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下的债务扩张和腾挪

来源: 荷马金融

在游牧和农业文明时代,我们看到的不同国家之间的交往是游牧民族或者是海盗对农耕文明的入侵和掠夺,国际贸易依靠的是自然力下的洋流帆船或丝路上的畜力骆驼和马帮,货物运输经年累月而贵金属货币流转成本昂贵,工业革命后带来的交通工具大改进使得大规模远洋贸易和低成本运输成为可能,但即使是发现新大陆,东印度公司和两次世界大战也并未带来真正意义上的全球产业转移。

二战后,全球产业分工的进展才随着科技的进步慢慢提速。

2000年中国加入WTO,同时伴随互联网的迅速崛起,全球化依赖高科技同时发力成为真正颠覆全球格局的力量。

随着资金和人,物的流转越来越快速而成本陡降,世界仿佛分裂成三种类型的国家,一是生产国,而是消费国,三是原材料提供国。

全球化下的产业分工和高科技给摆脱了贵金属物理属性而自由流动的资本创造了最高的回报,但是就业和收入却失去了平衡。

贪婪的资本为了促进低收入增长下的消费以维持高科技下的高生产产出,创造了越来越多的债务并鼓励负债消费(华尔街创设并在全球发行销售的房地产抵押贷款债券仅仅是一个例子)最终2008年债务危机爆发了。

世界在08年之前依靠生产国中国为全世界制造商品,而在08年以后,世界经济的增长依靠的是中国的消费和负债。

让我们用以下几张图来表示这种转变:

2007年全球各国的债务情况,可以看出来那时的债务主要是在美国,日本和欧洲,这些国家的银行一直在鼓励负债消费,银行系统积累了大量债务,最终不堪重负,债务危机爆发,许多银行倒闭,政府出手相救大而不倒的银行,至今欧洲的银行系统还是积重难返。

下图是2018年的世界各国债务情况,可以看出中国承接了负债,但是其他国家的总债务与10年前相比也并未减少,全球总负债从150万亿美元增加了100万亿美元到250万亿美元,只是从金融系统,或者从居民负债转向了政府公共负债。

因为居民和银行面对债务其实都是脆弱的(2008年已经证明了这点),只有政府才是真正大而不倒的。

因为它能要求纳税,也能合法铸币。

而中国的银行国有,并且有强大的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向公共部门的转移十年来非常迅速。

中国的债务10年来的膨胀扩张来源和走向可以从下面几个图里看出。

下图分别是2008,2017年,2018年,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发行的各种债券,可以看出规模和种类的迅速变化:

2008年还是以央行票据,记账国债,商业票据为主,这三类加起来是六万亿RMB多一点,政策银行发行的债券1万亿多一点。

下图是2017年中国发行的各类债券:此时银行同业存单发行规模已经接近20万亿RMB,地方政府债券发行6万亿,而政策银行发行债券已经接近17万亿。

同业存单规模的迅速扩大,本质原因是2007年以前,基础货币的派生是通过贸易顺差产生的外汇经过结售汇成为外汇占款投放,大中小银行雨露均沾,但2015以后外汇占款显著下滑,央行采用降准,公开市场操作,中期借贷便利MLF,抵押补充贷款PSL等各种新货币政策工具投放来对冲基础货币投放缺口。

而只有央行的一级交易商(大型商业银行)才能直接从央行投放中获取价格低廉的基础货币,同业存单就应运而生成为中小商业银行从大型商业银行获取负债即资金的来源。

下图是中国央行高山流水发行货币的走向,同业存单是中小商业银行向大型银行获取负债即资金的工具,也是银行间债券市场空转套利的工具。

下图是2018年中国发行的各类债券:银行同业存单发行规模也接近20万亿,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超过五万亿,而政策银行发行债券近13万亿。而2017,2018年是去杠杆年。

下图是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发行的各类债券:银行同业存单发行规模依然高达3万多亿,,而政策银行发行债券近2万亿,地方政府发债1.3万亿。

下图是中国总债务从2007年的五万亿美元膨胀8倍到2019年的40万亿美元。

其中非金融企业负债(黄色区域)规模上升最快,而政府负债(橙色)规模也增加较大,同时居民负债(白色)占GDP比率从2008年18.8%上升三倍到现在的51%.而政府负债许多投向基建,居民负债则多数在房地产,因此可以说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的举债拉动的基建投资和地产独木擎天撑起了全球经济,而今年类似的情况似乎又在重演。

  下图为中国信用卡余额占GDP比率,已经超过美国。

下图是1980年迄今美国家庭居民负债占GDP比率变化的情况,可以看出2000年全球化加速以后,消费国美国家庭负债占GDP比率飙升至接近100%,原因是全球化产业转移,高科技产业革命带来的普通居民收入增长远低于生长率增长,银行鼓励负债消费等。

而在金融危机后,居民负债比率下降到77%,量化宽松下负债向公共部门转移。

下图是2007年以来迄今,美国居民家庭负债总量变化不大,主要由学生贷款和汽车贷款增加而驱动,10年来美国家庭信用卡债务和房贷总额几乎没有变化。

10年来中国从制造大国,迅速转型成为消费大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的是债务。

而最近美国开始流行MMT现代货币理论,认为量化宽松式大水漫灌华尔街,而流到Main Street已经是涓涓细流,普罗大众只能望梅解渴。

于是资本帝国的社会主义者们索性建议用大规模公共债务来直接普济芸芸众生,何乐不为?看来十年风水轮回,中国已经是脱胎换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大洋彼岸如今得西向拜师学艺了。

本文作者为荷马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宋卫国。

风险提示:本文观点仅作为知识分享,不构成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