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谈个脱欧协议,为什么这么难?

作者: 张丹丹
三年来,硬脱欧风险始终如幽灵般笼罩在英国上空。

倒霉的北爱尔兰

“英国脱欧导致的任何经济衰退都会对北爱尔兰造成最严重的打击。”

——英国工业联合会北爱地区主席Angela McGowan

沃伦波因特(Warrenpoint)是英国北爱尔兰最繁忙的港口城市之一。

在这里,每天有许多居民会穿过边境,去爱尔兰共和国的首府都柏林上班。船只在边境线上来来往往,跨境贸易如火如荼。

去年,这个港口处理了360万吨货物,创下历史最高记录。

但当地居民却开心不起来。因为这些货物中,有一半来自与爱尔兰共和国的双边贸易,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为了防止英国脱欧后加增关税而“透支”了未来的需求,俗称提前囤货。

如果英国脱欧后开征关税,沃伦波因特与爱尔兰的跨境贸易额可能会迅速萎缩。

不仅如此,当地公司为了避税可能会直接迁到一线之隔的爱尔兰境内,继而引发产业、贸易、就业的连锁负面反应。

这是整个北爱尔兰共同困境的缩影——与英国其他地区相比,北爱尔兰经济的性质使其尤其容易受到英国退欧的潜在负面影响

首先,北爱尔兰本身经济在英国就属于“垫底”的,工资水平和生产率都很低,人均GDP排名倒数,贫困程度和失业率却名列前茅。

其次,虽然北爱尔兰是英国的一部分,但地理上,北爱却与英国其他地区隔海相望,反倒是和爱尔兰共和国接壤。

英国脱欧意味着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仍属于欧盟)之间的经济往来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畅通无阻。

当英国未“脱欧”时,爱尔兰共和国和英国北爱尔兰的边境只是一条寻常的欧盟内部成员国之间的边界线,人员、货物自由往来。

“脱欧”之后,这条约500公里长的边境就变为“欧盟区与非欧盟区的边界”,从而需要受到相应的监管。

——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副教授 陈琦

但偏偏,北爱尔兰的出口高度依赖欧盟市场,尤其是爱尔兰共和国。此外,人口稀少的北爱尔兰也很需要欧洲的劳动力:

  • 北爱尔兰52%的出口目的地是欧洲,其中38%出口到爱尔兰共和国。
  • 北爱尔兰占英国陆地面积的近6%,但人口不到3%。北爱尔兰7%的雇员出生在欧洲,其对欧洲劳动力的依赖程度仅次于伦敦。

其中,北爱尔兰主要产业之一——农业食品行业(agri-food sector)将受到最严重的打击,原因是该行业依赖高度整合的跨境供应链和关税保护。

在劳动力使用方面,2010年的一项评估发现,农业食品行业60%的雇员和90%的季节性雇员都是非英国籍。因此,任何限制劳动力自由流动的措施,都可能促使企业直接迁到爱尔兰共和国境内(以便继续获得欧盟劳动力)。

出口也很不乐观。欧盟是该行业最大的出口市场。北爱尔兰每年卖给欧盟的食品饮料高达11.5亿英镑,其中7亿英镑与爱尔兰共和国有关。

对北爱尔兰农民来说,硬脱欧将是灾难性的:欧盟的农业补助没了,欧盟劳动力跑了,还要向欧盟多交很多关税。

北爱尔兰每年向爱尔兰出口40万只羊,一只羊的售价约为80-90英镑,一旦硬脱欧,北爱尔兰牧民将面临每只羊35-40英镑的关税

乳业也是如此,一升牛奶的关税将高达17-19便士,而售价仅为27便士

这就是为什么在持续了三年多的脱欧谈判拉锯战中,代表北爱尔兰利益的DUP党(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会这么“刚”,以至于一度成为谈判中最硬的钉子。北爱尔兰问题也成为脱欧谈判一拖再拖、梅姨黯然下台的重要原因。

