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联储:若需要会进一步下调已处于历史最低的利率,不排除零利率

作者: 祁月
“如果全球利率处于低位,澳大利亚的利率也将保持在低位。”

澳大利亚联储主席Philip Lowe早间在众议院经济委员会作证词时表示,如果最近两次降息未能推动通胀率和失业率迈向目标,联储准备进一步下调已处于纪录低点的基准利率。

他还表示:“我们有可能将利率向着零调整。我认为这不太可能,但可能会有这种概率。如果需要,我们准备推出一些非常规举措。我希望我们能避免这种情况。”

Philip Lowe列举了两种假设情况下澳洲联储有可能把利率下调至零。一种是全球主要央行把利率降至零,“如果全球利率处于低位,澳大利亚的利率也将保持在低位,很难回避这样一个事实。”另外一种是澳洲国内经济大幅恶化,程度超出他们的预期。

不过,他同时强调:“货币政策不是我们唯一的选择,过于依赖货币政策将导致下行风险。财政支持也是我们的选择之一,包括通过增加基础设施支出。”

AMP Capital预计,澳洲联储将在今年9月和11月降息。

在Philip Lowe证词公布之际,澳洲联储也公布了最新货币政策声明。该联储本月决定暂不调整基准利率。

据新华财经,澳洲联储声明称,经济一直缓慢增长,家庭收入增长疲软会影响消费支出。尽管就业增长强劲,但失业率已升至5.2%,且已持续了三个月。国内通胀依然低迷,与房屋相关的通货膨胀最近特别疲软,加剧了劳动力市场闲置产能的持续影响以及由此导致的劳动力成本缓慢增长。

澳洲联储预计,2019年GDP将达到约2.5%,2020年将逐步回升至2.75%,并在2021年达到3%左右,高于此前的预期。经济增长将受到一系列因素的支撑,包括降低利率和最近的税收措施。

澳洲联储称,鉴于最近几个季度的产出增长放缓,预计失业率将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在目前水平附近,然后在2021年下降至5%左右。因此,通货膨胀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升至2%。预计今年年底前,调整后的平均通货膨胀率将维持在1.5%左右,然后在2020年增加至略低于2%,并在2021年略高于2%。

联储还表示,全球增长仍然合理,但风险已经更明显地向下倾斜。贸易不确定性影响了许多经济体的投资和投资意图,并对全球前景构成重大风险。

为了应对疲软的增长前景和持续的低通胀,澳大利亚央行在6、7月份连续降息至纪录低点1%。此举使得国内金融状况有所缓解,6月和7月的现金利率减少,澳大利亚政府债券收益率已达到历史新低,银行融资成本也降至历史最低水平。

上述联储主席证词及联储决议公布后,澳元兑美元(AUD/USD)短线上扬超20点。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