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没有兄弟

来源: 三板富
钱就快要没了,这就是一切悲剧的根源。

本文来源:三板富 (ID:sanbanfu123),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2017年12月,“东兴饭局”掀起旋风,一篇《马云挺住》的文章全网刷屏。有人问风清扬怎么看这事,风清扬笑笑说:“一顿饭局就想打垮我?开玩笑!”别人问他,为什么会这么自信。风清扬想了想说:“阿里和京东不一样,阿里是一群人的阿里,京东是一个人的京东。

言下之意是说,马云有很多好兄弟,但是刘强东,一直都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但是刘强东不这样想,在他看来,京东18万员工都是他生死与共的好兄弟。

格局不同,则成就不同。

今天马云继续笑傲江湖,而刘强东却陷入了困境,为了摆脱困境,刘强东开始重新审视他身边的兄弟们

2018年5月16日,刘强东在第二届世界智能大会上针对裁员的传闻郑重表态:“我们永远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然而事情刚刚过去半年,2019年2月中旬,刘强东就宣布,将以末尾淘汰的方式裁掉10%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

4月15日凌晨,刘强东又发布一封内部邮件:《致全体配送兄弟们的一封信》。在信中刘强东说,京东物流2018年全年亏损超过23个亿,这已经是第十二个年头亏损了。如果这么亏下去,京东物流融来的钱只够再亏两年。

为了扭转局面,刘强东决定取消派送员的底薪,并呼吁“兄弟们”继续支持他。

刘强东没有意识到,其实,他已经没有兄弟了。

01

刘强东从小就没有兄弟。

1974年2月14日,刘强东生于江苏省宿迁市来龙镇光明村。那时候,中国计划生育政策尚未流行,那一代人基本都有兄弟姐妹。刘强东是家中长子,他还有了一个比他小一岁的妹妹,叫刘强茹。

在妹妹眼里,刘强东是个好哥哥。

刘家家境贫寒,父母以驶船为业,兄妹俩从小就被寄放在姥姥家。刘强茹晚上怕黑,刘强东就一直安慰她:“妹妹不怕啊,有哥哥在家。”有哥哥守着,妹妹晚上睡觉才睡得着,但其实那时候,刘强东也只有三四岁而已。

刘强东成年后去了北京,刘强茹则留在宿迁老家做了一名英语老师。刘强东发达之后,曾一度想让妹妹到公司帮他的忙,但她一直没有去。2018年1月,刘强东出资,在宿迁成立了一家投资咨询公司,让刘强茹做了股东,对外从事股权投资业务,但实际上她也没有真的参与什么管理工作。到了2018年11月,刘强茹因病去世。

2018年是刘强东人生中的一个艰难的低谷期,妹妹离世对他也是一次重大打击。

刘强东家是典型的苏北贫困户。据刘强东自己回忆,小时候一年到头吃不上几次荤腥,有一次路过村长家门口,看到村长家屋檐下挂着一排一排白花花的猪肉,羡慕得直吞口水,心里想:“我长大了要是能做村长就好了,家里能有这么多猪肉!”

宿迁老辈人常说:“有钱不如有权”,刘强东深以为然,他去问老师:“怎么才能当官呢?”老师说:“你考中国人大,将来可以当官。”为了能吃上猪肉,少年刘强东读书特别发奋,中学时代开始就基本不和别的男同学在外面玩闹,更从来没有和任何女同学谈过恋爱。功夫不负有心人,1992年,刘强东以优异成绩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

在宿迁,刘强东并没有遇到能交心的少年兄弟,他的青春都奉献给了高考,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一个遗憾。

尽管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兄弟,但刘强东从小就向往江湖人士身上的那股子义气。他爱读《三国》、《水浒》、《大隋唐》,对书中绿林好汉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的江湖义气特别神往。他希望将来有一天,他也能有自己的关张赵马黄。

小时候,有江湖先生给刘强东算命,先生说他命犯桃花,一生会与许多女人纠缠不清,至于兄弟嘛,大概也只有屈指可数的一两个而已,但刘强东根本不信。那时候他们家穷得仅能糊口,房前屋后没有半点桃花的影子,他又有脸盲症,读书读到高中毕业连同班女同学都认不全,桃花运不知道从何犯起。

