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停药、判刑、代理商“背锅”……A股药企年销售费用近2500亿,都去哪了?

来源: E药经理人
E药经理人出品

本文来源:E药经理人 (ID:eyjlr2013),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 知名药企、实名举报、回扣……尽管从企业的角度出发这更多是一起起的偶发事件,但从整个行业的视角来看,出现这类情况,几乎就是必然。转型、升级,不应再成为只是嘴上说说的事情。

新一轮医药产业的合规风暴,正愈演愈烈!

2019年5月16日,一封显示来自江苏省卫生健康委行风办的文件在网络中迅速流传。文件称,近期江苏省卫健委收到实名举报,浙江仙琚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为扩大其产品糠酸莫米松鼻喷雾剂销量,按每盒15元的标准给江苏省部分医疗机构医生回扣。

知名药企、实名举报、回扣……消息一经曝光,随即引发行业大量关注。在17日早间仙琚制药所发布的一份情况说明公告中,仙琚制药解释称涉事产品为代理模式进行销售的产品,并试图撇清公司与代理商之间的法律主体关系,但显然,这份公告并未提供足够的说服力以恢复投资者的信心,资本市场选择用脚投票:截至5月17日下午三时,仙琚制药以6.70元的价格收盘,跌幅达5.23%。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看起来这只是一场行业的偶发事件,但其背后所反映的基本事实至少有两点:

第一,尽管自2016年12月央视曝光药品回扣案件之后,“带金销售”已成为公开的秘密,行业也曾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陷入高压的紧张态势,但药品回扣的现象仍然没有被完全杜绝。

第二,不管是通过主动或是被动的手段,各地对医药购销领域加大严查力度的态度并不会改变。而从近期发生的一系列药企产品被停止采购、官员违规被查落马等事件来看,医药产业的合规风暴,还会愈演愈烈。

01

一封举报信,市值蒸发上亿

按照江苏省卫生健康委出具的《关于请核查相关药品违规使用情况的函》,江苏各设区市卫生健康委医政处、行风办需要就举报内容进行认真核查,并将核查结果在5月31日前报江苏省卫健委行风办。

这也意味着,到目前为止,仙琚制药涉产品推广回扣一事尚未得到最终证实。

但5月17日早间仙琚制药发布的情况说明公告亦未对此情况予以否认。从情况说明公告的内容来看,仙琚制药所摆出的态度,更多的是撇清上市公司本身与药品回扣事件之间的关系。

据情况说明公告的信息,此次涉及到的产品糠酸莫米松鼻喷雾剂为仙琚制药通过代理模式进行销售,在江苏省由代理商全权负责进行终端学术推广和销售。“本公司与代理商是两个不同的法律主体”,仙琚制药表示,“公司一贯秉承合法合规经营,若相关方存在违规行为,公司亦将进行严肃处理。”

仙琚制药2018年发布的年报证实了这一说法。在年报关于“销售模式”部分的说明中,仙琚制药表示,目前其制剂产品的销售由控股子公司浙江仙居制药销售有限公司负责,销售模式则分为三种:终端销售模式、招商代理模式、经销商代理模式。

而从业务角度来说,又可以分为三条线。第一条为医院线,以妇科、麻醉科(肌松药)为主;第二条为OTC产品线,以紧急避孕和皮肤科产品为主;第三条则为招商代理线,以大宗普药和呼吸科类产品为主。而此次药品回扣举报所涉及的糠酸莫米松鼻喷雾剂则与另外两个产品噻托溴铵粉雾剂和环索奈德气雾剂一起,是呼吸科类的主要产品。

仙琚制药表示,该产品2018年在江苏省的销售金额约为人民币280余万元。这一数字占其2018年全年总营收36.22亿元的比例并不高,但作为一家曾以高端甾体原料药为核心竞争能力的企业,中信证券研报显示,2018年仙琚制药在专科制剂方面收入呈现出高增长的态势。2018年仙琚制药制剂收入为18.65亿元,其中糠酸莫米松鼻喷雾剂所属的呼吸类制剂产品销售收入为1.93亿元,同比增加71%,基本上是增长幅度最快的业务线。

据E药经理人不完全统计,自2019年1月1日以来,至少有6家券商给予了强烈推荐、推荐或买入等评级。应该说,过硬的业绩表现,以及在行业中得到的颇多认可,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了这家公司本身实力不俗。只是,如果真的在行业监管愈发严格的当下,通过“药品回扣”顶风作案,那么其受到来自各方的冲击,自然也成为了必然。

02

A股药企年销售费用达2500亿元

仙琚制药年报显示,仙琚制药在过去的2018年,销售费用共计为11.9491亿元,同比2017年增加27.26%。值得注意的是,所有的销售费用中有近70%的比例,即8.21亿元左右的资金,属于“销售推广费”。

销售费用尤其是销售推广费占营收的比例攀高如今在制药企业中已经并不鲜见。E药经理人对294家A股药企2018年度的销售费用进行了梳理盘点。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销售费用在50亿以上的药企,数量为7家;销售费用在20亿至50亿之间的则为27家;销售费用在10亿至20亿元自建的则为31家。

但如果对比一下研发费用的投入,就会发现中国医药企业在“把钱用到什么地方”这个问题上的考量,几乎是呈现一边倒的状态:选择投入研发的,远远少于投入销售。

E药经理人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度,中国A股医药企业研发费用最高的是恒瑞医药,为26.7048亿元,而这也是唯一一家研发费用在20亿元之上的A股药企;研发费用在10亿元至20亿元之间的则为三家,费用投入由多至少分别为复星医药、迈瑞医疗以及上海医药。而研发投入在5亿元至10亿元之间的,也仅有7家,分别为科伦药业、健康元、华东医药、海正药业、天士力、白云山以及丽珠集团。

可以看到,无论是从资金投入的量级上还是从各档投入的企业数量上,销售都要远大于研发。E药经理人统计后得到,所有294家A股药企2018年全年所产生的销售费用,已经高达2500亿元。

但显然,高销售费用主导下的传统中国药企的营销模式如今正日益受到严峻的挑战,仙琚制药被举报回扣只是其中的一个案例而已。近日,医药行业也陆续曝光了多起案例,例如某知名药企的产品近日在河南郑州、南阳等多家大型医院已经被全部暂停采购。

而据药脉通报道,5月16日国家卫健委发布通知,撤销安徽省儿童医院原党委书记金玉莲“全国医药卫生系统先进个人”称号,此前,其已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19年4月10日,金玉莲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而其涉案原因,便跟药品回扣息息相关,并且一款知名的中药注射剂产品企业也涉及其中。

不管是仙琚制药被举报回扣,但是药品停用、院长被判刑,这些事件是偶发还是必然?

从具体的企业出发,我们可以将其理解成偶发事件。毕竟,不是所有的企业都会出现“被举报”的情形。但在更宏观的角度来看,在一年2500亿销售费用的覆盖下,不规范事件的出现,几乎就是一个必然。

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说,营销模式的变化以及形成产业升级的思维,可能是在接下来必须要认真对待的一件事情。由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主办,上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发起与战略合作单位,E药经理人杂志承办的2019浦江医药健康产融创新发展峰会(简称“浦江会”)将于2019年6月21日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隆重召开。会议将邀请国内外医药企业家,就大变革下的产业升级、中国新药研发从第三梯队向第二梯队进阶等话题进行讨论。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