当然了,英国保守党在2017年失去多数地位,不得不争取DUP的支持,也给了DUP谈条件的底气

最坏的可能性仍未远离

北爱尔兰问题如果得不到解决,协议就谈不成;协议谈不成,时限又到了,英国就得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离开欧盟,也就是硬脱欧。

这一度是市场最坏的设想。

然而,10月17日,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北爱问题上意外妥协1,英国政府与欧盟火速达成新版脱欧协议。

一周后,英国议会通过了新协议的二读。欧盟也表态同意英国脱欧“大限”延期三个月,至2020年1月31日。

情形眼看就要好转起来,但英国首相约翰逊却借机将大选和脱欧“捆绑”在一起要挟议会,试图一举夺回保守党在下议院的多数席位。这令硬脱欧风险又卷土重来。

硬脱欧究竟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没有脱欧协议或未来关系框架的情况下离开,给英国经济带来沉重一击。

英国内阁办公室10月公开发布了一份报告2,着重讲述政府为应对硬脱欧所做的种种努力。尽管报告对风险轻描淡写,但长达159页的篇幅恰恰反映出英国政府如临大敌的态度。

而此前泄露的一份机密报告可能是英国政府更为真实的想法。

黄鹀行动 Operation Yellowhammer

今年8月,多家英国媒体曝光了一份英国内阁办公厅文件,代号为“黄鹀”的机密行动计划浮出水面。

犹如平地惊雷,英国民众炸锅了。

黄鹀长这样

文件显示,如果英国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退出欧盟,将面临食品和燃料价格上涨、药品供应中断,主要交通口岸将出现拥堵,同时英国北爱尔兰地区与爱尔兰之间需要设置“硬边界”3

在英国政府看来,大部分英国人都没有做好准备。

“公众和商界对无协议脱欧的准备程度仍将维持在较低水平,原因是具体脱欧形式不明朗,没有为第三方做准备提供具体情境。”

但法国已经准备好了。

“法国将从硬脱欧第一天起对英国商品实施欧盟强制控制,并已建立基础设施和IT系统来管理和处理海关申报。”

“在硬脱欧的第一天,借助短海峡通行的50-85%的高速路车辆可能无法通过法国海关。贸易商准备不足,加上法国港口空间有限,可能会让货物通行效率降至目前水平的40-60%。“

按照英国政府预计,最严重的情况下,海峡交通阻塞可能会持续3个月之久,一辆重型货车需要花1.5-2.5天才能通过海峡。

图源:维基百科

目光投向远方,被西班牙拿捏的直布罗陀海峡的情况也不乐观,货物、药品的过境时间都会延长。

海运承担了英国95%的对外贸易运输,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在货运严重不畅的前提下:

  • 药品和医疗产品的供应将受到影响。而兽药供应的减少、延迟或断供还会增加疫情风险。
  • 一些新鲜食品的供应也会减少。虽然不会出现大范围的食品短缺,但食品的种类会减少,价格则会上涨。如果出现恐慌性购买,可能会导致或加剧食品供应的中断。
  • 水电等公共服务虽然不至于断供,但民用电力的价格可能会大幅上涨。

货运严重不畅、食品药品短缺、公共秩序混乱,这份“爆炸性”文件描述的景象大大超出公众预期,一时间舆论哗然。

不久后,英国政府迫于压力公开了文件,一共6页,每一页的页眉都标注了“官方”“敏感”字样。

尽管内容与媒体曝光版本几乎完全一致,但官方披露的文件中,有一段被刻意涂黑:

