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富真:三星长公主,三星局外人

来源: 财约你
《财约你》近期会推出“家族的诞生”系列报道,讲述那些豪门家族成员的成长、挣扎以及涅槃重生的故事。今天小财给大家带来的是三星长公主李富真的故事

本文来源:财约你 (ID:caiyueni2016),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小财说:

豪门家族,往往拥有巨额财富,以及无尽的传奇故事。这些家族成员的一举一动都生活在大众关注的焦点之中,被不断放大演绎。《财约你》近期会推出“家族的诞生”系列报道,讲述那些豪门家族成员的成长、挣扎以及涅槃重生的故事。同时,也偷偷地预告一下,《财约你》下一期对话嘉宾就是澳门传奇家族的成员,欢迎在评论区和我们互动,说说你最想看哪个家族的故事?

今天我们讲述的是韩国三星家族“长公主”李富真的故事,她因为“毒针门”事件而正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祸不单行,放在三星集团身上,不足为过。

2016年8月Note 7的一场爆炸,炸得三星再也没有过过安稳日子,从“太子”李在镕被判5年监禁到集团业务下滑,三星坏消息不断。2018年三星在华手机市场份额已经跌破1%,三星电子2018年四季度初步业绩又低于市场预期。

现在,三星帝国长公主、三星旗下新罗酒店负责人李富真又被质疑长期服用毒品类医药品异丙酚(Propofol)。据韩国KBS电视台报道,3月21日,韩国警方已经就李富真涉嫌长期服用异丙酚一事进行确认。此前,李富真被韩国媒体质疑在首尔江南区一家整形外科医院里长期服用异丙酚。

与背后的三星集团一样,这实际上也不是李富真首次陷入舆论风口。2017年8月李富真离婚案沸沸扬扬,为甩掉丈夫,最终她支付了86亿韩元(彼时约合5176万元人民币)的分手费。

三星“长女”毒针门

异丙酚又称丙泊酚,是一种乳白色的液体,因为外观酷似牛奶,在医疗界有“小牛奶”之称,为临床应用最广泛的镇静麻醉药之一,大量用于内窥镜检查和整容手术,在韩国被视为毒品类医药品。

韩国媒体《The Korea Times》消息称,异丙酚受到严格监管,一般只有麻醉医生可以接触和使用,韩国在2011年将异丙酚列为神经性药物,用于除了手术外的其他用途都被视为非法。“目前,警察在调查李富真是否在没有合理医生处方下滥用异丙酚。”

据悉,在李富真遭遇吸毒质疑之后,警察进入了上述整容医院并控制出入,对此展开了调查,但由于医院方面拒绝提交毒品类管理台账等资料的要求,调查被推迟。韩国警方表示,将根据审查结果,决定是否对她进行立案前审查或立案调查。

不过,针对毒针门一事,李富真否认并表示,使用异丙酚完全是出于医疗目的,没有非法用药,“去相关医院是为了治疗烧伤疤痕和做眼皮下垂手术。”

实际上,公众人物服用异丙酚在韩国并不少见,早在2013年,韩国艺人朴时妍、李丞涓都被控告滥用异丙酚。当时负责此案的检察官透露,朴诗妍从2011年2月至2012年,以手术为借口在两家整容医院共注射了185次麻醉药品,非法使用麻醉药品的次数最多。

作为三星集团李健熙的长女,同时是三星旗下企业首位女总裁,这并不是李富真第一次离舆论这么近。

李富真与任佑宰

早在2017年,李富真的昂贵离婚案并引起韩国社会关注,法院裁定定李富真和丈夫任佑宰解除婚姻关系,李富真获得子女抚养权,而任佑宰获得了高达86亿韩元(彼时约合5176万元人民币)的分手费。

与背靠三星集团的李富真相比,任佑宰身世一般,两人却在1999年结为夫妻,一时间轰动韩国社会,颇具“公主爱上穷小子”的意味。但7年后,他们分居了,任佑宰被韩国媒体曝出染上了酗酒的毛病,甚至动手打人,2014年,李富真最终提出离婚。

这场离婚官司,一打就是3年,负责人身陷官司风暴,在商业上无疑给新罗酒店带来了负面影响。这一次的“毒针门”则是李富真再一次站在舆论风口,也使得三星集团又一次成为新闻报道重头戏。

