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饼王

来源: 言今
如题

本文来源:言今 (ID:yanjinhezhuzidounb),作者:言今

许多年过去了,四两同志见过的很多人,合作过的很多机构,做过的很多项目,他都有些记忆模糊了,但却依然清楚的记得第一次与湘河同志见(面)面(试)时的震撼场景~

在一家中型的制造企业浑浑噩噩的度过了毕业后最初的三年时光后,四两终于决定要离开了,要离开这个不算高薪但还算舒适的岗位,一方面是觉得这个安稳的工作跟自己当初的设想有很大出入,自己本应指点江山,运筹帷幄的,如今却在这朝九晚五的沉寂了三年,二来收入虽说还可以,但面对排山倒海而来的结婚账单,自己还是感觉到很是力不从心,再想想一碗水看看到底的职业前景,顿觉有些心灰意冷,垂头丧气。

机缘巧合之下,四两得到了与金融前辈湘河面基的机会,彼时,恰逢湘河准备自立山头,大干一场,于是乎,正张牙舞爪,满城风雨的招兵买马,四两就这样不明就里的得到了难得的面试机会。

虽然早已不是刚毕业时的青涩模样,但第一次置身于金融街高大上的写字楼里面,看着周围西装革履、风风火火的金融精英们,面对着正襟危坐,气场强大的湘河总和其他几个领导,四两难免有些诚惶诚恐。考虑到这次是跨界跳槽,自己金融方面的经验一片空白,在简单介绍完自己的学历和工作经历之后,四两着重强调了自己的适应能力,快速学习能力,吃苦耐劳的能力,并快速的说了一下自己对信托行业的理解和看法,顺带提了一下一法三规,以示自己还是狠下功夫做了准备工作的。

湘河不动声色,面无表情,对四两的自我介绍不置可否,短暂的冷场之后,湘河总突然开口说话了,四两常舒了一口气,原来这个领导不是哑巴。湘河单刀直入,都是211、985的,智商不会差到哪去的,没接触过的学就是了。就三点,想赚大钱吗?能接受随时出差吗?能适应长期加班吗?

四两一愣,旋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迫不接待的解释说,当然想赚大钱,趁着还年轻,必须搏一把,出差、加班都不是问题,只要有活干,只要有钱赚。

湘河显然对四两的回答很满意,接茬道:我们是独立核算的团队,自收自支,自负盈亏,就是给自己打工。看见外面那些比你还小的年轻人了嘛,不过是早入行两年,如今哪个不是身家百万,有车有房的,就这样,还都每天跟打了鸡血似的玩命干呢。只要你肯干,不愁没钱赚。见四两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湘河又语重心长的讲起了自己的经历,虽然这已经是他今年第138次讲这个故事了,但还是不免有些心潮澎湃:

想当年,我刚入行的时候,行业规模才不足一万亿,很多人都不知道信托是干嘛的,都不知道信托竟然也特么是金融机构,记得在公司第一次早会的时候,我的领导跟我们说:我们今天聚在一起,就要混出个人样,大家甩开膀子,放手一搏,一年之后就让你们都能在北京买上房。我当时心里还嘀咕,这领导太不靠谱了吧,大家风尘仆仆的追随你而来,屁股还没坐稳,你就大言不惭,信口开河的放卫星,真当我们是凯子吗?结果呢,一年之后,我被狠狠的打了脸,领导当初许诺的目标不但实现了,还超额实现了,很多人不但买了房,还买了车,吹牛逼谁都会,但什么是真牛逼?你把吹过的牛逼都圆了,那就是真牛逼,否则,就是大傻逼。

就这样,四两连基本工资都没谈就毫不犹豫的迈入了金融圈,开始了为梦想上气不接下气的日子。

虽说刚刚入行,对业务上的事儿一头雾水,两眼懵圈,但这并不妨碍四两迅速(被)进入角色。五加二,白加黑,24小时待命,每天开不完的会,写不完的材料,做不完的PPT,搞得四两恍惚间会觉得自己是在一家广告公司,

再也不是朝九晚五的坐班了,同城拜访客户,出差看项目,每天东奔西跑,一盒名片用不了个把月就发完了,通宵加班为常态,领导哪怕大半夜突然有了什么想法,也会立马跟你打电话,跟你进行头脑风暴,搞得四两有一阵每天浑浑噩噩,脑子里就跟刮沙尘暴似的。