根据媒体曝光,这份文件是对英国“无协议脱欧”所做准备作最全面评估,推测英国“无协议脱欧”后最可能出现的状况,而非最坏情形

但英国政府却反复强调,这是最糟糕的情况,绝非“基础情形”。

10月20日,黄鹀行动启动,数百名公务员开始着手处理相关业务,为硬脱欧做准备。此时距离最后期限10月31日仅剩不到两周时间。

10月28日,欧盟同意英国再次延期脱欧。英国政府随即悄无声息地暂停了黄鹀行动,临时借调的公务员们陆续返回原先的工作岗位,一项耗资1亿英镑的广告宣传活动也暂停了。

但据英媒报道,消息人士称,无协议计划依然存在。

亲历者的爆料则给这场行动蒙上了一层阴谋论的色彩。

一位参与了黄鹀行动的英国公务员爆料,这份行动计划只是一场秀,目的是通过对硬脱欧的实际感受进行彩排,恐吓胆小的议员支持首相拟定的新版脱欧协议。而实际上,如果真的发生了硬脱欧,光靠黄鹀行动是远远不够的,“能帮我们的就只有上帝了”。

在一些古老的传说中,黄鹀的意象与魔鬼有关。据说它的舌头上有一滴血,而蛋壳上错综复杂的纹路则隐藏着邪恶的讯息。

对英国经济来说 拖得越久越危险

“Uncertainty is the only certainty there is and learning to live with insecurity is the only security.”

——John Allen Paulos

在围绕英国脱欧的各种分析中,一个词被反复提及——“不确定性”。“不确定性”上升,英镑就会下跌、黄金则趁势上涨;反之亦然。

三年来,英国脱欧的最后日期一推再推4,从最初的2019年3月29日拖到了明年1月底。

今年三月,法国欧洲事务部长娜塔莉· 卢瓦索表示,给自己的猫取名为“Brexit”(英国脱欧)。卢瓦索说她的猫每天早晨疯狂喵叫,吵着要出门,但当门开了又在原地不动。

受到国际社会嘲讽事小,关键的是,英国经济的方方面面均已受到不确定性的影响。

  • 服务业占英国GDP比重超过70%。由于英国脱欧不确定性持续影响企业和消费者信心,服务业活动增长陷入停滞,10月订单数量创6个月以来最大跌幅。
  • 伦敦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也受到威胁。为了规避不确定性,截止目前,位于伦敦金融城的企业已经宣布的岗位迁移数量达7000个。如果脱欧后存在市场准入壁垒,英国金融业成本将大增。
  • 英国汽车制造商和经销商协会(SMMT)数据显示,受脱欧不确定性和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影响,今年上半年英国汽车总产量同比下滑了近20%,出口总额也同比下滑了15.6%。截至6月份,英国汽车制造业已连续13个月负增长。

针对英国企业的一项调查估计,三年来,对英国脱欧的预期已经使得投资减少了约11%,英国的生产力下降了2%到5%。在那些更依赖与欧盟贸易和欧盟移民劳工的行业,不确定性通常更高。

IMF(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期,英国经济将在2019年和2020年分别增长1.2%和1.4%。但这一预测的前提是,英国将有序脱欧,然后逐步过渡到新制度。

在欧盟宣布将脱欧deadline延迟至2020年1月底后,不少企业界人士表达了不满。

对许多小企业来说,延期是一把双刃剑——是的,他们避免了硬脱欧的损害,但他们也延长了不确定性,而实际上并没有消除未来硬脱欧的可能性。

——英国小企业联合会主席 Mike Cherry

英国不可能无限期地徘徊在退欧的边缘。英国退欧的不确定性继续对零售企业和目前存在的300万个零售岗位造成影响。

——英国零售商协会首席执行官Helen Dickinson

企业迫切希望看到监管协调、无摩擦的贸易和英国最重要的服务业方面的承诺,以保护英国经济的长期发展。

——英国工业联合会副理事长 Josh Hardie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曾对第一财经表示,英国脱欧走到现在的局面,就是理性的政治家在非完全理性地进行政治博弈。而这场博弈的溢出效应,远比想象的不可控。

自公投以来,已经有多家公司宣布破产、裁员,或迁出英国,尽管有些公司表示相关决定与英国脱欧无关。金融业和汽车业首当其冲:

