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热爱的》爆火,最大资方“爆款制造机”却难掩尴尬

来源: 投中网
行业泡沫破裂期来临之时,华策影视不是唯一的“战败者”。

单日播放量突破3亿,双台实时收视破1.5,微博话题阅读超200亿,《亲爱的,热爱的》成为了2019年暑期档最大的一匹黑马。

作为投资比例高达90%的影视公司,华策影视是《亲爱的,热爱的》爆火背后的头号赢家。这家创立于2005年的“浙广系”企业,曾先后推出《杉杉来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何以笙箫默》、《创业时代》、《甜蜜暴击》等热议影视剧,被称为“电视一哥”。

然而,诸多“爆款”助推下,华策影视2019年上半年业绩却迎来上市首亏。

行业泡沫破裂期来临之时,华策影视不是唯一的“战败者”。根据国内影视公司接连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在已经公布业绩的16家上市公司中,其中13家公司净利润均出现同比下滑,6家公司出现上市后首亏。

VC/PE亦在急速撤离,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影视行业投资总额仅为2018年上半年的9%。然而,仍有诸多知名机构选择继续押注影视,如腾讯、IDG资本、真格基金、软银赛富、挚信资本等。

投资人的信心从何而来?华策影视的“爆款思路”可否持续?影视剧行业又能否“起死回生”?

“电视剧第一股”前路未知

被称为“电视剧第一股”的华策影视于2010年10月26日在创业板上市。早年间,在脱胎于浙江广厦集团的影视团队带领之下,华策影视的业务进展非常顺利。自创立以来,华策投拍的所有电视剧100%通过广电审核,而且均在各大电视台的黄金时段播出,可谓一路高歌。

然而如今,因热剧《亲爱的,热爱的》再次回归大众视野的昔日“电视剧第一股”,却在面临股价节节下跌的惨淡境况。

“公司投资比例为90%,截至2019年6月30日,该剧的首轮和新媒体收入已确认。”对于《亲爱的,热爱的》,华策影视回应道。

然而,这部热剧却未能拯救华策影视股价的下滑。自7月9日开播以来,华策影视的股价依旧接连走低。

华策影视近一月股价走势(截图来源:东方财富网)

这样的颓势持续已久。年初大跌10%,进入6月又跌10%,今年华策影视累计跌幅已经将近30%。与2015年时的峰值24.59元相比,华策影视的股价已经跌去了四分之三。

华策影视近一年股价走势(截图来源:东方财富网)

“这么久了,股价一直在跌,公司对此有没有积极制定相应的维护升值策略?”在2019年4月的华策影视2018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上,有投资者如是发问。

彼时,除了将原因归于“多因素综合影响”和承诺“继续做好自身运营”,华策没有再说给出任何合理的解释和承诺。

股价接连下跌的同时,华策影视的业绩也并不漂亮。7月12日,华策影视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告显示,公司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000万元至-5500万元。

“成也爆款,败也爆款。”2018年某热播剧投资人对投中网评论称,华策影视的爆款策略在业内早已引起关注。除去大环境因素外,因“爆款”本身具有较强的不确定性,华策影视的表现无法持续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

“前几年好多次发行都动静很大,但反响平平,这次《亲爱的,热爱的》真的火了,其实事先很多人都没有预料到。”他表示。

华策影视爆款策略的制定并非草率。2013年起,“爆款基因”就已深植于华策影视的血液之中。

2013年7月,华策影视斥16.52亿巨资收购电视剧制作公司克顿传媒,这一举动昭示当时电视剧营收排名第一和第二的两大巨头从此联手。“看中了克顿传媒的‘数据能力’”,华策影视回应称。

克顿传媒“爆款制造机”称号并非浪得虚名。

在与华策影视签订的三年对赌协议中,克顿传媒需要在2014年至2016年盈利1.81亿元、2.36亿元和2.42亿元。

克顿传媒没有让华策影视失望。凭借《杉杉来了》、《何以笙箫默》等爆款影视作品,克顿传媒连续三年超额完成目标,净利润分别达到了2.06亿元、2.66亿元和3.1亿元,克顿及其旗下公司合计净利润占华策总净利润的52.8%、63.9%、64.8%。其中,《孤芳不自赏》收入高达4.38亿,占华策2016全年主营业务收入9.9%,成为当年华策影视收入第一的影视作品。

然而,相比于“克顿系”热剧,华策影视自身生产的影视剧并没有取得理想的收益。2016年至今,华策影视主控的电视剧《传奇大亨》、《我的奇妙男友》、《独孤皇后》、《创业时代》、《甜蜜暴击》等均遭遇口碑流量双重“滑铁卢”,华策影视的“爆款打造”能力屡遭质疑。

华策影视没有坐以待毙,转而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政府。根据2019年一季度财报,本期华策影视的其他收入为3462万,同比增长308.67%,报表释义中表明该部分为公司收到的政府补助。

“华策影视正式将主旋律剧作为今年的重点剧目。”华策影视总裁赵依芳2019年6月在上海电视节白玉兰电视论坛开幕论坛暨中国电视产业高峰论坛上表示。

但是,就在华策影视弱化“爆款策略”而转向“主旋律”的2019年,《亲爱的,热爱的》却意外火爆。“算是‘无心插柳’吧,这部剧的大火确实提振了士气。但这不代表华策影视会改变原有的主旋律战略。”前述影视投资人对投中网评论称。