因为彼时传统业务的竞争已进入了白热化,信托与其他机构的竞争,信托公司与信托公司之间的竞争,同公司不同部门之间的竞争,看到一个好的标的,几个部门不约而同的同时出现在现场是常有的事儿,条件、价格上的互相倾轧,导致利差越来越薄,湘河虽然浓眉大眼,但并不根正苗红,在公司内部也没什么地位和话语权,前几年行情好的时候还能跟着浑水摸鱼,弄个三瓜俩枣的,现在,就不免有些窘迫了。

湘河不想坐以待毙,也绞尽脑汁寻求突破,一个偶然的机会,湘河自以为发现了一片新大陆,他打算找一些地方政府合作产业基金,调子够高,排场够大,搞定当地以后,再找几家金主一攒,自己躺着收管理费就行了,随便搞个一两单,自己至少未来三五年可以高枕无忧。

说干就干,湘河立马开始文思泉涌,什么优化区域资源配置,什么整合当地优质企业资源,助力当地产业升级,总之,要高度有高度,要深度有深度,既要有利于政绩,又要有利于实体经济,大家又都还要赚个盆满钵满,满载而归,这说出来就是天衣无缝完美无缺的大项目啊。

湘河说得热血沸腾,四两记得新潮澎湃,几十页的PPT几乎是一蹴而就,浑然天成。末了,四两问,这么好的项目,第一期咱干多少?湘河狠嘬了一口烟,轻描淡写的说:低调点,就先写个100亿吧。

于是,湘河领队,带着四两一行,带着这套PPT,开始了全国巡演,去一个地方之前,先百度一下当地的主要产业,然后对PPT略作修改,就开始策马奔腾、开疆拓土了。但很快,一行人就受到了双重打击,资金方看过方案,要明确退出路径,要明确退出时间,要明确退出成本,金主的要求自然不能怠慢,于是就厚着脸皮跟地方政府要回购要,担保,要劣后,又要财政出函,于是便引来了群嘲,那不就是攒了一个大的政信,搞一锅炖嘛,还没一个一项目来得快来的实在呢,我费劲折腾这玩意干啥。

虽然碰了满脸灰,但湘河并不灰心,他坚持认为自己的思路没有问题,可能就是太超前了,那些人需要一段时间消化消化罢了。

但自己内部的存续资金就快要消化完了,团队总得吃饭不是,好在有一个哥们拉来了一大单通道业务,湘河虽然一万个看不上这种简单粗暴没有技术含量的业务,但团队的生存问题刻不容缓,先干了糊口再说。

于是,四两忙不迭的扔下PPT,玩命的干起了通道业务,经过一个多月没日没夜的拼抢,终于搞了100来个亿,虽然费率不高,但体量大,收入也还可以,忙完的那一刻,四两虽然几近虚脱,但内心还是忍不住盘算起来,按之前谈的分成比例,自己起码能入手几百万啊,湘河总诚不我欺。

然而,还没等四两拎着算盘去找湘河总,湘河总先找了四两。湘河总一改往日的苦大仇深,变得慈眉善目,满脸堆笑,四两啊,怎么样,这会儿找着点业务的感觉了吧?这种业务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分给你做就是感受一下做业务的快感,历练一下你的推动能力,培养一下做项目的感觉,要不然你永远也入不了这行的门,永远不知道这业务该咋干。所以呢,这一单呢你就不呀哦纠结分成比例了,但放心,有了这么好的开始,后面不愁没业绩,我亏待不了你的。

湘河说的唾液横飞,听着好有道理的样子,四两也就没再追问,何况湘河总不是说了嘛,不会亏待你的。所以虽然还没看到钱,但四两似乎比之前更有干劲儿了。

有了这单通道业务的基础,又招了几个新人,经过一段时间的磨(撕)合(逼),团队业务终于些许起色,这段时间人员来来去去,让四两很是不解,这干的好好的,钱景无限的,怎么就走了呢,年轻人还是太浮躁,这山望着那山高的,自己是下定了决心要在这干出一番事业的。

彼时,四两已经算老人了,公司人员流程也熟络了,于是就开启了穆桂英属性:阵阵部落,就很是玩命的参与了几乎每个项目,团队收入也有了很大的上涨,秋风瑟瑟,又到了该论功行赏的季节。

