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莱德CIO:货币政策“终局之战”即将到来 建议投资三类资产

作者: 陶旖洁
西方央行很难退出目前的极端政策,负收益的主权债不值得投资,而股票、地产和“硬资产”(例如黄金)正拥有前所未有的吸引力。

在对抗通缩的道路上,中央银行一直在添加弹药,但收效甚微。

在低通胀的环境中,贝莱德首席投资官Rick Rieder在9月5日的博文中建议持有“可以维持实际价值”的资产,包括以下三种:

  • 股票,因其分红基于股息发放率,公司具有一定议价权,而流通股规模有限;
  • 房地产,想要扩大房地产的库存并不容易,也较为昂贵;
  • 例如黄金这样的商品货币,同样具备供给有限、开采成本昂贵的特征。

而最差的资产莫过于负收益率的主权债券,其次是零利率的现金,Rick Rieder指出,这两种资产理论上供给都可以无穷大。

要理解当前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的困境,有必要适当回顾历史。Rick Rieder提到,上世纪70年代以来,有两个基本原则驱动着全球经济与金融市场:一是2%的通胀目标,二是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告终。

其中,2%的通胀目标对了解今天的货币政策挑战至关重要,因为这一目标所基于的结构性因素已经不再存在。1979年后,人口增长速度放慢,女性劳动参与率见顶回落,全球化逐渐形成,油价结束暴涨。这四种变化使得通缩压力出现。

另一方面,近年来技术革新也降低了通胀的压力。Rick Rieder指出,信息时代智能手机、互联网的普及,带来价格的透明度和信息的对称性,供给曲线趋平,传统的需求刺激无法带来通胀。

按Rick Rieder的话说,中央银行虽然看似祭出了空前的货币政策刺激,但事实上只是“在枪支火拼中拿出了一把刀”。但他同时提到,中央银行对抗通缩的工具箱中仍留有武器。

有两种创造通胀的方法:提高商品和服务的价格,或者货币贬值。在今天供给曲线趋平的背景下,前一种方法已经难以起效,Rick Rieder认为,货币贬值有可能是货币政策的“终局之战”。

相比金本位的年代,今天印钞要简单得多,而货币贬值意味着创造货币的速度,要比提供商品和服务的速度更快,即流动性的增长高于GDP的增长。对于投资者来说,这意味着实际利率为负。Rick Rieder提示,甚至有可能出现竞争性贬值,爆发全面的货币战争。

中央银行很难从目前的极端(货币)政策中全身而退,而且,极低利率可能会鼓励财政政策制定者在历史高位的负债规模基础上进一步扩大负债,这些都意味着债券和现金不是良好的投资标的。而股票、地产和“硬资产”(例如黄金),正拥有前所未有的吸引力。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