制图:华尔街见闻

更麻烦的是,英国还面临经常账户赤字率高企和卷入欧美贸易战的窘境,令经济的脆弱性进一步上升

一般而言,本币汇率走软会有利于本国出口。但在英镑持续疲软的情况下,英国1至8月的传统商品贸易逆差仍然扩大了28%。据IMF最新数据,英国经常账户赤字已经高达GDP的3.5%,到2024年还将继续增加。

另一方面,在WTO(World Trade Organization,世界贸易组织)今年10月初“大开绿灯”5之后,美国随即表示,计划从10月18日起对一系列欧盟输美产品加征关税,英国的许多商品首当其冲,包括猪肉、奶制品、蔬果、饼干、威士忌和羊毛产品等。

最惨的是苏格兰威士忌生产商。美国是苏格兰威士忌最大的单一市场。苏格兰每年对美出口总额为12亿英镑,其中,单一麦芽威士忌出口额高达3.7亿英镑。同时,生产威士忌的主要原料——春麦还是苏格兰最主要的农作物。

苏格兰政府曾表示,美国对威士忌等商品的关税表明,英国无法通过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来抵消英国退欧带来的损害。

即便英国顺利实现了脱欧,也很难脱离被夹在欧美中间左右为难的命运。

欧盟已经明确表示,正在酝酿对美国的反击行动。届时,英国将不得不决定是否和欧盟站在同一边,对美国反征关税。这将直接影响未来英美贸易协定的谈判。

最重要的问题:未来市场会怎么走?

自从在脱欧公投当日暴跌千点后,英镑一蹶不振。尽管也曾有过反弹,却再也没有回到过2016年6月的高点。

英镑/美元月线图

三年来,脱欧进程成为左右英镑价值的翻云覆雨手。而如今,脱欧向何处去,要取决于英国大选的结果。

丹麦银行认为,接下来有三种可能情形:

  1. 保守党赢得多数席位,约翰逊顺利实施脱欧协议,不确定性降低。但保守党未必会支撑英镑;
  2. 多个反对党组成联合政府,发动第二次公投,利多英镑;
  3. 没有任何党派占据明显多数,这种情况带来的不确定性最高,很可能增加硬脱欧风险,对英镑来说最为利空。

富国银行则认为,反对党联合政府也可能因为内部分歧过大而导致谈判进展缓慢,提升硬脱欧风险。

欧盟首席谈判官巴尼耶10月30日公开“敲打”英国称,如果英国国会没有如期通过脱欧协议,将面临1月底硬脱欧风险,且欧盟不会再批准英国的延长申请。此外,如果英国在2020年底的过渡期结束前还未与欧盟达成贸易协定,也不会有“加时”的可能。

硬币的另一面

也有观点认为,脱欧为英国提供了新的机遇。如果能够把握好,则英国脱欧只会是短期干扰,而不是长期的系统性威胁。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周华指出,英国在脱离欧盟关税同盟后,可以自由与非欧盟区国家签署贸易协议,获得在欧盟内时得不到的关税减让,这将使英国经济“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注:

1 约翰逊同意北爱尔兰遵守欧盟单一市场的规则,尽管形式上北爱仍属于英国关税领土、可以被纳入英国未来与其他国家和地区达成的关税协议之中。

No-Deal Readiness Report,由英国内阁办公室于2019年10月8日在英国政府官网首次公布。

3 “硬边界”,即在英国北爱尔兰地区与爱尔兰之间重新设置实体海关和边防检查设施。

4 2017年3月29日,英国引用《里斯本条约》第50条,正式启动脱欧程序,与欧盟展开为期两年谈判。2019年3月21日,欧盟同意有条件延长英国脱欧期限至5月22日;三周后又再次批准延长至2019年10月31日。2019年10月28日,欧盟同意英国脱欧延三个月,到2020年1月31日。

5 2019年10月2日,WTO裁定,因欧盟国家政府非法给予空客补贴,授权美国可对每年最高75亿美元价值的进口欧盟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美国随即表示,计划从10月18日起对一系列欧盟输美产品加征关税,英国的许多商品首当其冲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