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印尼要换首都了!

来源: 地球知识局
4月28日,印度尼西亚发表声明,表示现任总统佐科已经同意迁都,要将首都从拥挤不堪的雅加达迁出,另寻新址。拥有2.6亿人口的印尼是世界第四人口大国,迁都将影响数千万人的就业和生活。东南亚的地缘格局,也可能发生巨变。

4月28日,印度尼西亚发表声明,表示现任总统佐科已经同意迁都,要将首都从拥挤不堪的雅加达迁出,另寻新址。

而迁都团队已经走访了众多候选城市,很有可能把首都选在加里曼丹岛(婆罗洲)的帕朗卡拉亚。

这可是一件国际大新闻,拥有2.6亿人口的印尼,是世界第四人口大国,一旦迁都,将会影响数千万人的就业和生活。而东南亚的地缘格局,也可能因为这次迁都而发生巨变。

那么印尼总统为什么突施冷箭,向国际社会表示要迁都呢?

超级都市雅加达

印尼是太平洋上的一个群岛国家,全国有6000多个岛屿。不过比那些只有星散小岛屿幸运的是,印尼拥有众多大型岛屿,包括爪哇岛、苏门答腊岛、加里曼丹岛中南部、巴布亚岛西部和在《流浪地球》里怒刷了一波存在感的苏拉维西岛。

这些大岛屿,也正是印尼人口的主要集中地。尤其是在面积上不占优势的爪哇岛,是印尼人口最稠密的岛屿。占到印尼人口40%以上的爪哇人(也是印尼的主体民族),就主要生活在爪哇岛上。另外还有20%的少数民族国民生活在这里。

这催生出了印尼最大的两座城市——雅加达和泗水(苏腊巴亚),以及在人口上排名前列的,中国人也很熟悉的万隆。

印尼人口前十五大城市中爪哇占了九个,雅加达加上周边卫星城市组成的城市群人口规模极大,而加里曼丹岛和西巴布亚则无一城市入选

能够在一座面积并不算大的岛屿上集中如此众多的人口,爪哇岛肥沃的土壤功不可没。

爪哇岛是一座火山运动催生的岛屿,现在仍有112座火山,其中35座是活火山。而在更久远的地质历史上,爪哇岛还有过至少38座活火山。

这些火山曾经的喷发为爪哇岛留下了厚厚的火山灰土层,而这种土壤的肥力极佳,有利于农作物生长,也有利于生活在这里的先民进化出农业社会,并在此后的历史上长期保持其人口和文明。

事实上,印尼的历史,主要就是一部爪哇史。无论是受到印度影响的印度教和佛国时代,还是印尼与华人、荷兰人的互动,都主要集中在爪哇。其次则是其西侧的苏门答腊岛,但爪哇人仍然是印尼历史活动的主体。

不过位于爪哇岛上的首都雅加达却没有爪哇岛自己这么悠久的历史。

16世纪,葡萄牙人先于各国殖民者发现了印尼,在和当地国王交涉后,他们选在了西爪哇吉利翁河河口的一个小渔村建立自己的小码头。这个码头,就是今天雅加达北部沿海名胜古迹云集的巽他卡拉巴,而这个码头也成为了雅加达的城市起源。

这个由葡萄牙人建立的港口小城很快在殖民者的建设下成长了起来,此后在本土国王、荷兰东印度公司、英国政府、荷兰政府之间反复易手,成为了东南亚海运商贸的中心城市。到了1950年荷兰殖民政府退出印尼时,雅加达已经是爪哇岛上最大、最国际化的城市了。

印尼国父苏加诺很喜欢这座城市,不过他同样认为这座殖民时代的城市带有的外国气息过于浓郁,不利于印尼独立后的本土意识建立,于是在雅加达进行了一系列大型基础建设,成果包括国家纪念碑、新议会大厦和雅加达主干道谭林路(M.H.Thamrin Road)。

这一系列城市建设开启了雅加达作为印尼国家中心的开发之路。

荷兰人的最爱?

虽然葡萄牙人很看重雅加达港口属性,但雅加达作为一座巨型城市其实有地理上的风险。

雅加达是吉利翁河下游的冲积平原,水网密布,共有13条主要河流流经这座城市。因为水系发达,在葡萄人到来之前,雅加达市的北部地区还是一片沼泽。即使到了现代,在东南亚雨水丰沛的雨季,雅加达也因过于发达的水系而容易发生水灾。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印尼政府早在1970年代就和荷兰人合作设计了两条洪水运河,通过地下水道疏导这13条河流的大水到运河中。但因为雅加达人口稠密,征地困难,这个项目一直到2013年都没有完成。而那一年,雅加达发生了大型洪水,城市交通完全瘫痪,并有47人死亡。

在海洋方向上,雅加达也很危险。这座城市的最低处海拔是-2米,并有超过240平方公里的土地低于海平面,在城市北部必须依靠堤坝缓解海水的冲击。2007年,雅加达就曾发生过灾难性的海水倒灌,造成50万人受灾。

同样,在荷兰人的帮助下,印尼政府也启动了一项雅加达巨型海堤的计划,准备在北部海水中建设17个人工岛,并用巨墙将其相连,以阻挡海水。

但在海洋中建设如此大规模的工程,同样有很多阻力。最大的问题在于,防波堤在阻拦海水侵入的同时,也影响了雅加达污水向海水的排放,很可能会在堤坝和城市之间形成一条臭水带,恶化雅加达本已不佳的环境。

