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神”支持西方石油公司大并购?华尔街狼王可不答应

作者: 杜玉
著名的激进投资者卡尔·伊坎周四起诉西方石油公司,威胁要赢得董事会席位,甚至敦促公司出售。他认为收购Anadarko石油“从根本上存在误导”,不仅买的贵,获得巴菲特资金援助还很亏。这不是第一次两位传奇投资者直接“怼”上了。

在美国石油巨头雪佛龙宣布退出对Anadarko石油公司的收购大战,“股神”巴菲特支持的西方石油公司有望胜出的消息传来三周后,华尔街“狼王”卡尔·伊坎开始“作妖”了。

据彭博社率先报道,卡尔·伊坎在美国特拉华州某法院发起了针对西方石油公司的法律诉讼,威胁要赢得董事会席位,甚至敦促公司出售。这位亿万富翁投资者披露,自己已经购买了价值16亿美元的西方石油股权,并认为收购Anadarko石油“从根本上存在误导”,收购价格被大幅高估。

华尔街见闻发现,5月3日就有多家媒体披露,“狼王”、激进投资者的代表卡尔·伊坎在西方石油公司深陷与雪佛龙的收购争夺战中,“建立了一个小型的西方石油多仓”。这说明,在截至诉讼案公布的近一个月内,伊坎对西方石油股份的持有规模加速扩大(至16亿美元之巨)。

有趣的是,伊坎披露对西方石油建仓的当周,恰好是“股神”巴菲特高调支持西方石油收购Anadarko的时间段。华尔街见闻曾提到,4月30日,伯克希尔·哈撒韦承诺向美国第四大油气公司西方石油投资100亿美元,为其收购Anadarko石油提供资金:

作为交换,伯克希尔将获得10万股累积永久优先股,每股价值10万美元。它还将获得购买高达8000万股西方石油普通股的认股权证,每股62.50美元。

在5月4日召开的伯克希尔年度股东大会上,巴菲特回答股东提问时表示,之所以进行本次投资,是因为看好横跨美国西得克萨斯州和新墨西哥州的二叠纪盆地。

西方石油与美国仅次于埃克森美孚的油气巨头雪佛龙争夺的,是全球最大独立石油勘探与生产公司之一Anadarko。该公司成立于1959年,总部设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休斯敦市。

观察可知,卡尔·伊坎本周决定起诉西方石油,符合他刚开始建仓时的理念。四周前,据知情人士透露,伊坎买入西方石油股权后还没有决定是否寻求公司治理结构的改变,但希望收购Anadarko的事项可以接受股东们投票。今日诉讼案恰好对两点感到不满:380亿美元收购Anadarko的决定以及同巴菲特达成100亿美元的融资协议,都事前没有经过股东投票。

伊坎认为,从普通股东的角度来看,收购Anadarko的交易非常像是法律定义的高风险诉讼,也叫“事关公司生死存亡的诉讼案”(Bet-the-Company case),即单一诉讼的成本和结果能拖垮一家公司。具体到巨额收购Anadarko方面,就好比高风险的盲目押注:

“这样的严峻情况都不跟公司股东商量,往小了说是剥夺股东权利。”

结合诉讼案的下文来看,伊坎认为,决定收购和接受巴菲特旗下公司的资金援助,往大了说等同于侵犯或出售股东利益

例如,诉讼书称,“与历史上最精明的投资者之一举行了90分钟的谈判就签订融资协议”,不能算是保护股东利益。西方石油还决定将Anadarko的非洲资产以88亿美元出售给法国油气巨头道达尔来偿还债务,伊坎认为这无疑是“甩卖”(fire sale),“因为西方石油在没有拥有这些资产之前就急着卖掉,这种安排从任何角度看都过于迅速。”

美国媒体福克斯新闻总结称,伊坎的诉讼案意在质疑西方石油公司CEO Vicki Hollub的领导能力,此人在与雪佛龙收购大战最焦灼时飞往奥马哈面见巴菲特。伊坎想要借此召开特别股东大会,获得董事会席位,甚至认为西方石油还不如把公司本身也卖了算了。诉讼书原文称:

“目前存在一个很不幸但很明确的可能性,西方石油收购Anadarko的协议会在年底前完成。但出售西方石油对股东来说仍是个可行选项,显然应该被董事会充分考虑。其他所有可行的战略选项也不能被忽略,例如比现有计划更激进地偿付债务,并创造一个在最好的产油盆地上单一经营(pure-play)的油气生产商。

雪佛龙330亿美元和西方石油380亿美元的收购价格都很高,因为看上了Anadarko在美国页岩油气重镇二叠纪盆地(Permian Basin)的强劲市场地位。其实,西方石油在当地比Anadarko还有优势,如果要出售公司,毫无疑问将吸引到强有力的竞购要约,远远超过西方石油当前的股价。”

诉讼书还担心,如果油价跌破45美元,西方石油将面临显著的风险不得不削减股息分红。据称伊坎已于5月21日上周二向西方石油索要收购交易的相关资料,5月28日本周二,西方石油回应称正在考虑伊坎的请求。总体来说,伊坎认为西方石油董事会和管理层在最近几个月犯了很多错误,甚至嘲讽称“当前状况显然对他们的脑袋来说太困难了”。

据雅虎财经介绍,这也不是第一次伊坎和巴菲特这两位传奇投资者直接“怼”上了。早在2014年,伊坎就在《巴伦周刊》撰文批评巴菲特长期持有可口可乐股份但缺乏行动。他反对巴菲特在可口可乐高层薪资计划中放弃投票权,他写道:“如果一个像巴菲特这种地位的人都没有采取立场,我们怎么能期待美国其他董事会成员来发表观点,特别是他们反对首席执行官的利益时呢?”

据称,一些西方石油的投资者也对巴菲特“趁机”援助其收购案感到不满,因为巴菲特获得的优先股每年股息是8%,普通股股息仅为5.3%,巴菲特还有权买入额外的8000万股西方石油股票,约占公司流通股的10%,行权后会稀释现有股东的权益。而且巴菲特的资金支持令收购Anadarko更不可能经过股东投票,毕竟很多股东担心收购会令公司的资产负债表陷入困境。

伊坎诉讼的消息发布后,西方石油公司股价周四盘中转跌,此前最高涨2.2%,随后最深跌1.3%,交投2009年3月以来最低。Anadarko石油低开低走,盘中最深跌2.5%,接近收盘时跌幅收窄至0.6%,交投一个月低位。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马上领取2019全球市场机会。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