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的年轻人都越来越穷

来源: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最近很多年轻人都在网络上抱怨一件事。 年轻力壮的自己处于职业生涯前期,工作非常努力,但不知道为什么,...

最近很多年轻人都在网络上抱怨一件事。

年轻力壮的自己处于职业生涯前期,工作非常努力,但不知道为什么,每个月的工资没有什么大额花费的情况下,自己竟然变得越来越穷了。

这种困惑,其实是事实。

中华全国总工会发布的新生代农民工调查报告中,对将近1亿名新生代农民工的调查表明,新一代农民工收入甚至比他们的父辈还要低167.27元。

其实,不止农民工,城市白领也不例外,表面上收入比父辈们高了许多,但扣除了房租、生活费等支出,实际根本不剩多少。

其实这样的现象,不仅仅存在于中国,全世界都是这样。

有数据显示,美国年轻人平均收入占社会平均收入11.5%,30岁以下的年轻人收入比退休人员更穷;英国年轻人平均收入占社会平均收入比例3.6%,退休人群的可支配收入的增幅相当于年轻人收入增幅的3倍。

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都变得越来越穷了?

原因很简单:社会资本回报率远高于劳动回报率。

富有的人通过金钱会越来越富有,而相比之下,年轻人作为不拥有资本、或者拥有极少资本的社会阶层,靠劳动赚取回报永远比不上那些坐拥资本的富人阶层。

于是收入差距变大,并且会越拉越大,这也就是经济学上所说的的“马太效应”。

02

香港曾经拍过一部纪录片叫《穷富翁大作战》。

节目组独具创新性地邀请了香港精英阶层的富豪、富二代、政界领袖,来体验底层香港人的生活。

节目在每集开头都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做富翁还是做穷人,是天注定还是靠双手?

在贫富差距悬殊的香港——“努力便一定能脱贫吗?”

大多数参加挑战的富豪,在一开始面对这个问题时,都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比如第一季中的参与者Eric,他是个生意人,开豪车品红酒,是个不折不扣的成功人士。

他认为对于成功的渴望与追求,就是自己努力的动力,即便节目组只给了他15元港币解决5天的生存所需。

他也认为自己可以用很多不同的方法,令自己不再处于这种情况。

挑战最开始,他信心满满斗志昂扬。

在第一天,这个曾经的富翁像大多数流离失所的人一样,铺一个纸板睡在大街上。

但半夜天气突然下起了雨,万般无奈的他只能起身。

奔走在街边的店铺,看看是否需要帮手。

毕竟,身上的15块连一顿饭钱都不够,要挨过5天,就必须找临时工作赚钱。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在一家茶餐厅里找到了送外卖的工作。

时薪25元,偶尔能得到小费,只要努力一点就可以赚到钱。

想到这里,Eric感觉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光明,好像兑现了自己最开始的豪言壮语。

但他万万没想到,生活给了他当头一棒——当天下午,他就被老板给炒了。

因为他送货的速度太慢了,老板找了更块的送货员代替他。

这个晴天霹雳,让他整个人都换了一种精神状态。

不仅仅是因为自己被炒鱿鱼,更累死累活才能赚到着一百多元,说到这里Eric突然哭了。

要知道,这一百多元只是他以前的一道菜而已。

为了赚钱吃饱饭,Eric很快陷入焦虑,夜以继日地工作——

从清晨睁开眼,他就进入了一天的忙碌,到了晚上,还要哀求人家让他帮忙叠报纸,以此获得一点收入。

几日的功夫下来,身体已疲惫不堪,斗志也随之消磨。

每天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工作,像机械一样工作,这种情况下,谈梦想和理想都让人看起来十分虚伪。

他说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只会把笔不断削短的铅笔刨,却不会把笔削尖”。

换一种说法就是,人一边被消耗,一边变得麻木,困顿,就算出现了改变命运的机会,也丧失了感知机会的能力,以及为此奋斗的冲劲。

最让人感慨的是,对于这些穷富翁来说,5天结束了就可以回到自己的生活,辛苦一点也无所谓。

但对真正的底层人来说,它是终身职业,是看似无法摆脱的命运——这是没有期限的。

在第二季,节目组更进一步,请来参与挑战的不仅是富翁,还是政商界的名人。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来自香港“裤王”世家的田北辰。

在他的观念里,他相信,即便是弱者,也可以变成强者。

换句话说,他相信“只要你努力,就会变成强者”

这一次,节目组安排他入住“香港笼屋”。

香港笼屋,多为老弱贫苦的底层人住处,一个个床位被铁丝网围住,就像是一个监狱罐头一样,这让北辰很难接受。

节目组也给他找好了清洁工的工作,第二天,他6点多起床开工,穿上清洁工制服,开始扫大街、清理垃圾桶。

向来有司机接送的他,这一次还要自己亲自问路上班,而当北辰真正做这份工作时才发现其中的不易。

清理卫生速度慢,不达标,而且没做一会人已经大汗淋漓,心力憔悴。

到了中午,手里仅有节目组提供的15元港币,他只能去便利店里买三明治果腹,却发现在香港的物价面前,十五元连一盒饭也买不起。

筋疲力尽一整天下来,回到笼屋,恶劣的环境又使他无法好好休息;

笼屋里的老人们会熬夜看电视,一直到晚上两点。

这让他感到绝望。

而他的工友们,还没他这个心情闲逛。

他们晚上会去找其他临时工作赚钱,一份薪金根本不够生活。

每个月要三四千才能维持生活。

比起身体劳累,更让人难以承受的,是心态上的颠覆。

田北辰在工作时发现,路上的行人会不自觉地避让清洁工,这对于他的自尊有一些打击。

在香港这一片“金钱至上”的土地上,底层劳动者首先摔在地上的,是破碎的自尊。

最终,原本应该持续4-5天的体验生活,田北辰只坚持了2天。

他放弃了抵抗,却也开始自我反思——

这些底层劳动者之所以贫穷,并非因为他们不努力。

事实上,他们比我们中的很多人更勤劳更努力更辛苦,而他们获得的回报却和付出远远不成正比,绝大多数情况下,还是最低的回报。

这样的情况,如果不加以改变,贫富差距只会越来越大,陷入跨代贫穷的恶性循环。

贫穷的人,依靠努力无法改变命运,只会越来越穷。

到这里,我们会发现,这部纪录片应该是对“马太效应”最直观最形象的注解。

社会资本回报率远高于劳动回报率,那些一无所有的人即便拼命工作,逆天改命也只是一个童话故事。

拥有更多社会资源财富的人会越来越富,而什么都没有的人会越来越穷。

就像《圣经》中说的那样: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