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换来美联储理事提名?“幸运儿”摩尔:不确定是否应降息

作者: 杜玉
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经济评论员、其2016年大选顾问、美联储的批评人士史蒂芬·摩尔担任美联储理事。摩尔称,与总统在经济事务上的意见非常接近,自己不想干扰美联储,想做鲍威尔的帮手,但去年12月加息是个非常重大的错误。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五“很高兴地宣布”,将提名经济评论员、特朗普2016年总统大选顾问、美联储的批评人士史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担任美联储理事。特朗普称,自己与摩尔认识了很久,认为后者“毫无疑问将是出色的人选”。

在特朗普正式宣布提名之前,摩尔对各大主流媒体表示,自己确实已经跟一些政府成员谈论过美联储理事的事情,如果被提名了愿意履职。做理事后“显然想要尝试影响美联储的决策”,希望实现稳定美元汇率和促进经济增长的货币政策。

美股收盘前一小时,摩尔以经济学家的身份接受彭博社采访称,接受特朗普的提名邀请,与总统在经济事务上的意见非常接近。自己不想干扰美联储,而是希望向鲍威尔施以援手

“一个合理的、稳定物价的货币政策可以带来强劲的经济增长。我是个‘增长鹰派’,去年12月加息是个非常重大的错误,好在已经被纠正。

履历表明,我是一个意见独立的人。特朗普与我交谈时没有真正提到任何与鲍威尔的分歧,他想追求一个对美国经济和劳动者利好的政策。

美国未来5-6年的GDP增速可能是3%-4%,我支持美元保持稳定。如果提名获得国会通过,我将去了解美债收益率曲线。

并不确定美联储现在是否应当降息,我更加担心通缩风险,而不是担忧通胀问题。美国政府存在过度开支问题。我从来就不热衷于‘金本位制’,而是对其持开放态度。”

一篇文章催生出一位联储理事?特朗普:他为啥不做联储主席!

一位政府高级官员称,特朗普在本周前期向摩尔提议了美联储理事一职。摩尔必须先通过白宫提名人选通常要经过的背景调查程序,一般需要数周或数月。正式提名后,摩尔将接受国会参议院的任命听证。

上述官员称,特朗普对摩尔表示了“非常高度的敬意”,并认为如果摩尔的提名被确认,将是对美联储现任理事会“一个非常好的补充”。作为前编委会成员,摩尔于313日上周三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联名评论文章,批评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是对美国经济增长的威胁。

据称,白宫全国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是摩尔的好朋友,在2016年总统大选前,两人经常一起上CNBC的金融市场评论节目。库德洛把这篇评论文章拿给特朗普看,特朗普随即向摩尔提供了美联储理事一职,并赞扬了评论文章中的观点。

据CNBC援引知情高级官员称,当时特朗普读了文章后反问道:“摩尔为什么不是美联储主席呢?” 不过上述官员称,鲍威尔的职位现在还很安全,鲍威尔也在今年1月表示,就算被要求辞任美联储主席,他也不会听命。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称,摩尔被提名将是库德洛对总统影响力的又一胜利。库德洛曾成功推动了提名美国财政部官员David Malpass担任下届世界银行行长。据悉,作为特朗普竞选团队顾问,摩尔并不满意没有很早就在白宫担任一定职务。特朗普的支持者们也不满意总统选择了前高盛二把手科恩作为前白宫全国经济委员会主任。

财经媒体CNBC则认为,提名支持自己经济理念的摩尔担任美联储理事,是特朗普尝试来“驯服”鲍威尔的又一举动华尔街见闻也提到,特朗普周四对福克斯商业新闻表示,美联储政策阻碍了美国的经济增长,如果美联储早点停止加息,美国经济将会更为强劲。

目前美联储七个理事席位还剩两个空缺,每位理事任期14年,在任期间是FOMC货币决策会议的固定票委,对美联储政策具有很大影响力。最新的两个理事空缺可以分别任职到2024年1月和2030年1月。

《华尔街日报》指出,提名美联储主席/理事,是白宫影响货币政策的主要途径。由于奥巴马时期的国会拒不配合,给了特朗普不同寻常的机会重组美联储理事会。特朗普于2017年11月提名鲍威尔担任主席,随后成功提名了美联储“二把手”、副主席克拉里达和主管银行监管的副主席夸尔斯。

摩尔去年提出“特朗普经济学”概念 一度反对宽松货币政策

摩尔现年59岁,担任保守派著名智库Heritage Foundation(美国传统基金会)的访问学者,是保守派组织Club for Growth(增长俱乐部)的创始人。他曾在里根政府任过职,是特朗普的竞选顾问之一,也是《华尔街日报》前编委会成员。

有意思的是,201810月,摩尔与经济学家Art Laffer合作发布新书《特朗普经济学:“美国优先”计划振兴经济的内幕》(Trumponomics: Inside the America First Plan to Revive Our Economy),并提出了“特朗普经济学”(Trumponomics)这个概念,支持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思路。

最新消息显示,摩尔从2017年起担任CNN的新闻评论员。在他被提名的消息公布后,被特朗普称为“假新闻”的CNN宣布,终止与摩尔的雇佣和合作关系。

据彭博社观察,摩尔一直是积极的美联储批评人士,此前反对用超低利率和量宽买债的“组合拳放水”刺激经济,认为会过度推高美国通胀率。去年下旬起,摩尔开始批评美联储坚持加息的政策,与一度讨论要解雇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特朗普“不谋而合”。

摩尔去年12月22日曾在一个电台节目中称,“美联储理事会的成员应该下台,涉嫌经济渎职(malpractice)”。他指责去年底股市动荡是加息引发,并大肆批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认为前主席耶伦都不可能比鲍威尔更糟糕:

“我一直认为鲍威尔做美联储主席是一个糟糕的选择,他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美联储的人。而特朗普想要排干沼泽,美联储就是那块沼泽地。”

被特朗普赞不绝口的评论文章说了什么?

令特朗普赞赏有佳、帮助摩尔获得美联储理事提名的评论文章认为,特朗普税改和亲商业的监管改革令美国经济创下2005年以来最佳表现,但被美联储坚持加息“摧毁了动能”。去年下半年的两次加息引发严重的美元短缺、大宗商品价格暴跌15%、股市大幅波动,都是美联储的错。

可行的解决方案是,美联储应该通过采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的商品价格规则来稳定美元汇率。为了打破1970年代严重的通货膨胀,沃尔克将货币政策与商品价格的实时变化联系起来。当商品价格上涨可能推高通胀时就加息,当商品价格下跌就降息。

文章称:

美联储的目标应该是通过寻求稳定的商品价格,来避免过度宽松或紧缩的货币政策。

使用由19种大宗商品构成的指数作为参考基准,可以确保这些商品无法被同时操纵价格,复合商品价格指数的方向几乎完全由美元驱动。1980年代稳定的物价和大幅减税相结合,令七年内的平均GDP增速高达4%。

美国未来几年的经济增长率是3%-4%,最主要的障碍是美联储会引发通缩的货币政策。美联储是对美国经济的威胁。实体经济本已准备好重新引燃,但鲍威尔的紧缩政策像个湿毯把火花灭掉了。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马上领取2019全球市场机会。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