三星业务困局

三星作为韩国甚至世界产业大鳄,其年销售额占到韩国GDP的1/5,旗下上市公司占韩国股市总市值的30%以上,它的一举一动牵动的是整个韩国社会。

李富真一事则将背后的三星集团再一次带上了舆论风口,自2016年8月Note 7爆炸开始,三星似乎就没有安宁过。

2017年8月25日,时任三星电子副会长、三星集团实际控制人李在镕卷入了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受贿事件的,最终因行贿等五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2018年三星手机在华市场份额已经跌破1%,深圳、天津两家工厂被相继关停,3000多名中国员工被遣散。“作为提高生产设施效率的持续努力的一部分,三星电子已经做出了停止天津三星电子通信业务的艰难决定。”三星公开声明表示。

业绩方面,以三星集团旗下生产手机、半导体等设备的三星电子为例,根据三星电子公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的初步业绩,三星电子第四季度的销售额为59万亿韩元,同比下滑11%,低于市场预期的63.58万亿韩元;营业利润为10.8万亿韩元,同比下降29%,低于市场预期13.83万亿韩元。

作为公众对于三星最熟悉的业务,方正证券认为,三星手机从S7开始,S8、S9系列手机的销量同比都有很大的下滑。

不过,三星手机目前仍然守着全球第一的位置,只是后浪拍前浪的压力越来越大。天风证券研报指出,3月27日,市场调研机构GFK公布了2019年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统计量,华为成为出货量最大的手机厂商,单月出货1113万台,同比增长21%,而三星单月941万台,同比下降达41%。这意味着,华为在2019年一季度单月的出货量已超过三星。

除电子业务外,由于“萨德”入韩等原因,李富真掌管的酒店业务同样面临困境。据环球网报道,韩国金融监督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乐天酒店的营业额为30355亿韩元,营业利润亏损900亿2017年上半年新罗酒店的营业额虽同比增加了4.2%,但营业利润却减少了28.3%。

局外人李富真

虽然贵为三星集团长公主,但是在三星集团的权力交接中,她最终还是败给了哥哥李在镕。

李健熙长子李在镕

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育有1子3女,其中长子李在镕和长女李富真最受李健熙欣赏。

李富真毕业于韩国名校延世大学,由于性格和李健熙极其相似,20多岁就被父亲带在身边悉心培养。但在重男轻女严重的韩国,财产地位总是传男不传女,所以李健熙最终还是把三星传给了李富真的哥哥李在镕,将集团中的酒店业务新罗酒店给了她。

李富真从2001年开始正式经营新罗酒店,把销售额从当时的4304亿韩元(25.7亿元人民币)提升至2015年的3.25万亿韩元(194亿元人民币),增幅超过650%。在《福布斯》发布的“亚洲商界权势女性50强”榜单中,她榜上有名。该杂志评价,“领导新罗酒店的李社长在三星集团中发挥着核心作用”。

2015年,她又被中国中信集团聘任为独立董事,获得了35万港币的酬金,还入选了福布斯世界百强女性的排行。

2017年,李在镕因为涉嫌向与亲信门主角崔顺实以及当时的总统朴槿惠行贿而被捕,有关李富真将“接盘”三星的风声传出后,她掌管的新罗酒店股价开始上涨。

不过,在一些三星高管看来,有关李富真有可能临危受命的猜测,完全是不了解三星内部运作的“局外人”编造的故事,根本不足为信。韩国一名证券分析师也认为,那些毫无根据的传言传出后,新罗酒店股价一度上扬,但这只是昙花一现,难以持久。

《韩国先驱报》称,李富真的经营履历并不涉及三星集团的主要业务,而且控股份额十分有限。况且,根据韩国传统,大财阀极少选女性作“接班人”。

有媒体认为,由于三星集团依靠职业经理人运营企业,李在镕被捕虽然造成管理层面“权力真空”,但短期内不会对日常经营造成影响,他的缺席可能不利于长期战略决策。

事实上,李富真并没有介入三星核心业务。李在镕出狱之后,迅速恢复其在三星的地位,并且在2018年3月就开始在欧洲进行商务旅行,重新开始主导业务。

三星长公主李富真,实际上始终是三星核心业务的局外人。

原标题《李富真:三星长公主,三星局外人 | 财约你》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