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6月ISM制造业指数近三年新低 Markit制造业PMI创十年第二低

作者: 杜玉
美国6月ISM制造业物价指数创2016年2月以来新低、新订单指数创2015年12月以来新低。美国6月Markit制造业PMI创2009年9月以来第二低,就业分项指数创2016年8月以来最慢增速。分析称,美联储年内降息理由得到强化。

周一发布的两份美国制造业调查问卷都揭示,外围不确定性和经济下滑的趋势,令美国制造商已经开始重新考虑投资和雇佣计划,需求格外展现了疲软迹象。

北京时间7月1日晚间,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6月ISM制造业指数读为51.7,逊于5月前值52.1,刷新2016年10月以来的32个月最低,略高于市场预期的51。

这代表,美国ISM制造业指数从4月起,连续三个月跌回到特朗普胜选总统之前的位置。其中,6月的新订单分项指数跌至50荣枯线处,创2015年12月以来最低;物价支付分项指数自2月以来首次跌破50荣枯线,并创2016年2月以来新低。

美国ISM制造业PMI曾于去年8月触及十四年最高61.3,今年2月便跌至54.2,创特朗普胜选美国总统、即2016年11月以来新低;在3月超预期反弹后,4月至6月数据均不佳,说明去年底以来的美国制造业增速波动较大。分析称,近期不少数据暗示美国制造业的根基正在动摇

从重要的分项数据来看:

生产指数录得54.1,高于5月前值51.3,前值曾创2016年8月以来最低。

就业指数录得54.5,高于5月前值53.7,从4月所创2016年11月以来最低反弹;但就业指数增幅正在逐月放缓(5月较4月增长1.3个百分点)。

新订单指数录得50,弱于5月前值52.7,代表美国制造业消费者需求自2015年12月以来首次没有扩张。新订单下滑的六个行业包括:服装、皮革与相关制品;基本金属;木制品;运输设备;机械;金属制品。

物价支付指数录得47.9,弱于5月前值53.2,是2月以来首次跌破50荣枯线。其中,电子元件和食品原料短缺导致价格上涨,但铜、钢、能源和铝价下跌幅度更大。

进口指数录得50荣枯线处,4月和5月曾连续两个月陷入“萎缩”区间,4月是2017年1月以来首次跌破荣枯线。

出口新订单指数录得50.5,弱于5月前值51,4月曾是2016年2月以来首次跌破荣枯线。

美国供应管理协会制造业委员会主席Timothy Fiore指出,来自行业的反馈显示美国制造业仍在扩张但显著疲软化,整体指数已连续三个月增速放缓:

需求已经结束扩张,新订单指数零增长,消费者库存指数保持在“过低”的水平,积压订单指数连续两个月处于收缩状态,刷新2017年1月以来最低读数,而且新出口订单保持疲软。

受访行业表达了对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关税和全球经济的担忧。5个行业在6月陷入萎缩区间,包括服装、皮革与相关制品;基本金属;木制品;运输设备;合成金属制品。

计算机与电子产品行业的代表称,不确定性正在触发对经济前景的恐慌,关税已经破坏供应链并提高了成本,“目前状况是疯狂的”。化学制品行业称,关税正导致产品成本增加,美国消费者将为此支付更高价格。金属制品行业认为,关税继续对决策和预测产生负面影响,并越来越担心全球经济将被削弱。运输设备行业称,航空航天业的问题将令2019年剩余时间的需求大幅减弱。

日内稍早,美国6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录得50.6,略高于5月前值50.1,但创2009年9月以来的第二低读数,5月曾创十年来最低水平。其中,就业分项指数创2016年8月以来最慢增速。

IHS Markit首席商业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指出,美国制造业正面临金融危机峰值以来的最严峻状况,“展现了产出和就业方面令人担心担忧的下滑图景。”年初美国制造业库存曾大幅增长,但大型企业在5月已经进入去库存阶段,因为新订单的流入大幅放缓。商业情绪尽管小幅改善,仍接近调查启动以来的低位,暗示制造业士气更低,担忧聚焦在国内和国际的需求放缓。

IHS Markit的数据显示,美国制造业领域进一步接近“停滞”的状态,与产出增幅疲软相对应,企业正在限制雇员和投资计划,制造业的劳动力扩张速度创近三年最慢,产出预期也保持疲软。

金融博客Zerohedge认为,更疲软的需求将限制企业向消费者传导更高价格的能力,代表整体通胀压力也较年初弱化,可能强化美联储年内降息以防止通胀过低的理由。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