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莱德董事长劳伦斯 · 芬克:中国人如何才能扛过“退休饥荒”?

来源: fofpower
本期我们将聆听贝莱德集团(BlackRock)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芬克的分析,了解他对中国退休养老前景的展望。

本文来源:fofpower (ID:fofpower),作者:CDF

CDF Talk(论坛演讲)是第二十届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推出的创新演讲活动,活动以“我与中国共未来”为主题,邀请十二位中外杰出人士代表,分享他们与中国的故事。本期我们将聆听贝莱德集团(BlackRock)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芬克的分析,了解他对中国退休养老前景的展望。

劳伦斯 · 芬克(Laurence D. Fink)

中国退休养老的前景展望

The Future of Retirement in China

父母教给我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人要为未来做规划。

每个人都应该学到一个人生经验,就是一定要投资。而投资当中最关键的就是长期投资。

作为一个人口老龄化严重的国家,中国有能力满足人们的退休需求,让人们在退休以后能过上有尊严、有希望、充满激情的生活。

※ 以下来自演讲内容精选:

劳伦斯·芬克:中国退休养老的前景展望

@ CDF TALK

大家下午好。很高兴我今天能来北京,天气非常好。

我想先讲一讲我的故事。

我1952年出生,在洛杉矶长大。我父亲拥有一家鞋店,我母亲在当地一所大学教英语文学。我和父母在同一栋房子住了很多年,他们俩收入还算比较稳定,但是我们绝对算不上不富裕。

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上的是公立学校以及公立大学,美国中产家庭一般都是这样。从小我们就经常问父母,为什么我们不住在一个更好的房子里,或者开更大的车,拥有更多东西?我的父母总是说:我们不需要那么多东西。

我父母非常善于攒钱。他们工作非常辛苦努力,基本上干到70多岁才退休。但是他们一直都在攒钱和投资。父母的生活方式对我的生活和职业生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家传之秘:坚持长期投资,为未来做规划长期投资应对老龄化危机坚持长期投资,为未来做规划

父母教给我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人要为未来做规划

早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就开始和我的父亲一起投资股票。我父亲一直在辅导我如何做长期储蓄。从13岁起,我就开始投资,就会去关注金融市场,了解什么叫“长期投资”,为我的未来做准备。

在我很年轻的时候,我就了解到长期投资的力量,以及复利所带来的收益

假设我父亲在我小时候给我1000美元作为礼物。如果我把这1000美元存在银行(就像很多中国人一样),这1000美元今天就会变成2万美元。但如果我父亲把同样的1000美元用来投资美国最大的指数——标普500指数,那么这1000美元现在就会变成80万美元。这是2万与80万美元的对比。

每个人都应该学到的一个人生经验就是:一定要投资。而投资当中最关键的就是长期投资。

就是这样的基础理念,让我能够和另外七位同事在1988年一起创建了贝莱德。

我们一开始只有一间小小的办公室,连八张桌子都没有。如果我们8个人同时在办公室,有人就得坐在地上。我们买了第一台电脑,就放在冰箱和咖啡机的中间。

从31年前的这个最初的起点开始,我们公司到今天已经有1.5万名员工,在全球100多个国家有100多个办公室,管理的资产规模达6万亿美元。能管理这么大的一笔钱是我们的荣幸,但同时也是巨大的责任。

此外,我们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养老基金的资产管理公司。我们的客户希望通过我们来投资。他们中有全球机构投资者、保险公司、主权财富基金,以及那些辛苦工作的个人投资者和家庭。

| 使命初心:帮人们在退休后保持尊严

在这31年的历程中,我们的指导原则和目标就是:帮助人们打造更好的财务未来。在打造这个公司的过程中,我们认为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始终不能忘记这一目标和责任。每一天,我们都应致力于确保人们的生活以及他们的储蓄能够得到恰当的管理,使他们在退休之后能够保持尊严

