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居乐CFO离职:稳健房企跨越千亿后经历爱与痛的边缘?

来源: 地产人言
稳健之殇

本文来源:地产人言 (ID:dichanrenyan),作者:Nanako

首席财务官张森已递交辞呈,于6月1日生效,并将由副总裁潘智勇接任。

01张森与继任者潘智勇

张森提交辞呈的理由,公告上写的是:因其个人原因及需要更专注于家庭事务。当然,高管离职公告上书的普遍都是“个人原因”,具体原因大概也只有本人知道。

张森今年55岁,2013年加入雅居乐,主要负责的是财务管理、会计、资本市场、企业事务及投资者关系。

一览张森的履历,在加入雅居乐前,张森于丽新、丽丰等多家香港企业以及国际投资银行任职,且毕业与伦敦大学,具有很深的海外背景。

此前49岁的张森凭借其丰富的香港企业履职经历以及对其海外背景,被彼时注重港股市场市值管理以及海外融资等工作的雅居乐看中,坐上了雅居乐CFO的宝座,并且一坐就是6年。

比较有意思的是,张森离职后接下这一重担的副总裁潘志勇今年恰好也是49岁,在一样的年纪接下同样的担子,49岁恰是CFO最才干与精力的双优年龄?

而即将接班的潘智勇其人,一览其履历,艳姐发现在2017年张智勇加盟雅居乐任副总裁,主要负责财务管理、投资业务、法律事务、人力资源与行政管理等。

在加入雅居乐之前,潘智勇其实一直都是“体制内人才”,银行出身的他甚至曾任中国农业银行广东省分行行长助理级副行长等多个重要职位。

像潘智勇这样的人也是现在房企最喜欢招揽的香馍馍。最直接的原因就在于现在房企融资难啊,海外融资成本又高,虽然今年以来房企,想好好融一笔不那么贵的钱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知情人士告知艳姐,实际上,潘智勇进到雅居乐之后就已经开始负责融资方面的事宜了。因而此次潘智勇继任其实完全在预料之中。

02稳健雅居乐之困

作为一家老牌房企,雅居乐还是一家相当稳健的房企,但是其实往往稳定的企业,由于过于安逸、步伐太慢等等原因,背后常常存在着不小的问题。

而显而易见的是,不管这场人事变动背后的缘由为何,结合近期一批老人的离开。

一定程度反映出,作为稳健的老牌房企,雅居乐目前也正面临着:规模化之前标准化程度较低、区域与军团授权冲突、家族化管理严重、人才发展体系薄弱等问题。

1、造血功能放缓

雅居乐此前公布了2018年业绩报告,销售额首破千亿大关,达到了1026.7亿,同比增长14.5%。

同时营业额达到561.45亿元,整体毛利及净利润分别为246.74亿元及83.58亿,分别同比上升8.8%、19.3%及23.3%。

但是2017年业绩会上,雅居乐定下的2018年初步销售目标是到1100亿元,显然最终的业绩与既定目标还是相差甚远。

2017年雅居乐销售额同比增长率有52.36%,但2018年却跌至14.38%。

雅居乐给出的解释是其重仓的海南市场在去年就严重“拖累”了雅居乐前进的步伐。要知道,2017年雅居乐在海南的清水湾单个项目就创下了178.9亿元的销售业绩,而去年海南市场整体的销售额仅在100亿左右。

而随着2019年海南市场进一步紧缩,这种影响在短时间内难以消除。

要知道曾经雅居乐也辉煌过,也曾做过Top10,在最辉煌的时候甚至与碧桂园、富力并称“华南五虎”,可近年来却略显后继乏力,也在逐渐掉队。

中房协2018年500强房企榜单中,雅居乐排在第18位。相较于曾经的笑傲江湖,肆意张扬,近年来,雅居乐显然要低调很多,也更加求稳。

在2018年业绩大会上,集团主席兼CEO陈卓林公开表示,2019年雅居乐的销售目标是预售金额达到1130亿元,比之2018年的目标仅增加了30亿,同比所求增长也不过10%。

