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植系”又到狩猎季?两月连涉三上市公司露冰山一角

来源: 界面网

本文来源:界面网

图片来源:摄图网


记者 | 赵阳戈

一路发展至今的“中植系”,俨然一个进击的巨人,在资本市场四下布局,涉猎上市公司超过30家。最近,“中植系”更是先后染指皇庭国际(000056.SZ)、*ST美丽(000010.SZ)、ST中南(002445.SZ)等多家上市公司,出手速度之快令人瞠目。

偏偏“中植系”又总是行事低调,不求控制权,甘当二股东。在一些业内人士眼中,“中植系”二股东这个不显山露水的微妙位置,看似低调,实则游刃有余,同样能在资本运作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以实现利益最大化。

布局皇庭国际间接控股股东

近期“中植系”的资本市场版图正在悄然且迅速地扩张中。

首先是5月的皇庭国际。有消息显示,深圳市康顺晟源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康顺晟源”)对皇庭国际间接控股股东深圳市皇庭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皇庭集团”)增资20%的股权,双方合作着眼于粤港澳大湾区的未来发展。康顺晟源取得固定收益权,皇庭集团及指定方有权按照约定回购康顺晟源所持有皇庭集团的20%股权。康顺晟源并不干预皇庭集团的日常经营管理活动,此举也不会导致皇庭国际的控制权发生变化。

来源:公告

皇庭集团总部位于粤港澳大湾区的中心城市深圳,是一家主营业务涉及房地产开发建设、不动产综合服务、产业控股服务、文化旅游服务等多个领域的大型投资控股集团,累计开发了逾200万平米高端地产项目、运营管理近百万平米一二线城市核心区商业、办公、酒店物业。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广东)显示,康顺晟源注册资本1000万元,刚于2019年5月5日成立。穿透后由解直锟控制,系“中植系”的新成员。

来源:公告

持股直逼*ST美丽大股东

*ST美丽的大股东应该也感受到了来自“中植系”的压力。

近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阿里巴巴司法拍卖平台上公开拍卖*ST美丽股东深圳五岳乾坤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五岳乾坤”)持有的公司股票4285.542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23%。目前,该拍卖已成交。从拍卖成交确认书和法院裁定书上看到,受让方为方红信鼎通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信鼎通”)。拍卖完成后,五岳乾坤将不再持有*ST美丽。而红信鼎通及其一致行动人将合计持有*ST美丽8365.548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0.2%。

红信鼎通的出现并非偶然,其还有一致行动人——江阴鑫诚业展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江阴鑫诚”)。权益变动前,红信鼎通持股*ST美丽0.2%,江阴鑫诚持有4.77%。权益变动后,两者的持股结果直逼控股股东佳源创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4.48%)。从股权结构图来看,红信鼎通和江阴鑫诚的实际控制人均为解直锟。虽然目前暂无明确继续增持计划,但“中植系”绝对能给控股股东“兵临城下”的感觉。

来源:公告

不过,*ST美丽目前烦事缠身。

自2016年10月12日收到《调查通知书》以来,*ST美丽及相关人员都收到了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甚至上述的五岳乾坤等也卷入了调查。目前该事件并未告一段落。业绩方面,2017年*ST美丽亏损10.61亿元,2018年再亏7.32亿元。

5月8日,*ST美丽还收到深交所年报问询函。深交所围绕公司收入确认情况,追问是否存在虚构收入,针对应收账款猛增情况,追问减值风险等14个问题展开问询。

巧妙拿下ST中南

同样是在4月,针对ST中南这一平台,“中植系”从幕后走向前台。

早在2018年10月24日,ST中南控股股东江阴中南重工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南集团”)和江阴滨江扬子企业管理发展中心(有限合伙)(简称“滨江扬子”)就签署了一份《关于表决权等股东权利授权委托协议》,中南集团无条件、不可撤销将持有的3.89亿股(占但是总股本27.59%)对应表决权、提名权和提案权授予滨江扬子行使。

