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急,上证60日均线刚破2900

来源: 骑行夜幕的统计客
还会师么?

本文来源:骑行夜幕的统计客 (ID:dknight2016),作者:骑行客

昨天的A股,上午,预期,下午,现实。

本来,数据没超预期多少,一奔走,一相告,预期飙升,热情高涨。

希望越高,失望越大。

这样的事,过去一年,出现过好几回。

去年6月24日,央行降准。周一高开低走,大盘收跌超1%。

去年10月7日,央行降准,对冲国庆期间港股大跌,没卵用,周一低开暴走,收跌超5%!

股市常干扫兴的事。

一半的日子跌,扫兴。

一半的日子涨,一半人踏空,还是扫兴。

总之股市的悲远多过股市的喜。

所以,对股市,短期,我从不抱希望

3月底跟大家说过牛一调整震荡下跌与60日线会师的事。

那时,60日线还不到2800,不少等着补仓的人,盼着去补那个缺。

4月的A股尽管没给急急忙忙上车的人赚多少钱,市场要比想象地强势。

上证仍在30日线上方,60日线已经追破2900。先锋与主力的距离还是差了200多点。

更多人盯着先头部队,进进退退,我守着60日线主力之师,稳步前行。

每当先锋受挫,士气低落,我都会提醒大家,看看蓝线,趋势向上,一直在涨,慌啥?

只有对短期不抱希望,才能对大势举棋若定。

只有对短期不抱希望,才不会贸然深入,追高被埋。

只有对大势成竹于胸,才会在先锋回撤,与主力汇合时,吹响总攻的号角。

战略不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战略容不得一惊一乍的游移,战略不需要多愁善感的自扰。

战略需要的是定力,耐心,纪律和执行。

会师,加仓;不会师,等涨。

一切按既定方针,即使总攻失败,再图后策。

股市如战场,在风云莫测,变幻多端的市场中,要长期盈利,要最终打胜仗,决断力比什么都更重要

今年的2万亿减税放在A股过去的20多年历史上,前所未见。小微企业减税一季度刚开始执行,据新闻联播报道,不少商户或让利于民,或扩大经营规模,拉动的是投资和消费。个税抵扣变相提高起征点,尽管每个个体多出的钱不多,加到一起将大大激发消费的活力。后面,还有4月1日起执行的增值税减税,5月1日起执行的社保税减税,预期过后,我们需要企业盈利的恢复和业绩的提升,来扎实地推动市场进一步上涨的现实。

2016年,特朗普当选总统。减税预期抵消了加息的不利,道指一举冲破两年平台,走出七年之痒,从18000到27000,又上涨了整整50%,至今已把美国牛市延续到了十年。

1980年代,里根减税,让美股彻底走出长达14年的熊市(这14年股指0涨幅,扣除通胀实际下跌了70%)。并铸就了美国20世纪最大的辉煌,从苏联到日本,竞争对手相继落败。道指从1000点涨到了20世纪末的10000点,只用了15年。

2002年,小布什在IT泡沫覆灭,911恐袭之后减税,挽救了疲弱的资本市场信心,道指再创新高

减税,绝对是股市的春药,如果遇上熊市,再叠加货币宽松,药效更好,更持久。

特朗普为了提升药效,打算新提名一个美联储理事,前披萨连锁公司高管凯恩,又一次遭到了党内大佬的反对。这个黑哥们2012年曾出来竞选过总统,败给了当时的共和党候选人,贝恩资本(那个十多年前欲夺走国美控制权的PE)的创始人,前马塞诸塞州州长,现参议员,billionnaire罗姆尼。

奥巴马当年在和罗姆尼电视辩论时,一句不看自己的社保账户,因为里面的钱比你少得多,把罗姆尼呛得够惨。

罗姆尼就是那个典型的白人、精英、富豪,女版的希拉里。当年凯恩与他角逐,后来退出,是因为性骚扰丑闻。

转眼间,4年过后,白人、精英、富豪、性骚扰和通俄丑闻缠身的特朗普当选了美国总统。美国选民的口味转得很快,他们觉得这个房地产富翁不一样,能代表蓝领工人的利益。如今凯恩是特朗普最坚定的支持者之一。

特朗普想把他塞进美联储,因为他认为应该大幅降息,甚至应当回到金本位 ,一个十足的现代金融体制的反对派。

特朗普近来对美联储的抨击进一步升级。他并没因为美联储停止加息,而平息心头怒火,因为他的白宫预测今年的美国经济会增长3%以上,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预计只会增长2%出头,这是明着在和他2020竞选的宣传攻势唱反调。他宣称,美联储应该继续量化宽松,而不是愚蠢地缩表,如果美联储的政策“得当”,经济的增长会是4%,股市还要多涨5000-10000点。

所以,他要往里塞自己人,不惜影响美联储决策的独立性。

昨天,中国人民银行在A股收盘后公布了一季度货币政策委员会例会的新闻稿。敏锐的媒体发现又出现了“把好货币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 名义增速相匹配”的字眼,取代了去年四季度例会时的“保持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

如果说去年底决定小踩一把油门,那么今年一季度后打算点刹,防漏油,用这个来解释昨天的下跌,还算说得过去。

开盘前预期满满,收盘后头头是道,都是央行,一转述都能解释得通。

要放到特朗普的推特上,我们央行的动作,他显然也不会满意。

因为他的任期一共只有八年,还剩下五年多,现在着眼一年半后的大考,他的目光更短视,利益也就跟(美国)股民更一致。

减完税,点了灯,因为美联储的阻挠,给别人放炮,他是坚决不干的!

换到这里,十年前的财政货币双油门,跑到冒烟过一回了。这次财政的油门换成了减税,货币的闸门自是要看看紧,毕竟繁荣稳定必须是长期的,股市的波折只是暂时的。

大不了,2019还是最困难的一年!

货币政策委员会已经改口了:

去年四季度:国际经济金融形势更加错综复杂,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

今年一季度:国际经济金融形势错综复杂,不确定性仍然较多

话随便他们怎么说,预期随便别人怎么想,我们只盯着结果~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