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全球经济放缓风险

来源: 李云洁
在IMF半年内连续3次下调2019年世界经济增长预测,发达经济体PMI指数下行的背景下,今年的世界经济和2015年越来越像,需要警惕今年以及明年全球经济周期性放缓风险。

本文来源:李云洁 (ID:gh_e3d8f2b74b30),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在IMF3次下调2019年世界经济增长预测,发达经济体PMI 指数下行的背景下,今年的世界经济和2015年越来越像,需要警惕今年以及明年全球经济周期性放缓风险。

一、美元大涨与油价大跌或预示经济放缓

时间回到2014年10月份,当时美元出现了4个月的单边上涨,而原油刚经历4个月大跌(事后证明二者的趋势仅是过半),IMF当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中,对2015和2016年世界经济的预测是逐年走高(用IMF的预测来代表市场的一致预期)。用2018年10月份IMF的GDP数据可以发现,世界经济在2014年就已见顶,2015和2016年IMF测算的真实经济增速都远低于IMF在2014年10月的预测。

图1: 2014年油价大跌后2015年2016年经济增长不及预期

数据来源:IMF

是什么导致了IMF当时的预测出现如此大的误差?从下图IMF对发达和发展中经济体增速的预测可以发现,15和16年主要的预期差来自发展中经济体。发达经济体在2015年是符合IMF的预期的,但在2016年也出现了明显预期差。

图2:预期差主要在发展中国家

数据来源:IMF

实际上不仅是2015年如此,我们使用了1985年以来的发达、发展中经济增速和原油及美元增速做同向性分析,结果如下:73%的年份里原油和发展中经济增速同向变化,而61%的年份和美元负向变化;而发达经济增速和原油及美元都是60%以上的概率同向变化。也就是说原油价格同比大跌时,两类经济体增长放缓的概率都超过60%,发展中放缓概率更高。如果叠加强势美元,则发展中经济体放缓概率就更大了。

图3:发展中国家经济和原油同向变化

数据来源:Bloomberg

二、为何油价和经济增速同向变化?

以上的分析只是统计结果,接下来我们试图从基本面角度解释这种同向性。

首先,油价大跌势必拖累产油国经济增速。2014年油价暴跌导致俄罗斯2015和2016年GDP衰退2.8%和0.2%。石油作为大宗商品之王,其价格的下跌也会拖累其他资源品价格。除了中东和南美的石油主产国,挪威、巴西、马来西亚、澳大利亚、加拿大也会受影响。

图4:今年资源国经济增长面临下行压力

数据来源:Bloomberg

注:2季度油价同比增速按照WTI 62$/桶计算

以巴西为例,2014年2季度到2016年3季度,巴西实际GDP显著下滑,本币大幅贬值。而本币贬值又导致其国内通胀跳升和资金外流。为了挽留国际资本,避免债务危机,央行不得不在经济衰退的情况下大幅加息。这一恶性循环直到2016年原油价格触底反弹才逐渐改善。

图5:油价下跌导致巴西陷入滞胀和资金外流困境

数据来源:Bloomberg

其次,一方面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会降低制造国生产成本,但另一方面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会导致投资驱动型的重工业经济体的产能过剩。如下图所示,中国经济的放缓对上下游产业链的制造业国家产生了共振(图6)。2016中央政府实施的供给侧改革缓解了我国上游行业产能过剩问题,重新启动了产能扩张周期,并带动了全球经济在2017年的复苏。

图6:制造国经济普遍低于预期

数据来源:Bloomberg

最后,油价下跌本身是有利于以消费为主导的国家的,特别是美国这种消费占GDP近70%的国家(图7)。

图7:低油价有利于美国消费

数据来源:Bloomberg

2015年美欧日经济增长基本都符合2014年底的市场预期。但2014年油价暴跌对美国页岩油企业缩减开支以及美联储紧缩效应在2016年体现出来。美国和日本经济在2016年都显著低于2014年底的预期。欧洲经济不受影响的走自己的复苏周期。

图8:消费国受油价影响不大

数据来源:Bloomberg

总结一下,原油价格同比增速陷入负增长后,对全球经济通常意味着下滑风险,而对不同类型的经济体影响各有不同(图9)。资源国一定是绝对受损的,制造国一方面有降低成本利好,一方面又会受到产能过剩订单减少冲击。而消费型经济体则走自己的经济周期,受当年的油价波动影响有限。

图9:油价下跌对不同经济体影响

三、下半年全球经济体或进一步放缓

今年和2015年相似的地方在于,都是经历了前一年油价大跌和美元大涨以及中国经济放缓。不同的地方在1.今年油价同比跌幅没有2014年大;2. 2015年美、欧、日经济景气向上,今年美欧日经济增长大概率放缓。今年4月份,IMF经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测从3.9%(去年7月份预测)下调至3.3%,降至2016年水平。

图10:市场对欧日经济增长预期不断下移

数据来源:Bloomberg

即使是在市场已经不断下调经济增长预测的背景下。新兴经济体下行压力还是有被市场低估可能。如图所示,用花旗经济超预期指数看,发达经济体的变化领先新兴经济体,新兴经济体未来低于预期的程度有可能跟随发达经济体指数进一步走低。

图11:发展中经济体超预期指数或下行

数据来源:Bloomberg

全球名义GDP受原油价格影响较大。假设油价维持现在水平,则全年油价同比-6%。那么实际GDP放缓叠加油价负增长后,全球名义GDP增速或较2018年下行4%。而中国出口和全球名义GDP增速相关性高达80%,加上去年抢出口效应退潮,这样推算出今年中国出口增速或显著放缓,主要压力或从5月份后显现。

图12:出口增速或跟随全球名义GDP下行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ind

主:2019年数据为预测值

以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1 条评论
李仲浩

川普干的好事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