虽然中南集团“不可撤销”,但滨江扬子却可以“主动解除”。于是在4月15日,中南集团收到滨江扬子送来的解除《委托协议》的书面说明,将上述捆绑一次性解除。中南集团恢复“单身”后并没有闲着,马上又找来了北京首拓融汇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北京首拓融汇”),双方于2019年4月16日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同样是奔着“独家、无偿且不可撤销”的原则,将3.52亿股(占总股本25%)委托了出去。北京首拓融汇就与主角“中植系”有关。与此同时,中南集团还承诺不可撤销地放弃其持有的上市公司3695.2532万股对应的表决权,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62%。

来源:公告

北京首拓融汇一路追溯上去由解直锟控制,所以ST中南的实际控制人也将变成“中植系”灵魂人物解直锟。

为什么中南集团很快转头就能找到“中植系”呢?还在于“中植系”与ST中南早就有过从。ST中南第四大股东常州京控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控资本”)持股3.63%,从股权结构看,其也是由解直锟控制。查阅资料可知,“中植系”在2015年就以参与定增的方式进入,而后伺机而动。如今通过表决权委托的方式,暂未多花一分钱,“中植系”就掌舵了ST中南。

值得注意的事,目前ST中南的状态也比较糟心:公司存在因资金状况紧张有部分债务逾期的情形,约4亿多;同时公司也存在多笔诉讼。另外,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江阴中南重工有限公司还有部分银行账户存在被冻结情形;而控股股东中南集团自己的全部股份已被司法冻结和司法轮候冻结。后续“中植系”如何发力,仍然待解。

“中植系”资本版图

作为2018年胡润中国富豪榜上以其家族资产335亿排名第98位的富豪——解直锟,在创建中植集团之前,坊间传言其发迹路径大致是:在90年代早期短时间内从印刷厂工人升至厂长,随后下海经商依靠木材生意完成原始积累,并在伊春打造了迷你版的中植集团。自1997年开始,中植集团依靠兼并、收购不良资产,在造纸、房地产开发,产业投资、矿业投资等诸多领域都有所涉猎,还与众多地级政府合作开展公路、水利等基础设施项目建设。2002年,随着入主中融信托,中植系依托前者逐渐渗入金融领域,完成了由实业到“全牌照”金控帝国的转型,由此“中植系”正式成型。

“中植系”一直是资本市场的潜伏好手。据界面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其涉猎上市公司数量已逾30家。据界面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中植系”涉猎公司中,其中控股的有美吉姆(002621.SZ)、*ST宇顺(002289.SZ)、ST准油(002207.SZ)、美尔雅(600107.SH)、中植资本国际(8295.HK),以及上述的ST中南等,其余的都处于参股状态。

来源:不完全统计

“中植系”在2015年入主*ST宇顺被看成是幕后走上前台的拐点。*ST宇顺也是“中植系”第一家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而后来控股的美吉姆更展现了站在前台的“中植系”的运作能力。

“中植系”是在2016年底2017年初这个时间段控制三垒股份的,当时三垒股份主营业务是传统业务为塑料管道制造装备和高端机床业务。入主后,“中植系”力推三垒股份转型教育:2017年收购楷德教育;2018年瞄上“美吉姆”早教品牌并完成了并购,并购对价高达33亿元,是早教行业最大并购案。可见其转型决心及资本运作能力,后来更把简称从“三垒股份”改成了“美吉姆”。美吉姆俨然已成为“中植系”的教育产业主阵地。

另外,“中植系”也擅长将自有资产转手上市公司以实现证券化。

比如上述的ST中南,在2015年,ST中南曾收购大唐辉煌,而“中植系”旗下的公司早在2011年、2013年就潜伏在大唐辉煌。交易完成后,大唐辉煌就实现了资产证券化 ,“中植系”也借此入驻成为ST中南股东。

这种手法还运用在宝德股份(300023.SZ)上。该公司在2014年曾披露计划收购庆汇融资租赁有限公司90%股权,此标的由“中植系”控制。

法尔胜(000890.SZ)也收购过“中植系”名下的资产摩山保理。类似的还有大名城(600094.SH),达华智能(002512.SZ)等。

不过“中植系”的资本运作也有不少“踩雷”的。比如陷入资金危机的*ST康得(002450.SZ),其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钟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ST康得二股东浙江中泰创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2.7亿股)就是“中植系”旗下公司。其实际控制人解茹桐为解直锟的直系亲属。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