所有公司都应该有这样一个目标,应该制定一个愿景,就是为他们的所有利益相关者服务,包括他们的股东、客户以及员工。

如果你是一家全球公司,你一定要在每一个国家都达成这个愿景。比如在中国,你要变得更像中国本土的公司;在墨西哥,就要变得像一家墨西哥的公司。

如果没有明确的目标和愿景,公司就很难获得获得长期成功。随着我们的世界变得日益分裂,企业必须要聚焦于公司的目的和愿景,而且每天都要用实际行动去践行这一愿景。

在中国,我们贝莱德要满足中国投资者的特定需求,满足他们对未来养老的长久需求。能够为中国人民提供服务,我们非常荣幸。未来我们希望能够帮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应对挑战。为养老进行储蓄和投资,是每个人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退休不是一夜之间就完成的,也不是一个月就能够完成的,这是一个30、40、乃至50年的历程。我确实相信,在中国目前所面对的诸多挑战当中,最大的挑战可能就是养老的挑战

在全球范围内,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在面临巨大的养老挑战。很多国家的政客都不太想谈论退休养老的问题,因为退休是三五十年以后的问题,而政客们的任期一般是2年、4年或者6年。所以我们看到,各国政府现在都面临着如何应对这些长期挑战的困难。

| 养老挑战:用长期投资应对老龄化危机

在中国,人们的寿命在变长。如果我们不关注退休以后如何负担退休生活的成本,养老退休就会成为一种负担。

其实养老和退休应该是我们生命当中一件美好的事情,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但如果你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来应对养老,使你退休以后的生活能够保持尊严,这就会成为一个巨大的负担。不仅是政府、社会的负担,更会成为个体家庭的巨大负担。

这个问题在美国就非常严重。实际上在很多国家,正是人们对于退休的担忧,促使了民粹主义抬头。

在中国,这个问题前景也很严峻,因为中国老龄化的速度比其他国家更快。今天,中国65岁以上的人口已经占到了总人口的10%左右。据估计,到2050年,中国30%的人口都将是退休养老人口,所以中国面临的挑战也非常大。

我们该如何去应对退休和养老的挑战?不像其他一些政府,中国政府对此非常关心,他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2017年11月的十九大上,中国政府宣布将转变发展方向,未来需要实现能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经济增长,确保人们的福祉能够得到保证,解决收入不平等的问题。

退休生活是人民生活福祉的一部分,要确保这样的福祉,就要求我们进行真正的转型。不仅是中国人的储蓄方式要转型,中国人的投资也要转型。

我对中国能实现这个目标是非常有信心的。实际上我认为,中国有一个非常独特的机会,能够成为在全球范围内应对退休问题的领导者:因为中国人已经证实了他们有巨大的能力为未来储蓄。

看一下这里显示的中国欧盟和美国的储蓄率。中国的储蓄率非常高,这在世界范围内几乎是创纪录的。但是当前的一个问题是,大多数的钱都被存在银行账户里。

记得我说过的,当初我父亲如果把1000美元放到银行账户里,未来也就是2万美元。但是如果投在股市,那么就会变成80万。在现今的中国,收益大概也就是从1000块涨到2万块左右。如果把钱在银行里存50、60年,我相信会能有一些举措,确保人们既能够储蓄,也能投资,也能够有机会过上有尊严的退休生活。更重要的是,能把储蓄中的一部分用于当下,比如换一个大点的房子,比如为孩子存钱,给他们更多可能性。

| 储蓄vs投资:中国养老金市场的前夜?

