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一季度营收不佳 利润同比跌21% 收跌两周最低

来源: 许超、杜玉
高盛季度营收不及预期,利润同比跌21%,强劲的并购业务被交易及承销业务疲弱所抵消。凭借员工薪酬和福利同比下调20%和股票回购,每股收益才得到提振。周一领跌道指,收跌3.82%,跌破200美元,报收4月2日以来收盘最低。

原文首发于4月15日21:45,现更新高盛股价和媒体评论。

4月15日周一美股盘前,高盛了发布2019年一季度财报。季度利润超预期,但同比深跌21%;受交易业务和投资贷款部门疲弱的表现影响,公司季度营收不及预期。

盘前股价下跌,开盘后一路低走,日内最大跌幅3.9%,成为道指领跌成分股。最终收跌3.82%,跌破200美元,收报199.91美元,创4月2日以来收盘最低,但今年以来累涨16%。

在高盛的拖累下,标普500金融板块领跌,美股银行股多数收跌,标普银行业指数跌0.81%,包含美国最大24只银行股的KBW纳斯达克银行指数跌0.98%,周三将公布财报的摩根士丹利跌超1%。

引发高盛盘中股价跌幅扩大的消息称,该公司的一份合规申报文件显示,高盛计划从纽约业务中裁减98个岗位,高于3月份报告的65个岗位。

一季度净营收跌13% 削减员工福利来抵消营收不利

数据显示,高盛一季度净营收88.1亿美元,不及市场预期的89.7亿美元,环比上涨9%但同比下跌13%,主要由于机构客户服务、投资与贷款业务净收入下降。

一季度利润22.5亿美元,超过市场预期,但环比下跌11%、同比深跌21%。不过,一季度EPS为每股收益5.71美元,显著高于预期的4.97美元。

公司通过削减员工成本来抵消营收端的不利影响。季度薪酬福利为32.6亿美元,同比下跌20%,远低于35.8亿美元的预期公司还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裁员2%。

今年迄今,高盛在全球完成的并购交易中排名第一;财务咨询业务实现了8.87亿美元的强劲净收入;高盛同时在全球股票及相关发行,以及普通股发行中排名第一。

在投资管理方面,高盛本季度受监管资产增加570亿美元,达到创纪录的1.6万亿美元;公司普通股一级资本比例季度增长40个基点,至13.7%;巴塞尔协议 III普通股本一级资本充足率季度增长30个基点,至13.4%。

值得注意的是,受税改结束影响,高盛一季度实际所得税税率为17.2%,高于2018全年16.2%的水平。

四大业务中三个收入同比下滑 另一个业务仅持平去年 

机构客户服务是高盛最大的主营业务,一季度该业务净收入36.1亿美元,环比增长49%,但同比深跌18%。

其中,固定收益、外汇和大宗商品业务(FICC)净收入18.4亿美元,高于市场预期的17.8亿美元,但同比下跌11%。交易业务收入36.1亿美元,符合市场预期,但同比下跌18%;其中,股票交易收入同比跌24%,至17.7亿美元。

公司称,本季度FICC客户执行情况较2018年第四季度有所改善,但市场波动水平较低,导致客户活动水平锐减。股票交易收入下跌,主要由于客户执行业务(尤其是衍生品)的净收入同比骤降。公司佣金和费用较低,反映出市场交易量较低;证券服务的净收入较低,反映出客户平均余额较低。

第二大业务:投资银行净收入18.1亿美元,同比涨1%,但环比跌11%。其中,金融咨询业务收入8.87亿美元,同比大涨51%,反映了公司在并购市场的强劲表现。但承销业务收入9.23亿美元,同比跌24%,主要由于IPO数量下降和杠杆融资交易下降,导致净债务承销收入下降。

第三大业务是投资与贷款服务,一季度净收入18.4亿美元,略逊于市场预期的18.7亿美元,环比下跌4%,同比下跌14%。

其中,股票证券的净收入为8.47亿美元,同比跌21%,反映出私人股本投资的净收益显著下降,部分被公共股本投资的净收益显著提高所抵消。

债务证券和贷款净收入9.9亿美元,同比降7%,反映出债务投资的净收益显著下降;与关系借贷活动相关的套期保值 工具和结果显著降低,部分被显著提高的净利息收入(8.35亿美元)抵消。

第四大业务:资产管理也令投资者失望,一季度净收入15.6亿美元,显著低于市场预期的17.1亿美元,环比跌9%,同比下跌12%。

公司称,净收入下降原因是激励费和交易收入显著下降。与去年同期相比,管理和其他费用基本没有变化,客户资产和战略组合的变化被平均资产上升抵消。

运营支出削减和股票回购提振EPS 分析担心转型过慢

高盛一季度的总资产增加570亿美元,达到1.6万亿美元,创公司纪录新高。受监管的长期资产增加790亿美元,包括市场净增值590亿美元,主要得益于股票资产净流入200亿美元,流动性产品减少220亿美元。

高盛的季度运营支出同比下跌11%,主要受员工薪资和福利降低(下调20%),以及经纪和交易所费用影响。

《华尔街日报》指出,高盛借由运营支出削减和股票回购(价值12.5亿美元),得以提振EPS美股收益远超预期,同日公布财报的花旗集团也使用了类似手法。但高盛基本每条业务线都表现恶化,表现最好的并购收入实际上是滞后指标。公司表示,目前储备的投行交易业务量较去年底下滑,或对未来几个季度的财报不利。

去年十月刚上任的CEO所罗门表示,将推迟到2020年一季度再披露高盛转型计划的细节,这一转型将持续三至五年,“不是仅仅未来几个季度的事情”。

高盛同日提供了几大优先目标,例如一年内再吸收零售端存款至少100亿美元,组建特别投行项目团队关注估值少于20亿美元的企业,削减投资与贷款业务中的资本投放等。但分析指出,一季度财报突显了高盛多元化业务转型之缓慢,新业务支出了至少10亿美元,但还要靠传统业务来赚取利润。

《华尔街日报》指出,尽管摩根大通的季度股票交易收入也同比下跌14%,令整体交易业务收入下跌17%,花旗集团交易业务收入跌5%,趋势与幅度跟高盛类似,但前两家竞争对手有面向普通消费者和企业的零售与借贷业务“平滑波动”,高盛却更容易依赖交易员和投行家,也突显了高盛转型的必要性,应尽快远离“不可预知的华尔街业务”。

其中股票交易收入同比跌24%,至17.7亿美元。

6条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6 条评论
zoe✨

廋死的骆驼比马大

0
回复
战狼

0
回复
蓝海豚 乐易

低盛!

0
回复
York005

一季报难看了!

0
回复
Matt

受监管资产达到1.6万美元……是不是少点什么?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