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考大学以后还要比惨?美国高考SAT引入“逆境分数”!

来源: 西雅图雷尼尔

本文来源:西雅图雷尼尔 (ID:rainierstore),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今天,一篇来自华尔街日报的文章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标题是《SAT to Give Students ‘Adversity Score’ on Social and Economic Background》(SAT将新增"逆境分数" 将学生经济社会背景纳入考量),大意是参加SAT考试的学生得到SAT分数的同时,还会根据该学生的社会和经济背景,得到一个逆境分数“Adversity Score”。这一计划无疑给原本就因“种族和阶级是否影响了学生录取”的争议火上浇油。

据报道,Colleage Board计划给每位参加SAT考试的学生一个“逆境分数”(Adversity Score),该分数将根据学生的社会和经济背景,使用15个因素计算得出,15个因素包括学生所在高中和社区的犯罪率和贫困程度等。

15个因素

学生们不会被告知这个分数,但大学在审核学生的申请材料时会看到这个分数。这个“逆境分数”并非是新生事物,去年就有50所大学已经试用该分数来做大学录取参考。而今年,大学理事会计划把试用范围扩大至150所大学,并在今后广泛使用这一指数。

示例逆境分数

大学招生时应如何将学生的种族和阶级纳入考量一直没有定论。原本大家就对“大学是如何根据学生的种族和阶级来做出录取决定的”这一话题争论和争议迭起。很多大学,包括哈佛大学、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加州大学系统都曾被提起诉讼指责录取不公。哈佛大学更是被诉讼指责对亚裔美国学生的录取不公平,至今还在等待法官最终裁定。

作为监管SAT考试的大学理事会,一直担心学生家庭收入上的不平等会影响学生的考试结果。据统计,在2018年,白人学生的SAT平均得分高出黑人学生177分、高出拉丁裔学生133分。而亚裔学生的成绩又比白人学生高出了100分。明显,父母受过大学教育、家庭经济情况富裕的孩子,表现比其他同学优异。Colleage Board首席执行官David Coleman认为:“有一些学生SAT成绩较低,但是他们也取得了不少成就,我们不能忽视财富差异对他们SAT成绩的影响。”

在考试形式上一直没有太大变化的SAT,如今面临着挑战。挑战包括考试中的安全漏洞,联邦检察官今年春天透露,多年来一直有学生在SAT和ACT考试中作弊;在亚洲和中东,ACT和SAT考试都曾经历过安全漏洞。

耶鲁大学是试用参考“逆境分数”作为录取考量的学校之一。耶鲁几年来一直试图推动增加社会经济多样性。耶鲁大学本科招生办公室主任Jeremiah Quinlan说:“近几年,耶鲁低收入学生人数和家族第一代大学生人数几乎翻了一番,达到了新生总人数的20%。”他认为:“逆境分数”影响了我们所看到的每一份申请。”

New Trier高中的升学咨询主任James Conroy认为精英大学对学生多元化的关注程度已经很高了,“逆境分数”会加重这一因素的影响。他说:“大学招生办公室工作人员频频要求与我们代表着”Diversity”的学生交谈。少数族裔的学生是受过不公平对待甚至歧视,但我看到这种现象正在逆转。”

20年前,Colleage Board曾做过类似的尝试,大学理事会制定过一个“奋斗者项目”(Strivers)。该项目计划在预期的SAT分数的基础上因学生的社会经济情况加分。如果学生加分后能比预期SAT成绩高出至少200分,就被称为“奋斗者”。因为少数族裔学生预期的SAT分数往往比较低,所以他们也更有可能成为“奋斗者”。

相比“奋斗者项目”,“逆境分数”并没有考虑“种族”因素。大学理事会CEO Coleman认为:“逆境分数”能够说明学生的能力,这是考试检验不出来的。这些学生表现得好,他们在大学里也能够获得成功。”

“逆境分数”这个新指数范围从零分到100,50是平均值,根据学生家庭的财富、贫困指标以及与其他同班学生SAT成绩的比较,分数上下浮动。大学理事会拒绝透露“逆境分数”到底是如何计算的、15个考量因素到底是如何权衡的。得分数据来自美国人口普查等公共记录,以及大学理事会专有的一些资料。

College Borad 于2015年开始着手开发“逆境分数”测评工具,因为大学要求有关于学生背景的更客观的数据。一些大学招生官员表示,他们担心最高法院有可能禁止AA。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那么这种所谓”逆境分数”的工具将会大幅上升。

相对于另一个大学录取考试ACT来说,“逆境分数”考量工具是SAT与其争夺市场份额的利器。ACT发言人对此回应说:“ACT正在投入大量资源设计一个可与‘逆境分数’考量工具相媲美的工具,预计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

在佛罗里达州立大学,“逆境分数”帮助学校将新生中的非白人学生入学率从37%提高到了42%,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副校长John Barnhill预期该计划会迎来反对之声。他说:“我们不得不承认空间有限,如果我要让更多贫困和少数族裔被录取,那势必会有人遭殃,这将会是那些中产阶级的孩子。”

“逆境分数”是个好主意还是坏主意?

我们应该如何适应新的SAT逆境得分?它会增加大学录取的公平性吗?它会帮助增加入学人数的多样性吗?或者是否会适得其反,增加美国人对大学入学公平性的怀疑?是否会将其视为政治正确性的算法?

尽管Colleage Board CEO 大卫·科尔曼(David Coleman)为逆境评分辩护:“我们不能忽略了IRS反映的财富差距,而坐视不理”。但是逆境分数并不是个合理的解决方案。

  1. ColleageBoard尚未透露计算逆境分数的因素或权重。

    如果它拒绝透露如何计算逆境分数,Colleage Board不应指望公众接受它们。

  2. 社区的困境是否适用于评估个别学生的适应力。

    比如已经有聪明的家长考虑到:父母假离婚,变卖家产,搬到烂区,不就是比惨么?

    印度那边也有部电影《起跑线》讲的就是类似套路。PS印度最近几年的几部电影非常赞,非常尖锐《起跑线》《护垫侠》《神秘巨星》。

  3. 逆境分数并不合适。Colleage Board并不希望学生知道他们的逆境分数这一事实,反映了他们对这个逆境分数也有很多顾虑与不适。

美国的大学录取确实存在公开,公正,公平的问题,然而所谓“逆境分数”并不是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想法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已经抛弃的legacy 录取,照样岿然不动。

华尔街日报最热评论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