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上现9万多篇烟草笔记,48万多篇保健品笔记

来源: 界面
根据《北京青年报》早先的报道,“小红书”APP上有9万多条与“烟”相关的营销信息,多以“测评”、“...

根据《北京青年报》早先的报道,“小红书”APP上有9万多条与“烟”相关的营销信息,多以“测评”、“种草(宣传某种商品的优异品质以诱人购买)”等软文方式展开。作为一个主要为用户提供生活方式分享的社交平台,在“小红书”上用户可通过文字、图片、视频笔记等形式进行分享。界面新闻在“小红书”APP输入“烟”,系统推荐了9万多条笔记和3572件商品,其中相关推荐第一条即为“女烟”。

图片来源:“小红书”APP截图

4月15日,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2018年中国互联网烟草营销数据监测结果。数据显示,中国互联网平台上仍有大量烟草营销信息存在,且主要传播对象为女性和青少年群体。

疾控中心从监测的14个网络平台中发现,抓取的烟草广告和促销相关信息最多,有42834条,占82.54%;监测还发现,一些主要面对女性的导购分享平台上存在大量烟草营销信息(2051条)。

疾控中心在这次监测中发现了大量烟草广告和促销相关情怀软文信息和伪科学信息。其中,抓取的情怀软文信息占14.97%。这些情怀软文通过渲染烟草与爱情、友情、亲情之间的关系,传播烟草信息,美化吸烟行为,提升公众对烟草品牌的认同度。本次还抓取到烟草相关伪科学信息418条,传播与科学相反的伪科学信息,以此加强品牌的认知度,从而吸引更多的潜在客户。

图片来源:“小红书”APP截图

界面新闻在“小红书”发现,这些文章多以“吸烟有害健康,但电子烟可帮助戒烟”的名义推广电子烟,或是通过“包装少女心”、“味道独特”等吸引女性的热词推销女士香烟;除此之外,文章内容多以亲身体验为主,包含个人对不同品牌香烟口感、包装等项目的评分,这种图文并茂的形式不仅能够引起抽烟者的关注,还吸引了许多不吸烟的人。一位“小红书”资深爱好者对界面新闻表示,无论这些文章是不是广告,自己或多或少都会因为用户推荐而去“拔草”(产生购买欲、计划购买)。此外,界面新闻还在“知乎”一些推荐女士烟的回答留言部分发现售卖女士烟的代购。

然而,无论是以帮助戒烟名义宣传的电子烟,还是包装精美的女士电子烟,都不会降低吸烟对自身造成的危害。大量临床研究已证实,吸烟是肺癌最主要的元凶;香烟中的尼古丁及一氧化碳会影响心脏机能,吸烟者患心脏病的机会比不吸烟者高三倍;以及吸烟缩短寿命等等。

美国FDA曾对19种电子烟成分进行测试,发现部分电子烟含有二甘醇,大剂量摄入会损害肾脏;其他样品中则发现了亚硝胺等致癌物。香港吸烟与健康委员会认为,电子烟将化学物质在高温下加热及汽化后有可能产生其他有害物质和致癌物,因此电子烟的危害也不容低估。

除香烟外,小红书也存在与保健品相关的大量“种草”或推广文。近年来,中国相关部门推出一系列保健品规管政策,尤其对保健品广告用词施加了诸多限制。然而,这些管理似乎对互联网平台上的“软广”影响甚微。

“小红书”上有超过48万篇保健品笔记,逾万件商品。界面新闻搜索后出现的第一篇文章是《20岁+女生的内服美容保健品功课》,里面推荐了6种20岁以上女生需要每天服用的保健品,包括VC片、蔓越莓胶囊、酵素、护眼胶囊等。文章抓住女性追求美白,抗衰老的心理,推荐读者挑选保健品并坚持服用。

图片来源:“小红书”APP截图

这篇文章下有300多条回复,其中多有20岁以下的读者询问这些保健品是否适合自己年龄段。一位流产后女性说想保养子宫的留言下,有用户为其推荐新西兰花胶。然而界面新闻查阅该用户资料发现,其并非经过认证的保健品相关专家,而是一位定居澳洲的代购。

由于社交平台用户众多且身份复杂、言论较为自由,平台对部分医药相关信息的审核不够严格,导致大量虚假信息或广告在此类平台滋生。

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的曹竹平律师认为,小红书上的软文完全可以认定为广告。《广告法》规定,商品经营者或者服务提供者通过一定媒介和形式直接或者间接地介绍自己所推销的商品或者服务的商业广告活动,即视为广告。“小红书”作为网络平台,消息发布者通过这一平台介绍某种或多种烟草品牌,即可确定为广告。

曹律师向界面新闻表示,软文被界定为广告早有先例。此次事件的难点在于确定软文发布者和商品经营者之间的关系,这一点也为执法带来了一定困难。此外,小红书作为软文发布的平台,要不要承担责任也是一个问题。为避免此类事件继续发生,市场监管部门应加强对平台的教育和警示。

今天中午十二点,界面新闻又以“烟”为关键词在“小红书”APP上进行检索,发现已搜索不到相关信息,不过此前发布的文章依旧存在,相关产品也依旧在平台售卖。

图片来源:“小红书”APP截图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