而在面临洪水威胁的同时,雅加达自己的地质条件也不争气。

构成雅加达地质结构的物质,主要是河流带来的泥沙。考虑到海洋侵蚀的存在,这样的地质结构远远称不上稳定。据统计,这座城市每年下沉5~10厘米,北部海岸的下沉幅度更大,达到了每年20厘米。相比之下,国内地质条件和雅加达类似的上海,自1900年以来也只是沉降了30厘米,可见雅加达的城市地基何其松软。

但这一切都阻止不了印尼人民对首都的向往。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往往有快速向首都集中的趋势,这和国家经济体系尚不完善,行政力量影响经济建设有关。熟悉了一线城市人口爆炸和中部省会一城独大的中国人对印尼人民的选择不会感到陌生。

1970年,雅加达人口450万,到2010年已经到了950万,翻了一番,现在更是已经达到了1200万人左右。而这还只是在市区居住的合法常住人口,如果算上在包括周边茂物,德波,唐格朗和贝卡西在内的大雅加达地区,总人口能达到3000多万,占到印尼总人口的11%。

这让印尼成为了世界最大都市圈的有利竞争者。

目前东京凭借众多卫星城和极高的人口密度,在世界城市圈排名中稳坐第一把交椅,而上海、新德里、雅加达,根据各方口径不同,在各种排名中都成为第二名。亚洲大城市的人口聚集度不容小觑,而雅加达显然已经从中脱颖而出。

何处起高楼

地势低洼带来的洪涝威胁,以及巨量人口带来的市政管理压力,确实已经让雅加达不堪重负。而且当这两个危险因素叠加时,印尼可能面临失去全国最精华土地和最精英人口的危险,选择迁都确实有理有据,不能说是总统佐科一拍脑袋的产物。

其实早在50年代印度刚刚独立的时候,苏加诺就曾提出过要迁都。有意思的是,这位国父选择的地点是加里曼丹岛上的帕朗卡拉亚,和现在印尼政府透露的备选地点之一相同。

两代总统的英雄所见略同,理由也如出一辙:这将有利于印尼各个地区的均衡发展,减少现有首都地址沉降和火山威胁。只不过有了这几十年世界各国迁都的经验教训,佐科还能找到巴西和哈萨克斯坦等城市作为样例,辅助自己的论断。

然而就以印尼官方一直强调的巴西利亚来说,并不是一座很好的样板城市。尽管在规划之初,巴西利亚在图纸上的美感让世界各国都羡慕不已。但后来事实证明,过度追求图纸上的美感和行政规划的便捷性,让巴西利亚成为了一座不宜居的城市。

宽阔的街道以通车为主要目的,市民行路极为不便。而明确的功能区划也让通勤时间变得难以忍受。

更可怕的是,在快速进步的发展中国家经常出现的贫民窟问题,在巴西利亚这座本应充满美感的城市也出现了。考虑到印尼大城市的贫民窟问题也曾是困扰政府的大难题,巴西利亚的负面效应恐怕也会在帕朗卡拉亚这样的新址出现。届时首都管理又将成为一个大难题。

而且相较于人口稀疏的巴西高原上的巴西首都,印尼方面还要面对岛屿土著居民的问题。

帕朗卡拉亚目前拥有25万人口,而其所在的加里曼丹岛上,人口成分极为复杂,不仅有爪哇人和他们熟悉的巽他人、马都拉人,还有马来人和华人等和爪哇人关系冷淡的少数民族,以及部分在加里曼丹土生的少数民族。想和巴西利亚一样在白纸上画出一座城市,并快速推进建设非常困难,而且还要面临民族关系处理的难题。

另外,帕朗卡拉亚虽然是印尼土地面积最大的城市,但是这座城市的开发程度并不高,主要的地貌是热带森林。清理森林为新城腾出空间,也是一个大难题。这也是为什么印尼官方对迁都事宜仍然比较保守,认为参照巴西利亚的经验,至少还需要5~10年的建设时间。

所以为了规避这些难题,印尼也有议员提出根本没必要新建首都,只要在大雅加达地区进行功能分流就可以了。

其实在2017年,就有人提出了把首都功能迁到雅加达东南40公里的荣果尔(Jonggol)的建议。这样政府相关设施就可以从雅加达市区分流,而相关人员也可以保留在雅加达的家庭,每天只需要有限的通勤就可以上下班。这个方案,继承自另一位印尼强人苏哈托。

但按照现在印尼官方的口径,已经考察的备选首都全都在加里曼丹岛上,那么可能的选项就不多了。根据过去印尼政坛的声音,这些城市可能是更靠近爪哇海的马辰(班贾尔马辛)、与苏拉维西相望的巴厘巴板,以及华人众多的坤甸(兰芳共和国旧址)。

只是从总统对巴西利亚浓厚的兴趣来看,他可能还是比较喜欢白地新建一座城市。缺乏城市基础的帕朗卡拉亚仍然是最热门的选项。

人类的规划和创造欲望,还真是无穷尽。

本文来源:地球知识局 (ID:diqiuzhishiju),作者:猫斯图,制图:孙绿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