1992年夏天,刘强东把亲戚们凑来的500块钱生活费缝在内裤里,告别家人,去了北京。那时候他对北京充满了渴望,他相信在那里能找到许多志同道合的好兄弟。

02

大一的某一天,刘强东看到一位室友坐在床上抽闷烟,就过去聊了几句,原来室友失恋了。

刘强东的这位兄弟看上了外语系的班花,满怀信心地去告白,结果对方很干脆地把他拒了,原因竟然是“社会学系太难找工作”。

这位兄弟的经历让刘强东大受刺激。费这么大劲来到北京,要是将来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人生岂不是有点太悲催?于是他下定决心,要学第二专业,而且要学就学计算机编程,因为这个专业好找工作。

但其实开挂的我们都知道,他完全没有必要那么着急,毕竟那个时候奶茶妹妹还没出生呢

大学时代,刘强东就很能赚钱。1994年,他靠编程赚了5万块钱,这在当时算一笔巨款,他花两万六买了一部“大哥大”。

大哥大这玩意儿现在根本找不着了,但在当年,这东西就是身份的象征。那时候大佬们出去吃饭,身后都会跟着一帮穿黑衣戴墨镜的兄弟,其中必定会有一位,走在大佬的右后方,手里捧着大哥大,就跟捧着祖宗牌位一样郑重。

有了大哥大的刘强东很希望能有一帮真正的江湖兄弟。那时候,人民大学附近有一家餐厅要转手,大四学生刘强东花24万盘下了那家店,也盘下了店里的许多兄弟。

刘强东给所有的员工加了薪资,内部用餐标准也提高了,出于对这帮兄弟的信任,采购和收银都是由兄弟们自行打点的。他以为兄弟们很快能帮他赚到大钱,但餐厅经营了半年,不但把他大学四年赚到的钱全部赔光,还倒欠了一大笔债务。

刘强东一查账,发现买菜的小伙子半年来天天都在给食材提价,豆芽从8毛涨到了2块,牛肉从8块涨到了17块,而收银员和大厨谈恋爱谈得热火朝天,收银那边的账根本扯不清了。按常理,这得追责,但那年头大强子正青春年少,再大的亏损都不叫事儿,于是他借了十几万把债务清了,还给员工们都发了双份工资,大家热热闹闹地吃了散伙饭,然后各奔东西。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那个时代的大强子十分仗义,但是,他依然没有兄弟。

03

1996年的7月,骄阳似火,满脸油汗的刘强东拖着沉重的行李箱站立在深圳街头四处张望。他拦住一位路人问道:“大哥,请问您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叫日宝来福的公司吗?”“前面路口右转就到了。”“谢谢啊!”转过那个路口,“日宝来福”的大招牌果然就矗立在那里。刘强东很激动,他擦了一把汗,心想:“终于到了!”

日宝来福是一家卖床垫的日资企业,刘强东大学毕业之后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就在这里。现在这家公司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在1996年,这家公司威名远播。那时候,它一个月的营业额就能达到10亿元人民币。

一家卖床垫的公司,何德何能在中国每个月能卖10亿元人民币?其实说穿了不值一提,这家公司是搞传销的

日宝来福是新中国第一家传销公司,在它之后席卷中国的每一场传销案中,都能找到日宝来福的影子。当年在日宝来福工作过的人后来都成了各种传销组织争抢的人才,可以说,这公司就是中国传销界的祖师爷。

《刘强东:注定震惊世界》一书在谈起大强子当年误入传销公司的这段经历时这样写道:“为迅速建立起内地的传销网络,他们盯上了在校大学生。那时候要想加入日宝来福的传销网络,必须用1.5万元人民币买1张实际价值仅3000元人民币的日宝来福床垫。在发财梦的诱惑下,一些大学生甚至借高利贷来参与传销。就这样,日宝来福与其他传销企业一道,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传销狂潮。”

