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注册资本、毒app独立融资,虎扑的上市辅导期过得不平静

来源: IPO早知道
据IPO早知道消息,虎扑已于3月份启动A股上市辅导工作。上周,虎扑体育的工商信息也发生了一次变更,注册资本从此前的约11,789万元增加7.92%至约12,723万元。同时,贵人鸟董事长林天福之子林思亮退出了董事名单。

本文来源:IPO早知道 (ID:ipozaozhidao),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据IPO早知道消息,虎扑已于3月份启动A股上市辅导工作。上周,虎扑体育的工商信息也发生了一次变更,注册资本从此前的约11,789万元增加7.92%至约12,723万元。同时,贵人鸟董事长林天福之子林思亮退出了董事名单。

来源|本文由IPO早知道(ID:ipozaozhidao)整理撰写,文中观点仅供参考

编辑 | C叔

排版 | C叔

C叔注意到,在过去一周内,“虎扑”这2个字显然在整个创投圈内掀起了一番不小的波浪。

4月23日,上海证监局披露了虎扑(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辅导备案情况,中金公司和东方财富证券,辅导工作已于3月启动。按照A股交易市场的规定,辅导期至少为期3个月,即虎扑体育最快于6月中旬完成辅导工作并结案。

值得注意的是,在证监局披露虎扑拟上市的第二天,虎扑体育的工商信息也发生了一次变更,注册资本从此前的约11,789万元增加7.92%至约12,723万元。同时,贵人鸟董事长林天福之子林思亮退出了董事名单,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名为李玉萍的名字。

不过,C叔暂未发现其与虎扑体育及投资方的任何关联。

而就在4月29日周一下午,36氪发布消息称球鞋交易平台“毒”已于近期完成新一轮融资,投资方为DST,投后估值达10亿美元,已然成为了一支新独角兽。

一周前,据国外创投内容平台crunchbase的消息,DST极有可能同样以投后估值超10亿美元的价格领投StockX的新一轮融资,GGV Capital也有可能参与到本轮融资中。在此之前,StockX已完成了总计5,000万美元的融资。

StockX正是毒的对标企业。Crunchbase的报道还指出,截止去年9月,StockX每年的收入能达到至少7亿美元。

根据36氪援引接近交易的相关人士的消息,2018年中旬毒每月GMV接近2亿元,保守测算,预计2018年全年可达20-30亿元,2019年达到60-70亿元。

从这个数据上可以看出,毒和StockX的收入金额都已达到了一个较为可观的数据。DST此次或接连投资两家同一商业模式的公司,一方面是采取了顶级VC惯用的选择押注某一赛道、投资该赛道所有头部公司的打法;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DST对于上述两家公司的认可。

毒App上线于2015年7月,以球鞋鉴定业务起步,并在2017年8月推出了“先鉴别后发货”的购物流程,打通了整个球鞋交易的闭环。去年下半年起,毒开始陆续上线服饰、手表、数码等类目的商品,自己的平台介绍也从“高端球鞋交易平台”变为“潮流单品交易平台”。

二级市场交易平台这一概念由来已久,毒无非是选择从球鞋市场切入,并作为中间的鉴定方,通过C2B2C的模式,串起买卖双方。其本身最直接的收入来源则为一是收取卖方的佣金,比例通常为9.5%,不过也会随交易方式(在求购模式下,佣金比例会降低许多)以及每月的流水和订单数有所优惠;二是收取买家的鉴定费用,此指非从毒平台本身购买的商品,买家若对物品的真假有所疑义的话可通过毒平台进行收费鉴定。

关于球鞋交易平台怎么运作以及如何从B、C两端获客,C叔在此不作过多赘述,在毒之前亦有NICE、GET等平台获得过风险投资机构的青睐,已完成E轮融资的YOHO!也在去年年底开始进入该领域,具体的商业模式其实大同小异也并不复杂。

这里C叔反而更想讲讲毒和虎扑之间的种种联系。

工商信息显示,毒的公司主体是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杨冰,即虎扑体育的联合创始人。同时,另一占比最大的个人股东陈桃良则原为运动营养平台卡路里的创始人,卡路里的股东名单中同样出现了虎扑体育的身影。2016年1月31日,卡路里还获得上市公司金达威(002626)的2000万元现金增资,作为交换后者获得卡路里20%的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在昨日36氪的报道中,其只提到毒在2018年年底完成了一轮数千万美元的融资,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中国、高榕资本和普思资本。但事实上,去年10月,毒的工商信息曾发生一次变更,投资人中增加了虎扑(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同时,虎扑体育与贵人鸟、景林资本共同成立的体育产业投资基金动域资本官网显示,投资案例中也赫然出现了毒这一项目;而工商信息中再次出现新投资方(仅有普思资本的名字)的时间则为今年1月18日。

由此时间点不妨可以作一假设,在红杉资本、高榕资本以及普思资本进场之前,虎扑内部(即动域资本)已完成一轮财务投资,而后才开始接受外部第三方的一线基金进入。

此外,在虎扑创始人兼CEO程杭的朋友圈里,他也曾频繁为毒App进行宣传。

可以说,在经历了4年前的上市失败后,程杭和他的虎扑体育显得更为小心谨慎。4月23日虎扑内部也曾发布过一份邮件,希望员工面对媒体询问时“不主动、不回应、不牵线、不乱说,要集中、要陪同、要确认、要严谨”。

过去5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这一被业内称为“46号文件”的政策让中国的整个体育产业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阶段,诞生了数以万计的体育创业公司;如今,当泡沫散去,加之经济环境的下行、资管新政的发布导致一级市场变冷,体育产业也正逐渐趋于平静和理性。

但愿,作为体育行业标志性企业的虎扑体育这次能够顺利登陆A股,能给处于寒冬里的这个行业注入一丝温暖。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