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铭要退休?

来源: 商业人物
鸿海帝国既没有长和的李泽钜,也没有阿里巴巴的张勇,因此郭台铭只能退而不休。

本文来源:商业人物 (ID:biz-leaders),作者:郭儒逸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4月15日,郭台铭 在台北举行的一场研讨会场边向外媒记者表达了考虑内退的意向后,鸿海集团又匆匆否认了他要辞任的消息。

这位鸿海商业帝国的掌门人已经年近七十,他旗下拥有的上市公司涉及台股、港股、A股以及日本资本市场。在过去几年中,郭台铭的退休传闻不时传出。但截至目前,他仍然“顽强”地站在前台,并一手掌控着全局。

在外界的眼中,鸿海系正在经历一个传统代工企业转型的关键期。郭台铭画了很多蓝图,他希望能够淡化“代工”这个略显尴尬的标签,也想把更多的科技元素附加在原本处于产业链底端的公司身上。正值操盘之际,准备“将个人色彩淡化到最低”的郭台铭,显然还远不到办理交接手续的时候。

“工业富联”降温

去年6月以短短36天时间过会并在A股上市的“工业富联”(SH.601138),是郭台铭实现梦想的得意一笔。

当时监管层有意开通独角兽在内地IPO的绿色通道,一时间独角兽概念大热,而鸿海旗下工业富联正是其中之一。在郭台铭通过早前的一系列重组计划,将60家旗下子公司(包括不少空壳公司)注入上市公司之后,工业富联顶着“工业互联网”的光环登陆上交所,成为广受追捧的热门标的。

同期完成上市的,还有以中概股身份回归A股的药明康德和动力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监管层的眷顾、明星机构加持以及市场的认可,让这些独角兽在上市初期连连涨停,风头可谓无两。

不过,与另外两只股票相比,工业富联的表现很快便令市场错愕。工业富联在连续三个涨停之后即告开板,并一路下跌持续到去年底。凭借今年市场行情的回暖,才收复部分失地。虽然郭台铭当时表示不看重股价的短期表现,但在被鸿海内部和资本市场均寄予厚望的情况下,工业富联即便拥有互联网巨头和大型央企等投资者的背书,也不免正在失去所谓“独角兽”的光环。

工业富联的主要业务涉及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及工业机器人制造。公布不久的2018年年报显示,工业富联总营收突破4000亿大关,同比增长17.16%;归母净利润为169.02亿元,同比增长6.52%;经营性净现金流220亿元,更是同比大增158.47%。

看上去这是一份漂亮的成绩单,但上述几项业务毛利率均同时下滑,其中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板块的下滑幅度达到16.67%。而如果时间拉长一点,过去三年工业富联的净利润率也连续下滑,从2016年的5.27%降至去年的4.1%。

更重要的是,上市之后工业富联的业绩支撑仍然是代工业务(通信网络设备收入),苹果、华为、思科和诺基亚等均是它的“大客户”。在去年,工业富联从该板块获得的营收占总营收超过60%,而云服务、精密工具和机器人业务这些前景美好的业务仍然未成气候。

工业富联寄托了鸿海从OEM(代工模式)向ODM(原始设计制造商)转型的梦想,但现在看来这个梦想实现的时间会很长。其实在上市前后,市场对于究竟是应该按照科技企业还是制造企业来对工业富联估值,就产生过不少分歧——二者的估值相差3倍左右。作为郭台铭对转变鸿海成长模式的一次尝试,他脑海中的那些通过引入工业机器人来提高生产效率,并以此改变智能手机生产线的构想,仍然需要艰难的努力。

郭台铭多次在公开场合将工业富联当作是他的第三次创业,要“一天24小时,一刻也不放松”。他向众多狐疑的投资者们给出了至少三年的时间承诺——这意味着最快2020年投资者们才会有所收获,但随着“概念”热度的降温,工业富联能否继续讲述一个令人信服的转型故事,已经增加了不少变数。

代工大象的转型

鸿海早在1999年就与苹果公司联系在一起,2007年第一代iPhone正式推出,当时的乔布斯还向郭台铭展示了这一新款产品。红利随之而来,借助2008年消费电子行业的迅速升温,手握苹果大单的鸿海和富士康终于迎来爆发。