刘强东在日宝来福工作了一年,结交了许多兄弟,但是他依然很苦闷,因为这些兄弟怎么看都不太像正经人。

网上流传的“刘强东个人简历”

1997年下半年,入职刚满一年的刘强东选择了辞职在家赋闲,身边一个兄弟都没有。那段时间是他比较苦闷的日子,多年以后,当他回首这段往事的时候,他说:“我对日本人精细化管理的风格感受至深,让我受益良多。”

但他已经不想再提起那帮搞传销的兄弟了。

04

1999年春天,仅有三名员工的京东买了一辆人力三轮车。这是京东的第一辆车,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刘强东的座驾。

他第一次骑着三轮车去送货,因为车技不好,一下子撞到了海淀医院北侧的创业园门口石柱上,当场闭气,捂着胸口蹲在马路边上十几分钟站不起来。刘强东说:“那个时候,我也很难过。为什么生活这么艰难?为什么我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要遭受这样的苦?”

刚开始做电商的时候,每一分钱都要省着用,刘强东舍不得租房子,就在办公室睡了四年。据他自己说,当时每天工作到半夜,就在办公室地板上铺上一个席子、裤子、床单和一个枕头、被子,然后把老式闹钟放在耳朵边的木地板上。那时候他是公司的一号客服,负责论坛里的投诉,为了保证24小时服务,闹钟每2个小时响一次铃

那个时候的刘强东依然没有兄弟,当时的京东2号员工龚小京是他的女友,刘强东曾经对龚小京说:“等将来京东上市了,我们一起去敲钟!”然而2014年5月22日,刘强东在纽约敲响开市钟,那一天龚小京早已不在京东了。

2017年12月,刘强东去浙江乌镇参加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那时候京东的事业如日中天,大强子睥睨四野,即便是风清扬也没被他放在眼里。

那天,他和王兴一起在乌镇摆了一场“东兴饭局”,在他看来,当时在座的都是好兄弟。

然而到了2018年11月,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召开时,人们忽然发现,一年前的“东兴饭局”早已物是人非

那时候,摩拜已经被美团收购,摩拜前CEO王晓峰出局,但美团王兴接了个持续亏损的大锅,心情一样是黯然的。腾讯当时刚刚经历了市值缩水1万亿港元的至暗时刻,又跟头条的张一鸣翻脸,头腾大战斗得天昏地暗。滴滴程维正在和美团王兴重燃战火,而滴滴顺风车两起命案正弄得程维焦头烂额。联想杨元庆当时身陷“5G投票门”,弄得柳老爷子还要亲自下场写宣誓书。唯有雷军、沈南鹏、周源等少数几个人还算平稳。

而刘强东自己,当时正陷在明尼苏达州的案子里,根本没法去乌镇。

兄弟们的饭局风流云散,只有一堆桃色案件在缠绕着刘强东的命运。

2019年新年伊始,刘强东就宣布要裁掉10%的管理团队,之后又有他要和奶茶离婚的传言,再之后他说那些在京东混日子的人都不是他的兄弟,然后昨天凌晨,他砍掉了所有派送员的底薪,但仍然希望这些“兄弟”支持他的事业

一个人既和老婆闹翻,又和公司管理层闹翻,再和基层员工闹翻,这样的局面当然是糟糕得很。但其实,这些人从来都不是他真正的兄弟。

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

昨天凌晨,刘强东忽然发现,京东物流2018年全年亏损超过23个亿,这已经是第十二个年头亏损了,如果继续这么亏下去,剩下的钱最多只够再亏两年。

钱就快要没了,这就是一切悲剧的根源。

“宁学桃园三结义,不学瓦岗一炉香。”从前说书先生说《大隋唐》,开篇常常会有这么两句定场诗,然而忠义千秋的时代早已成为历史,将来京东千金散尽之际,自然就是曲终人散之时。

不过,刘强东虽然没有兄弟,却有一个知己。前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就是刘强东的铁粉,即便是刘强东在美国折腾的差点坐牢,李国庆都要为他站台,这样的感情也算是难得。

人生有这么一个知己,大强子也算不枉此生了。

· END ·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