华策影视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中提到,2019年将是文化影视行业承上启下的一年。观众对审美体验的要求更加多元,内容精品化、付费化,受众细分化等趋势进一步确立,下游渠道方把购剧成本、会员留存度等作为统筹考量指标。

时代浪潮来袭时,华策影视不会是唯一的被动改变者。

投资暴跌,泡沫破裂

2019年,国内影视公司利润下滑的并不止华策影视一家。

根据国内影视公司接连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在已经公布业绩的16家上市公司中,其中13家公司净利润均出现同比下滑,除了华策影视之外,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当代东方、长城影视、北京文化等5家出现首亏。

对于业绩普遍下跌的原因,多数影视公司的答案基本都归类于影视项目成本同比上升、影视政策趋严、票房下降等。

“去年(2018年)这个时候,行业已经有一些预兆,这种困境从去年下半年一直持续到现在,我觉得现在整个行业处在谷底。”在2019年第三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上,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表示。

而在2019年,伴随着刘昊然、宋祖儿等主演的《九州缥缈录》临时撤档、湖南卫视《封神演义》大结局不翼而飞,《大宗少年志》紧急上档播出等“事故”频现,影视剧行业也经历了史上最“动荡”的一年。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在“限古令”等影视政策监管下,整个影视市场正面临洗牌。

根据Vlinkage数据,2017年上半年、2018年上半年、2019年上半年,影视剧上新数量分别为212部、227部、166部。可见,相比于前两年,2019年的影视剧上新数量明显下跌。

腾讯集团首席运营官任宇昕表示,影视视频的“寒冬”现象主要有三方面原因。首先是行业增速的放缓。2018年,网络视频的整体用户增长速度已经下降到了5.7%,而在2008年,这一数字是25.5%;其次,视频平台依然没有解决亏损的问题,市场前三的三大平台2018年的亏损都在数十亿元,2019年也仍将保持大额的亏损。这种亏损的现状一定程度会影响整个视频产业链的健康发展;第三是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都在或多或少地受到供需关系变化、成本上涨的影响。例如在影视制作端,视频内容的生产不断在面临各种挑战。

另外,在影视相关行业投资方面,2019年上半年的投资数量及交易总金额也大幅下降。CVSource投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2018年上半年、2019年上半年,影视相关领域投融资数量分别为157起、144起、 53起,投融资金额分别为24.82亿美元、37.97亿美元、3.38亿美元。

影视相关行业投融资情况(数据来源:CVSource)

“现在谈文娱色变,机构投资人整体看淡。一是对文娱行业的共识基本形成,即受政策因素影响不确定大、有风险,二是过去几年有泡沫化的迹象,突然变冷很正常。”海泉基金创始人胡海泉近日在接受财新采访,谈及文娱行业投资时如此表示。

头部资本下注

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2019年上半年,资本急剧撤离影视等相关行业,但同时,仍不乏有知名机构选择继续押注。比如腾讯、IDG资本、真格基金、软银赛富、挚信资本等。

投资人的信心不无道理。“尽管文娱产业面临泡沫破裂、内容创意下滑等问题,但未来影视视频行业值得期待。”腾讯公司副总裁、企鹅影视CEO孙忠怀称,未来视频行业将会有四大机遇点。

一是将长视频与短视频有效聚合,衍生更丰富的形式与新的盈收空间;二是随着视频内容的不断丰富与品质提升,用户的付费意愿与付费潜力将有很大提升空间;三是跨内容领域的生态联动,将产生新的价值,获得单一内容所无法创造的巨大影响力;四是视频行业在国际市场上的新一轮角逐,将成为新的机会。

中泰证券分析师对投中网表示,目前我国视频付费率为14%,相比美国有线电视50%、互联网视频43%和我国数字电视28%的付费率,依然存在较大成长空间,预计到2020年我国视频付费率可达30%,网络视频付费用户可达2亿,长期看付费用户数可达2.8-3.5亿,相比当前的7500万有3-5倍的市场空间。

在精品内容方面,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韩志杰认为,影视市场已进入到不破不立的发展阶段,需要通过去伪求真、求同存异、推陈出新的方式重新定义头部内容,以初心、匠心、责任心打造具有全民热度的作品,实现对观众的正向影响。

“(文化产业)正在处于动能转换期,现在这两三年,以及后面的三四年是做文娱创业和VC投资的黄金时代。”微影资本创始合伙人唐肖明如是分析。

然而,纵观整个文娱行业,由于其需在资本与政策的双重浪潮下掘金,因此在创业与投资时要尤其注重行业的发展走向。有投资人甚至直言,强监管的文娱细分行业再赚钱都不会进场。

“我们投资文娱行业只有一种逻辑,就是精品内容的研发团队。”君武资本创始人王晓明在第十三届投资年会•年度峰会称。而在IDG资本熊晓鸽看来,文娱行业也要出现更多懂这个行业的优秀投资人。

“未来懂行业的资本才能更好地进入行业,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准备,光靠钱,是很难搞的。相比其他产业,文化产业、电影产业的投资门槛更高。”熊晓鸽表示。

本文来源:投中网 (ID:China-Venture),作者:柴佳音 马慕杰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