湘河发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对团队这段时间取得的成绩表示了保守节制的肯定,接着话锋一转,几乎是声泪俱下的说到:团队目前正是打基础的阶段,一定要有原始积累,如果赚了点钱就都吃光喝光花完分净,还怎么扩张,还怎么壮大,还怎么做成信托公司里的信托公司。你们也一样,正该奋斗的年纪,不该选择舒适,不该满足于眼前这一点微不足道的成绩,要不断的锻炼自己,提升自己,不要只看眼前的蝇头小利,要有大格局,看长远,成大事者要不拘小节,不计较一时半刻,一城一地的得失。大家再咬牙坚持一下,等我们干成公司第一大部门,你们在公司里就可以横着走了,到那时,钱还不就是个数字,大家放心,这个钱我会替大家花到刀刃上的。

散会,干活。

团队的几个骨干陆续都走掉了,要么自立山头,要么另投他处。四两心灰意冷之下,也几次要走,都被巧舌如簧的湘河苦口婆心的劝了下:。你跟他们不一样,你跟了我这么久,最后打下多大的天下,都是你我共有的,你是我的合伙人,更是我的兄弟。说到此处,湘河眼圈都红了,四两心软,就又动摇了,几个很好的机会也就这样错过了。

这一年,业务愈发难做了,公司开始鼓励有业绩留存的团队与公司共同出资,设立投资管理公司,实现团队公司化运营,通过投资管理公司落地的项目,团队分成比例进一步提高,另外还享受股权分红,又有现金,又有股权,未来甚至还有上市的可能,湘河如是说,但却远没有了当年的豪气,但还是郑重承诺,今年投资管理公司业绩达标,就给你们一人分一套房,一辆车,一次全家海外游……

四两也不知是听清了还是没听清,茫然的不知道是点头还是摇头的做了个很奇怪的动作就默默退下了。冷静下来一想,自己这些年靠着点辛苦钱还过节费一样的年终奖攒了点继续,如果拿着这血汗钱入了股,最后啥逑项目没搞成的话,那不相当于自己拿钱给自己发工资了嘛,媳妇儿还不跟自己翻脸啊。坚决不行,这次四两打定了主意:宁可失业,不能单身。

四两终于决定离开了,但外面却再没有了当初的好机会,满耳满眼都是:你愿意为了梦想996吗?“69就可以,996就算了,身体吃不消”,四两自言自语的咕哝了一句。

曾经豪情壮志,要以梦为马,不负韶华,到最后,却浑然不知燃烧的是谁的青春,又成全了谁的的梦想,而梦想又照进了谁的现实。

业务不好干,人心又思变,湘河觉点有点乱,但他很快就又恢复了冷静,这帮鼠目寸光的反骨仔成不了大事,没有你们,我就亲自操刀,想到这,湘河愤愤然打开四两之前做的PPT,默默的把100后面加了个零,又修改了一下落款日期,志得意满的发了出去。

这么多年过来,湘河可以每次眉飞色舞,绘声绘色的跟新人们描绘当初入行时领导跟他们描绘的美好蓝图是如何牛逼闪闪的实现的,但他永远也不会跟他他们说,当初领导是如何拉他入坑的。

当年,在阜成门地铁口,背井离乡立志要发财回家盖大房子娶村花的湘河支起了灌饼摊,凭借着出众的技艺,童叟无欺的质量和价格,以及自己叨逼叨的幽默家乡话,湘河的灌饼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如火如荼,每每跟立在一旁吃饼的金融白领们东拉西扯,谈笑风生,久而久之,也知道了一些金融行业的行话,于是,就常跟食客们吹嘘,说自己要搞连锁加盟,全国开上一千家分店,然后独立上市,以后全金融行业的鸡蛋灌饼,我都承包了……

直到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湘河的贵人出现了,湘河又开始有的没的兜售他的梦想,那领导虽然觉得这小子特么太能吹牛逼,但见其给自己的灌饼加的生菜萝卜干比较多,也就不觉得湘河如何讨厌了,便随口说了一句:

你这小伙子口才不错,思路清奇,我们这正是用人之际,你就别在这摆摊烙饼了,跟我去干信托吧!

好的。

四两博千金~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