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疲软 美7月ISM与Markit制造业PMI分创三年和十年最低

作者: 杜玉
美国7月ISM制造业指数51.2,创2016年8月来最低,新出口订单和进口指数均陷萎缩区间。7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50.4,创2009年9月来最低,制造商产出展望创史低,就业指数六年来首次跌入萎缩区间。美元跌,黄金和美债涨。

周四发布的两份美国制造业调查问卷都揭示,外围不确定性和经济下滑的趋势,令美国制造商下半年继续重新考虑投资和雇佣计划,需求格外展现了疲软迹象。

北京时间8月1日晚间,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7月ISM制造业指数读为51.2,逊于市场预期的52和6月前值51.7,创2016年8月以来最低。

自去年8月创下十四年最高61.3后,这一指数从今年2月起不断测试2016年底来新低。目前美国ISM制造业指数已连降四个月,此前三个月曾分别创2016年10月以来最低,代表从4月起便连续跌回到特朗普胜选总统之前的位置。分析称,不少数据暗示“美国制造业的根基正在动摇”。

从7月重要的分项数据来看:

生产指数录得50.8,低于6月前值54.1,创2016年8月以来最低。

就业指数录得51.7,低于6月前值54.5,创2016年11月以来最低。

新订单指数录得50.8,高于6月前值50,前值曾代表美国制造业消费者需求自2015年12月以来首次没有扩张。

物价支付指数录得45.1,低于6月前值47.9,创2016年2月以来最低,也是2月以来连续第二个月跌破50荣枯线,但萎缩幅度小于6月(前值从5月的53.2回落5.3个百分点)。

进口指数录得47,弱于6月前值50,创2016年8月以来最低。这一分项指数在4月和5月曾连续两个月陷入“萎缩”区间,4月是2017年1月以来首次跌破荣枯线。

出口新订单指数录得48.1,弱于6月前值50.5,重新进入萎缩区间,4月曾是2016年2月以来首次跌破荣枯线。

美国供应管理协会制造业委员会主席Timothy Fiore在声明中称,来自行业的反馈显示美国制造业扩张速度更为疲软,主要由于新订单、生产与就业指数综合反映的需求和消费增长更慢;库存分项指数连续两个月不足50荣枯线,不少行业代表称将密切关注库存来配合需求疲软:

用供应商交付指数、库存指数和进口指数衡量的投入指标(input)更低,进口和新出口订单都陷入萎缩区间。物价支付指数第二个月陷入萎缩区间,暗示更低的整体系统性需求。

与6月时5个制造业行业陷入萎缩区间不同,7月时有9个行业陷入萎缩(共统计18个行业),包括服装、皮革与相关制品;金属制品;基本金属;非金属矿物制品;运输设备;纸制品;杂项制造业;电气设备、电器及配件;以及机械。

受访行业继续表达了对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全球经济的担忧。家具及相关制品行业的代表称,更高的成本正在传递给所有终端客户;金属制品行业担忧对钢铁产品的需求下降;运输设备行业承认汽车销售继续下滑,生产商更关注成本而非售价;化工制品行业称,终端市场的疲软正在迅速加速,已根据需求疲软和订单减少继续减产。

日内稍早,美国7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录得50.4,弱于6月前值50.6,创2009年9月以来的十年最低,主要也是由于需求疲软。

其中,出口订单在过去三个月内两次陷入萎缩区间,产出的扩张增幅跌至2016年6月以来最慢;美国制造商对雇佣更为谨慎,就业分项指数自2013年中旬以来首次跌破50荣枯线,制造商采购活动也自2016年4月以来首次下降。

负责此项调查的IHS Markit首席商业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在声明中指出,美国制造业持续面临金融危机峰值以来的最严峻状况,表明商品生产部门正在成为美国第三季度经济的重大拖累。产出指数的恶化表明,美国制造业的产出年化降幅将超过3%:

美国国内商业支出下降和出口下滑是造成制造业衰退的主要原因。由于担心经济增长放缓和地缘政治等不利影响,美国制造商对未来一年的产出预期已降至2012年7月有数据以来的历史最低。

上述两项数据发布后,美元指数的日内涨幅收窄至0.2%,交投98.76,周三曾触及两年高位。10年期基准美国国债收益率再度跌破2%关口。现货黄金短线上涨,重回1410美元/盎司上方,日内跌幅缩窄至0.08%。

分析称,尽管制造业仅占据美国经济体量的11%,但市场更担心制造业疲软会进一步扩展至服务业领域,这将令美国企业减少投资和雇佣计划,进而影响美国消费支出和经济发展。各大类金融资产的表现也说明,市场开始根据不佳的经济数据,押注美联储会继续降息。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