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行APP“大战羊毛党”,“薅”了一万多张爱奇艺会员卡的人被判刑了

作者: 侯小溪
由招商银行推出的掌上生活APP不仅是部分年轻人的最爱,也倍受“羊毛党”的骚扰,日前,山东一个“薅羊毛”工作室成员被判刑了。

1999年,赵本山等主演的小品《昨天今天明天》令“薅羊毛”一词深入人心。

21世纪,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让“薅羊毛”的内在意义再度扩展。各类消费APP提供的给用户大至旅游机票,小至视频会员卡都成了"羊毛"。

今年2月份公布的裁判文书网判决书,一伙专业的“薅羊毛选手”,成立工作室、买入个人信息,进行“薅羊毛”,“薅”了一万多张爱奇艺月卡,真是将掌上生活APP“薅秃了”。然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几位薅羊毛高手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

购买个人信息办银行卡

裁判文书显示,被告孙鹏飞,及朱某伟、陈怡君、叶建材,都是“大飞工作室”的员工。被告人张彬,是黑龙江省红兴隆管局质量监督局职工,

张彬从他人处购买个人信息,利用这些信息在“上行快线”注册银行卡号,随后将其中约700条信息销售给被告人孙鹏飞,从中获利一万余元。

此外,张彬多次充当“中介”,卖给孙鹏飞银行卡信息。孙鹏飞自己也多次购买个人身份信息和农业银行卡信息。

 

成立工作室薅羊毛

孙鹏飞于2017年10月份开始,在莱阳市租赁房屋,在屋内架设局域网、布设电脑,并先后招聘其他被告作为员工,提供在网络上购买的信息。

这些工作室员工,用自己及亲友的身份信息办理银行卡后,利用上述信息直接或利用身份证生成器,生成虚假信息,然后在招商银行“掌上生活”APP注册,骗取积分,兑换礼品,再对外销售获利。

工作一段时间后,这些“大飞工作室”成员,“薅羊毛”薅出了分工,2017年12月后,朱某伟负责发放信息资料,叶建材负责联系电话卡商提供手机号和验证码,陈怡君负责统计各员工兑换的礼品及发放工资。

经过专业化分工,这些人的效率显然非常高。

他们兑换了一万多个爱奇艺会员月卡,七百多杯中杯星巴克,还包括“1元吃鸡辣翅+小薯组合兑换券”等令人眼花缭乱的“羊毛”。

其中,涉案的爱奇艺会员月卡共计价值人民币约121990元,罗技无线鼠标共计价值人民币15092元。

 

被判诈骗罪

最后,法院认定,这位“薅羊毛”工作室的创办者孙鹏飞违反国家有关规定,以其他方法获取个人信息,情节严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分别构成侵犯个人信息罪、诈骗罪。

而对于薅羊毛所得的犯罪数额,法院给予了比较详细的分类计算。

判决书认为,关于犯罪数额问题:1、涉案的爱奇艺会员月卡、罗技无线鼠标,均有鉴定机构的价格认定,依法予以认定;2、招商银行的商城券,可在招商银行自有平台上兑换等价商品,具有货币的相关属性,依法予以认定;3、其他未做鉴定的流量券、饮品券、体验套餐券等物品,依法不予认定;对各被告人利用自己及亲友的身份证号码直接兑换的积分及物品,应于犯罪数额中扣除。

最终,“薅羊毛”的工作室相关人员被认定侵犯个人信息罪及诈骗罪。

工作室创办者孙鹏飞犯侵犯个人信息罪,判处拘役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

继续追缴被告人孙鹏飞的违法犯罪所得,责令被告人孙鹏飞对尚未退赔的被害人的损失予以退赔,发还被害人。

而工作室的其他成员,也分别被判处缓刑及罚金。

 

如何界定合法界限

因各大银行对APP装机的重视,推出了许多对使用积分的激励,而由此,也有很多“薅羊毛”党混迹其中。

随便搜索“掌上生活”、“薅羊毛”关键词,就有教你怎样薅羊毛的存在。

甚至,有网站中,设置了专门的掌上生活“薅羊毛”论坛。

然而正如上述判决所示,使用亲友的信息薅羊毛、自己的信息薅羊毛都可以,如果动了歪心思,可就要遭受法律的严惩了。


薅羊毛的诞生与银行APP的营销揽客策略大有关联。某种程度上,“羊毛党”与羊毛共生共存,这场大战,短期内还没有终结的可能。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马上领取2019全球市场机会。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