雅居乐的求稳心态逐渐彰显出来,造血功能进一步放缓。

这个状况不止是雅居乐,在很多粤系老牌房企上都有体现,包括佳兆业、富力在内。相比近年来在行业内越来越举足轻重、迅猛上升的浙系、闽系房企,这些房企则是颇有种气力不足、缺乏进取心、得过且过之感,随着人员和经营思路的老化,也越发“泯然众人矣”。

雅居乐在规划化之前标准化程度太低,也导致区域跟集团授权冲突,也在这两年集中爆发出来。

2、负债攀升,授信额度告急

2018年,雅居乐负债总额高达1754.65亿元,同比增长了47.2%。净负债率也上升到了79.1%。

雅居乐2018年报截图

而值得注意的是,雅居乐在过去的时间活跃于融资市场,其债务也在越滚越大。2018年,雅居乐总借款为885.29亿元,其中短期债务就有353亿元,同比增长30.2%。

甚至在财务费用支出方面同比增长了高达205.4%,而可以预见的是,随着融资成本的提升,未来短时间内雅居乐的财务费用支出还是会居高不下。

雅居乐2018年报截图

虽然2018年雅居乐的账面余额还有450.62亿,偿还短期债务还是不在问题;但与此同时,截至2018年年底,雅居乐未动用的授信额度仅余人民币27.33亿元

要知道国内大部分房企的授信额度在千亿以上,这么点授信额度显然是不够看的。

除此之外,在2018年年报公布之后,雅居乐随即就被多家投行机构给予“减持”评级。

雅居乐的融资困境似乎进一步加大。过去的时间里,雅居乐多次发起美元债,2019年雅居乐所披露的融资只有一笔6.7%的美元优先票据,而在2018年雅居乐曾发行过一笔利润高达9.5%的美元优先票据。

对于雅居乐来说,开拓境内低成本融资途径似乎颇有些迫在眉睫。把CFO一职交给银行出身的潘智勇,或许也是期许其能为雅居乐的融资困境带向柳暗花明。

3、人才发展体系薄弱,老人频频出走

事实上,除了CFO的职位更迭,向来以稳健著称的雅居乐最近其实离职的人员不在少数。

前面艳姐也提到了,雅居乐的人员老化其实较为严重。但是在2017年的时候,雅居乐跨出了一步,外聘了一批人员,并且给的待遇远高于老人,据说此后就开始陆陆续续走了不少老人。

而一览雅居乐的董事会成员,除了黄奉潮、陈忠其之外,其余六位执行董事与非执行董事皆为陈家人,家族化管理严重:

张森选择离开艳姐猜测也与此有一定关联:熟悉的旧人一波波地走,难免萌生去意,加之艳姐听闻其实张森在CFO一职上坐的并不那么舒坦,握在手中的权利并不那么多。显然作为家族企业的雅居乐,依然没能避免民营房企的通病。

03炸子鸡CFO应具备怎样的?

显而易见的是,随着近年来以来融资成本的迅速上升,自去年以来,CFO也迎来了一波离职潮,尤其是在中小型房企。

那现在的房企需要怎样的CFO呢?

此前CFO离职频繁主要还是在于前几年市场放松的时候不少房企快速扩大规模,用足了杠杆,但是出来借的总是要还的,这两年楼市紧缩使得房企更需要资本的支持,也就对CFO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尤其是融资方面的要求。

因而,你会发现,现在不少房企甚至有两个财务老大:一个主外负责投融资,一个主内负责集团财务。这也是在不明确的市场下房企裹紧棉被更加谨慎的表现。

而这其中最重要还是对融资方面的要求,有的房企手里没那么多现金,需要融资去进一步扩张发展,更有较为艰难的房企需要拿到新债去抵旧债,而问题就在于如何拿到低成本的长期债。

像碧桂园那样靠现金流就可以过活的房企毕竟是少数。

如果您喜欢本文,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