速见底一到两个季度,目前来看,一季度实际经济增速见底的概率较大。

金融机构方面,2月广义金融机构负债同比增速大幅回落至3.6%,与我们有关货币政策难言持续放松的判断相符。如果金融机构负债增速持续回升,大体对应货币政策持续放松,按照历史数据推算,目前情况下,货币政策持续放松的条件需要看到GDP平减指数至少落至0.5%附近,这意味着PPI同比增速至少落至-2%附近,我们认为概率偏低。因此,目前我们仍然认为今年的货币政策大体上会延续2018年偏中性的情景,对应着金融机构负债增速稳定在3%左右,降息空间不大。而到2019年底,则需要转而担心通胀抬升以及由此引发政策收敛的风险(详见《2019,期待出清,谨防过热——2019年债务周期展望》,2018-12-20)。

2018年中国所处的状态是,实体部门债务余额同比增速小幅回落,而金融机构负债同比增速低位企稳。上述状态在2018年底、2019年初可能正在发生变化,逐步转变为,实体部门债务余额同比增速筑底小幅回升,而金融机构负债同比增速低位平稳运行。这意味着债券牛市的根基已经逐步动摇,市场的天平正在向权益倾斜。目前的经济情况类似于2012年中,但政策刺激的力度为弱,刺激空间亦为小。

对于全球经济而言,我们跟踪的数据显示,无需对今年的情况过于悲观,除美国外主要经济体的实际GDP同比增速底部有望陆续在今年二季度上半年形成。美国实际GDP同比增速虽然趋势下行,但幅度温和,政府关门冲击过后,仍有几个季度的经济增速会高于美联储预估的长期潜在经济增长中枢(1.9%),因此仍有1-2次加息的可能。

一、全社会债务情况

我们测算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末,中国全社会总债务余额285.0万亿,同比增长5.7%,前值增长5.8%。

分结构来看,2月末,金融机构(同业)债务余额65.9万亿,同比下降3.2%,前值同比下降2.8%。

2月末,实体部门(家庭、政府、非金融企业)债务余额219.1万亿,同比增长8.7%,前值增长8.8%。

具体来看,2月末,家庭债务余额48.2万亿,同比增长17.1%,明显低于前值18.1%;我们认为家庭部门去杠杆的趋势仍会在较长时间内延续,对应房地产数据表现难言乐观。2月末,政府债务余额53.8万亿,同比增长12.9%,高于前值12.1%;现有高频数据显示,3月政府部门债务余额同比增速将有所回落,但应高于1月的水平,目前基本可以判断,财政政策的底部已经在2018年11月份出现。2月末,非金融企业债务余额117.1万亿,同比增长3.9%,略低于前值4.0%;从现有数据分析,伴随盈利见底,非金融企业负债增速的底部或已于2018年底形成。

在分析非金融企业时,我们建议将其分解为两个部分:一是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部分,可以用工业企业数据进行较好的拟合;二是僵尸企业,所谓“僵”指的是负债对于盈利的反应僵化,可以用国有企业数据进行较好的拟合。图5的数据显示,本轮工业企业去杠杆始于2011年中期,其债务余额同比增速从2011年中的20%降至2016年7月份的4.5%,有比较明显的出清。而随着供给的减少,2016年初工业企业盈利开始持续好转,并引发了此后杠杆的增加,2017年4月工业企业负债同比增速升至6.7%;在工业企业加杠杆的过程中,伴随着制造业投资和民间固定资产投资的恢复,对中国经济形成了一定程度上的支持。但最新的数据显示,2017年4月至今,工业企业加杠杆似有触顶回落的迹象,这与2017年一季度其盈利见顶相符。2018年12月工业企业利润同比下降1.9%,前值同比下降1.8%;虽然工业企业利润率和毛利率均是2011年以来同期的最高水平,但资产周转率是2011年以来同期的最低水平。从负债的角度,12月工业企业负债余额同比增长5.2%,低于前值5.8%。根据现有的数据,我们预计PPI同比增速的底部或已在2019年1-2月形成,与此相应,工业企业利润底部将在一季度形成,负债增速进一步下行空间有限,预计底部在5%左右。对于国有企业而言,2013年有数据至2017年11月之间,剔除掉一段不可比的部分,其债务余额同比增速在绝大多数时间里稳定在10%-15%之间,2017年底以来,该数据出现明显下降,2018年11月末降至7.6%的历史最低水平,但12月反弹至8.1%,或与财政刺激有关。我们倾向于认为,政府在长期仍将致力于国有企业市场化改革,关注由此带来的信用风险释放和信用利差重估。我们倾向于认为,2019年信用市场面临的违约压力会小于2018年,更加需要关注的是估值风险。

