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茧自缚的欧央行:新的刺激也无法拯救欧洲经济

作者: 陶旖洁
分析观点认为,长期限主权债普遍低下的欧元区现在根本不缺流动性,新的货币刺激不能解决结构性问题,也不能有效刺激经济。

欧洲央行站在新一轮刺激的大门面前,但有分析师出来“泼凉水”,直言下一轮刺激计划仍会失败。

西班牙资管机构Tressis Gestion首席经济学家Daniel Lacalle认为,在欧洲央行之前推行QE和负利率时,欧元区没有进行变革来解决结构性问题,现在欧央行困于自己的货币政策,只能推行更多的刺激来避免改革。即使在现在的基础上再推出新的刺激,结果也只会是令人失望。

Daniel Lacalle撰文指出,他本人在2014年就已经判断,德拉吉的量化宽松(QE)计划无法拯救欧洲,欧元区面临税负过高、技术领导程度不足以及人口学方面的结构性挑战,这些都不能通过QE实现。

2017年8月,欧盟委员会曾经发布文章,称欧盟“决定性的行动”,让欧盟经济开始复苏,当年已经实现了连续第五年的经济扩张。不过,两年过去,“决定性行动”给欧洲经济的积极影响已经不再,欧洲央行目前对2019年实际GDP增速的预期目前仅为1.2%.

“有趣的是,很多分析师在讨论欧洲经济的放缓时,口气仿佛刺激政策已经被抛弃了。”Daniel Lacalle提示,当前欧洲央行仍然进行着购买着规模庞大的购债计划,今年3月才刚刚决定,要在9月推出新一轮的定向长期再融资(TLTRO)。

“考虑到我们已经置身大规模的刺激之中,欧洲经济的放缓是一场灾难。” Daniel Lacalle认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目前欧洲都已经实施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刺激。刺激的“火箭筒”再次拿出来,它也还是不能奏效。

目前欧元区主权债券收益率普遍低下,即使是政局动荡的意大利长债收益率也跌破了0%,德国30年期国债更是跌到了-0.18%。该名分析师甚至认为,看不到欧洲央行扩大刺激的必要,“真的有必要继续人为地压低收益率吗?”

“欧元区的问题不是缺乏流动性……欧元区的问题恰恰在于,不断使用货币政策的不当刺激,维持着结构性的不平衡。”Daniel Lacalle称,欧元区的货币政策刺激可以用“对低生产率的大规模补贴”来形容,刺激将财富从储户和高生产力的部门,转向了效率低下的政府和低生产力的行业,使得经济“僵尸化”。

那么,为什么QE在美国奏效了,在欧洲却没有?Daniel Lacalle认为,美国在金融危机后的经济复苏,并不能完全归功于量化宽松。美国经济体的开放程度、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美国实体经济融资更依赖资本市场而非银行的特征,都是QE落地欧美却有不同效果的原因。

Daniel Lacalle认为,欧元区各国政府并没有利用好负利率、高流动性的时期,来推行结构性改革,欧洲央行甚至成为了自己推行的政策的“人质”,不断地争取时间,来避免结构性改革。“我担心(再次刺激)不会改变什么,结果还会是一如既往的令人失望。”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