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三季度净利息收入逊色 但交易收入优于预期 股价低开高走创两个半月新高

来源: 李丹、廖志鸿
受美联储降息冲击,贡献总营收六成以上的花旗净利息收入三季度低于市场预期,虽有裁员费用仍增长,但交易收入降幅明显低于市场预期,投资银行和信用卡收入强于预期。

首发于15日21点58分,更新财报详情和股价表现

花旗三季度费用持续攀升,受美联储降息影响,贷款业务也逊于预期,但交易业绩优于分析师预期。财报公布后,股价波动,下挫后反弹。

美东时间10月15日周二,花旗盘前公布财报显示,受益于美国消费者强劲的支出,今年第三季度总体盈利和收入高于市场预期,贷款业务逊于预期,占总营收60%以上的净利息收入及利息的收益率均低于市场预期。

  • 三季度调整后每股收益1.97美元,市场预估1.95美元。
  • 净利润增长逾6%至49亿美元,约合每股2.07美元,剔除一次性税务优惠,每股1.97美元,分析师预期1.95美元。
  • 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至186亿美元,略高于市场预期的185.45亿美元,主要由机构客户组(ICG)收入拉动。ICG收入增长3%至95亿美元。
  • 运营费用增长1%至105亿美元。

  • 净利息收入116.4亿美元,市场预期121.5亿美元。净利息收益率2.56%,市场预期2.66%。

  • 有形普通股回报增长12%,符合花旗自身的年度目标。

  • 为不良贷款拨备20.9亿美元,增长6%,低于分析师预计的21.3亿美元。

此次财报传递了喜忧参半的信号。三季度发生了美联储十余年来首次降息等很多不寻常的事件。美联储7月和9月分别降息25个基点, 压缩了花旗银行的净利息收入。分析师原本预期花旗无法维持较高的交易收入水平。不过花旗当季的交易收入并没有市场预期的那么悲观,降幅不足1%,低于分析师预期降幅4%。而且投资银行和信用卡业务收入强于预期。

三季度投资银行收入超预期增长,债券承销增长7%,宣传企业并购的收入因欧洲、中东和非洲的交易而增长。

花旗在华尔街最大的收入源是固定收益交易,得益于G10利率和外汇表现,这类交易的收入三季度零增长,并未下滑。当季花旗的股票交易收入下降4%,股市营收7.6亿美元,市场预期7.76亿美元。但这部分业务的收入本来就远低于固定收益、外汇和大宗商品(FICC),FICC收入为32.1亿美元,高于市场预期的30.9亿美元,花旗称主要受益于企业和投资者客户“交易活动改善”。和股票交易一样,股票承销的收入也在市场动荡中下滑。市场担心初创公司可能估值过高。

作为全球最大信用卡发行机构,花旗致力于削减对信用卡产品投入的促销服务,三季度专属信用卡业务在北美市场的收入大涨11%至23亿美元。信用卡方面的支出总体增长5%至1420亿美元。

花旗银行CEO Michael Corbat也指出,三季度北美地区的联名信用卡收入增长了11%。

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花旗的首席财务官Mark Mason表示,在对市场敏感的业务上,花旗的收入明显缩水,为此公司采取行动调整,与成本挂钩,已经设法管控差旅和活动方面的成本。Mason评价:“尽管整个三季度的环境都不可预见,我们仍然执行了自己的战略,那就是,通过持续的、客户主导的增长提高股东回报,同时执行我们的资本计划。”

财报出炉后,花旗银行低开,开盘即跌约1%,盘初最大跌幅将近2.2%,但此后迅速抹平跌幅,追随大盘走高,一度涨至72.08美元,创今年7月29日以来盘中新高,最终收涨1.4%,收报71.22美元,收创7月30日以来新高,盘后进一步上扬。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