在最风光的时期,iPhone的年产量一度超过2亿部。尽管苹果公司给代工厂们设置了严格的质量管理条件、价格和交货期,但后者仍然赚得盆满钵满。与此同时,鸿海(富士康)对苹果公司的依赖也日益严重。目前鸿海合并销售额中,就有五成以上来自于苹果相关业务。

业内有人将苹果公司比作“毒苹果”,但显然没有任何一家代工企业可以轻易不继续啃下。不过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市场的放缓,人工成本和零部件成本的高涨,以及鸿海(富士康)与台湾竞争对手长期的激烈竞争,郭台铭的日子已经难以过得那么顺遂。不仅代工利润被侵蚀,在强势厂商的面前,处于“苹果”产业链底端的鸿海压力也与日俱增。

过去几年,危机中的郭台铭一直在寻求突破困局,以及新的利润增长点。当初收购夏普、东芝核心PC业务,就是试图实现业务多元和提升品牌的努力。他的心情一直很迫切,直到遇到“工业互联网”的风口。

业内数据统计显示,2020年国内工业互联网的市场规模有望超过1200亿美元。激进的郭台铭认为,工业互联网的平台价值将是消费互联网的100倍,所以他为此押下重注。内地上市的工业富联,就成为其中关键一环。

在去年工业富联上市前夕,郭台铭在台北的鸿海年会上向3万名员工和家属表示,“未来3年工作非常繁重,过去赖以成功的法则将可能被淘汰。”而在此之后的一次股东会上,郭台铭更是直言,为了强化内部的转型意识,所有员工都必须阅读华东师范大学与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人工智能基础(高中版)》一书。

对鸿海这头代工大象而言,过去的传统业务模式似乎已达极限。于是郭台铭在不断的布局,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新能源汽车、5G技术这些新鲜名词,都成为鸿海实现蜕变的药方。截至去年底,在富士康内部已经拥有了8万台机器人,郭台铭在今年一月份又定下20万台的目标。在这种热切的推动下,郭台铭和鸿海都选择了狂飙突进。

去年9月,鸿海旗下的鹏鼎控股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这也是一家被冠以“独角兽”的电路板制造公司。作为鸿海系第二家A股上市公司,鹏鼎控股去年营收和利润纷纷创下新高。虽然不及工业富联那么知名,但郭台铭似乎仍要努力使得鸿海跟上步伐,以便持续有新的故事可讲。

接班人难题

在公开资料中,郭台铭是一个工作狂的形象,“常常半夜两三点,办公室还灯火通明。”

他草根出身,个性鲜明,野心勃勃。在他的诸多语录中,鸿海帝国的转型都还远远没有完成。

因此,郭台铭也很严厉。出于担忧今年业务环境将更加严峻,鸿海集团在去年底计划实施10万人的人力调整。郭台铭说,这次人力调整计划是泛鸿海集团的成本检讨。据日经新闻网的报道,郭台铭指示对于赔钱的单位需要特别检讨,同时资深员工及年薪高的员工也需要重新检视绩效。

对于外界敏感的退休问题,郭台铭在2016年收购夏普之际曾表示,股价不到200新台币就不会退休。截至4月16日,鸿海的股价仅是在90新台币上下徘徊,显然这距离郭台铭的目标还十分遥远。

在最新的表态中,郭台铭说今年内要退居二线,“我已经忙了45年,我应该交给年轻人。之后他的主要任务是大方向的把控,而日常营运则交由董事成员负责。在公司内部,郭台铭希望把个人的色彩将降到最低。

他还说,希望未来可以写一本书,来讲述鸿海从一家小企业到巨头的发家史,对外也或可以帮忙其他中小企业来运营。

尽管如此,目前鸿海帝国的接班人选并不明朗。在郭台铭早先的表态中,家族成员不会成为交棒的对象。按照他的设想,接班人至少要和他相差20岁以上。在职业经理人和追随他多年的创业元老中,郭台铭会如何选择仍然是个未知数。

但有一点清楚的是,和那些明确宣布将要退休的商业大佬相比,鸿海帝国既没有长和的李泽钜,也没有阿里巴巴的张勇。因此郭台铭只能退而不休,一边不断地画新蓝图,一边不停地继续寻找令他满意的接班人。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