二、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详解

我们对第一部分中金融机构的债务口径进行拓展,截止2月末,广义金融机构债务余额106.3万亿,同比增长3.6%,低于前值5.1%。我们倾向于认为,目前广义金融该机构债务余额同比增速稳定在3%左右,是一种的合意水平。其中,银行债务余额79.8万亿,同比增长8.8%,大幅低于前值11.0%。分结构来看,对央行负债负债增速是唯一大幅下行的科目,反应央行在1月对银行扩表提供大力支持后,2月随即转向收敛。非银金融机构债务余额26.4万亿,同比下降9.5%,前值同比下降9.4%。

我们再来看金融机构的资产端,一般而言,在流动性资产充裕背景下的去杠杆称之为主动去杠杆,对应流动性边际松弛;在流动性资产紧张背景下的去杠杆称之为被动去杠杆,对应流动性边际收紧。对于银行而言,我们认为,观察流动性资产充裕与否的关键指标是超额备付金率,其与货币乘数基本保持负向相关关系(除降准形成的干扰之外)。2016年中本轮去杠杆以来,真正意义上的货币政策放松(即供给增加带来资金面松弛)我们只看到过两次,分别是2018年的6月和2018年12月-2019年1月。货币政策在2月转向收敛,2月银行超额备付金率录得1.9%,低于前值2.0%,再度落至2%以内的水平。2月货币乘数录得5.99,高于前值5.80,再创历史新高。央行未来或继续用降准对冲基础货币回笼,货币乘数维持高位。

对于非银金融机构而言,我们认为,观察流动性资产充裕与否的关键指标是其存款余额的同比增速。我们在这里选取计入M2的非银金融机构存款,数据显示,2月该数据同比下降0.4%,虽然同比降幅有所收敛,但绝对水平仍然偏低。结合负债数据,我们认为其流动性压力仍然较大,反应央行对金融风险仍高度关注。

合并银行和非银金融机构来看,再考虑到通胀的绝对水平,我们对于货币政策持续放松的预期不高。从基础货币供给的角度来看,其余额同比增速2月末同比下降1.9%,前值同比上涨4.9%。

此外,根据标准M2的定义,即四部门(家庭、政府、金融机构、非金融企业)持有的可动用的现金和存款,我们构建了新的广义货币供给指标(NM2),数据显示,其与M2的走势相似,但2017年以来绝对水平更低,反映了金融去杠杆力度更大的影响。不过,2018年7-12月,上述情况略有逆转,对应实体部门转而成为去杠杆的重点。2月NM2同比增长8.0%,低于前值8.8%,与M2同比(8.0%)相当。反应货币政策整体保持偏中性,未现大水漫灌。

三、资产配置

2018年中国所处的状态是,实体部门债务余额同比增速小幅回落,而金融机构负债同比增速低位企稳。上述状态在2018年底、2019年初可能正在发生变化,逐步转变为,实体部门债务余额同比增速筑底小幅回升,而金融机构负债同比增速低位平稳运行。这意味着债券牛市的根基已经逐步动摇,市场的天平正在向权益倾斜。目前的经济情况类似于2012年中,但政策刺激的力度为弱,刺激空间亦为小。

此外,2019年2月,银行债券投资余额同比增速录得19.0%,高于前值17.6%,显示银行配置力度仍有增强,这与银行2月仍然轻微扩表相符,但持续性有待观察。

对于商品和汇率而言,结合对于全球经济数据的跟踪,我们倾向于认为,今年美国经济表现不佳,有后周期特征,对美元构成利空,2019年全年美元或都处于弱势。本轮商品价格下跌底部已于2018年底至2019年初形成。

对于房价而言,在家庭部门去杠杆的背景下,一二线等前期涨幅较大地方的房价大概率会继续震荡下跌。

招商宏观团队:谢亚轩、罗云峰、张一平、刘亚欣、林澍、高明、张秋雨

原标题《【招商宏观】权益牛市的第二阶段——2月全社会债务数据综述》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