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通研究所陷“举报门”:不受大型基金公司待见,“违规”组织客户活动,更有薪酬“潜规则”,真相为何?

作者: 刘华
又是内部员工举报

最近券商行业“瓜”真多!

作为国内排名前三的券商之一,海通证券内部也传出了“举报信”。

据网络大V称,海通研究所某员工向研究所领导举报,称研究所北京销售内部最近发生了一系列不愉快、不正风气的事情,研究所正常的办公环境不再继续……

矛头直指去年刚入职的郭某。

海通证券研究所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封举报信还爆出海通哪些“家丑”?

郭某是何许人?

在海通证券官网及相关公告中,并没有与郭某所任职务相关的资料。

据举报信,郭某此前应任职于海通研究所北京销售团队,且担任一定的管理职能。

另据中证协网站显示,郭某是于2018年10月18日入职海通证券的,执业岗位为证券投资咨询业务(投资顾问)。

在此之前,她曾先后任职于瑞银证券和民生证券,并于2018年7月16日从民生证券离职。

自2011年7月加入民生证券算起,她一路做过一般证券业务、分析师和投资顾问,从民生证券离职时,她所在的岗位为投资顾问。

海通不受买方待见?

网络大V称,举报信透露出一些行业内情:华夏基金、新华基金不咋待见海通。

举报信称,自郭某入职以来,其负责的华夏基金排名连续处于历史最低(接近20名),2018年研究佣金为负数,新华基金的佣金占比严重低于北京及三地平均水平。

由于2019年基金中报要到本月底才披露,所以基金公司这半年给了海通证券多少分仓佣金,暂不得而知。

以华夏基金为例,统计过去10年数据看,2015年以前,海通证券不但能从华夏基金分走较多的佣金(2009年和2010年均拿到2500万元以上),而且与同行比,海通也还是比较受华夏“待见”的,佣金席位占比一度达到5.8%,位列华夏分仓席位排名第5。

▼ 附图:华夏基金分给海通佣金数据

但从2016年后开始,局面突然转向。

海通不但从华夏基金分得的佣金越来越少(2018年已不足500万元),与同行比,海通在华夏的佣金排名和占比也是一路下滑,2018年底占比已不足2%,排名也是落到了14名。

举报信将这个“锅”甩给了郭某,但事实究竟如何呢?

从最近十年的数据看,以海通研究所从公募获得的分仓佣金来勾画,其在买方心中的地位,颇类“过山车”般的轮回。

2009~2012年间,海通研究所占公募分仓佣金席位排名一直前五名之外,席位占比也是在4%左右。

2013年至2016年,是海通研究所的“高光”时刻,其公募分仓佣金收入,稳居业内前三,占比也提升约1个百分点至5%左右。其中2015年,海通研究所公募分仓收入达到6.03亿元。

但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海通研究所的公募分仓佣金收入逐年减少(2018年跌破3亿元),席位占比也已跌至4%以下,排名则滑落至第5位。

排在其后面的光大证券和中泰证券,2018年公募分仓收入分别为2.69亿元和2.66亿元,已呈“步步追赶”之势。

▼ 附图:海通证券近十年公募分仓佣金数据

可见,不待见海通的,或许并不止华夏、新华两家基金公司。

违规组织活动?

不管是长江证券前员工的举报,还是海通证券的举报信,里面都提到了卖方销售违规向买方机构提供研究、路演以外服务的“乱象”。

虽然长江证券已对外“澄清”,表示举报内容不实;但不可否认的是,部分现象在部分机构依然存在。

早在去年方正证券马军“饭局门”事件曝光前,中证协就向券商发布文件,要求加强对证券分析师参加有关评选活动管理。

据相关文件,证券业协会要求分析师参加评选活动不得提供礼金、礼品、旅游、红包、娱乐健身等利益。

该举报信中指出,郭某在未获得领导同意前提下(既无口头请示也无签报),擅自策划了内蒙3天活动并邀请了30-40位重点客户,活动最后无法进行,在客户中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很多客户向公司提请了年假)。

虽然相关事实有待证实渠道确认,但颇值得思考的是,在当下券业研究大规模压缩旅游式路演,回归正常化的时候,总有一些券商和团队期待通过正规服务以外的项目增加客户的“好感度”,而这么做的结果往往不佳。

薪酬“潜规则”

金融机构从业人员的薪酬标准,一直都是市场津津乐道的话题。

事实上,作为聚光灯下的分析师,特别是明星(首席)分析师,其薪酬几乎已经是“公之于众”了。

在分析师以外,研究所其他员工的工资有多少,怎么分配,对大众而言,还带有一丝“神秘感”。

长江证券研究所前销售在被解约后,曾向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要求拿回属于自己的工资、奖金和福利。通过这份仲裁申请,我们得以一览国内头部券商研究所销售人员的薪酬水平。

▼ 附图:长江证券研究所前销售仲裁主张

那么,券商研究所销售人员是如何拿到这些工资、奖金和福利的?

该举报信中提到:郭某在未作任何贡献的情况下,提出分走银华、中国人寿资产、华夏基金等客户一半以上的收入,遭到销售的反对。

上述细节有待确认,但同样值得深思的是,券商研究所的销售岗位,以最简单粗暴的客户佣金来考核,并且完全以销售团队领头人主管定夺的方式来划分客户归属,这样的旧规则有否完善的余地?

毕竟从常理来说,券商研究所作为服务型机构,其获取买方分仓佣金的前提,是以分析师们孜孜不倦地提供持续研究服务为基本。销售更多提供的应是桥梁和关系维护的角色。每个角色的贡献有多大,回报要给多少,应有一个可以让公开公平的标准。

勾心斗角要不得

在该举报信中,篇幅最多的部分,是关于“人事斗争”的。

对于这部分内容,由于有太多主观描述,加上也无法找到每个当事人逐一核实,所以大家就当做茶余饭后的段子,一看而过吧。

最后,不管是在哪里,出现了激烈的人事斗争,都是需要及时化解的,否则对公司、对客户、对社会都非好事。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