当我们谈到美国和欧洲的退休情况时,我们认为养老金有三个组成部分:首先有政府的养老金,有雇主提供的养老金,还有个人的投资。

在美国和欧洲,为什么个人的储蓄率那么低?是因为他们有政府强大资金支持的社保系统,还有其他的福利形式,能给人们的退休提供保障。

所以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如果在中国,退休养老没有政府的支持,而更多需要个人的储蓄,就必须把这些储蓄更多地引导向投资。只有这样,才能经得起通胀和时间的考验,才能够形成社会生产力。

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即:为更多中国人建立一个强大的养老金市场。这个养老金的市场必须是人们可以信赖的,人们可以很放心地去投资,就像他们把钱放在银行一样。

长期投资的收益,能够让人们有尊严地退休。

我相信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而且在采取重要的措施来实现这一目标。监管方面的变化,也会帮助中国人和中国的养老金市场发展。

在我看来,这是中国要实现的最重要的转型之一。如果我们把一部分储蓄放到投资账户里,把另一部分储蓄用于消费,我们就能够看到中国的经济增长更上一层楼。

我认为这就是中国的机遇。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投资中国,并且作为一个长期投资者,我对中国如此有信心的原因。

虽然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应该让更多的中国人有信心进行合理的投资,就像我父亲那样。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中国将变成一个更加可持续的社会。

更重要的是,这可以使中国在房地产之外的领域提振国内的消费。中国在房地产领域的消费过多,但是在其他方面的消费不足。

此外,当越来越多的钱被引导到养老的投资上去时,国家的医疗系统就能得到改善。我们也知道现在很多人存钱就是为了老年时候医疗的需求。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我相信这都是至关重要的。

实际上,中国比美国面临的挑战还要小一些,因为在美国,大部分的个人都没有存足够的钱,没有对退休做好准备,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民粹主义的崛起

在中国、欧洲乃至全球很多国家,退休对于每个人来讲都是挑战。如果我们现在不来应对这个挑战,这个挑战未来就会变得更加严重。这是我们大家都需要关注的。

| “积谷防饥”:为传统智慧注入时代内涵

在中国有一个说法,叫做“积谷防饥”,也就是为了应对未来可能的饥荒而积攒粮食。

我想对于养老来说也是一样的,今天的储蓄和投资都是为了未来做准备,这样就不用面临“退休饥荒”,而是可以过上非常富足的退休生活。

在退休后能有尊严地生活,能去度假,并且拥有很多的机会,对于人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必须要着眼于眼前,从今天就开始重视这个问题。我们不仅仅需要关注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也要关注50年以后的事情,关注很多年以后会发生的一些事情。

在这方面,中国可以发挥领导性的作用。作为一个人口老龄化情况严重的国家,中国可以拥有强健的经济,以满足人们的退休需求,让人们在退休以后能过上有尊严、有希望、充满激情的生活。

这是全社会期待的。实现这一点,也将会使中国社会和政府更加强大。

我相信中国一定会在这方面起到引领作用。在这个过程当中,贝莱德也愿意作出贡献。

谢谢!

ABOUT THE SPEAKER

关于讲者

劳伦斯 · 芬克

贝莱德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芬克先生任贝莱德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並领导贝莱德全球执行委员会。芬克先生于1988年和七位合伙人共同创办贝莱德并带领成为全球领先的资产管理公司,为机构及零售客户提供风险管理及顾问服务。芬克先生于2016年被《福布斯》杂志遴选为“全球最受尊重的领袖”之一、2011年被《金融新闻》评为 “近十年最优秀CEO”及连续十二年获《巴伦周刊》选为“全球最优秀CEO”之一。

在1988年创办贝莱德之前,芬克先生是美国第一波士顿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及管理委员会成员。在第一波士顿公司任职期间,他还曾担任应纳税固定收益部门的联席主管,该部门负责所有政府债券、抵押证券和公司证券的交易和发行。

目前,芬克先生担任纽约大学信托管理委员会理事,以及纽约大学格尼医学中心信托委员会联席主席。芬克先生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董事会成员、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董事会成员及大自然保护协会的董事会成员。他同时还担任纽约伙伴关系执行委员会成员一职。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1 条评论
liuliu

没有用的,基金公司过于庞大。会把客户利益逐步转移到基金公司的,最好就是像巴菲特一样持股很多年不要动。成本低。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