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9月短期融资市场动荡 美财长对放松监管持开放态度

作者: 杜玉
美国财长姆努钦表示,对放松金融危机后加强大银行流动性规定的监管法规“持开放态度”,可能有方法在不增加风险的同时创造更多流动性。在姆努钦咨询的“军师”中,摩根大通CEO戴蒙等华尔街银行业高管都呼吁改革现有监管体系。

美国财长姆努钦今日再次发声,支持放松金融危机之后的金融业监管法规,外加美国短期融资市场自9月中旬起发生流动性紧张,为特朗普政府的下一阶段监管改革努力指明方向。

据新浪财经援引媒体称,姆努钦在10月29日周二公开表示,对放松金融危机后的监管法规“持开放态度”,这些监管措施加强了对大银行的流动性规定,但可能导致短期融资市场的流动性吃紧无法较快缓解。

姆努钦承认,他曾与摩根大通CEO戴蒙(Jamie Dimon)和其他银行讨论过如何避免流动性问题,“银行提出了一个围绕日内流动性的问题,监管有必要进行审视。”他认为,可能有办法来解决现行法规问题,在不增加风险的情况下创造更多的日内流动性。

尽管美联储已通过每月购买600亿美元的短期美国国债,以及延长隔夜和定期回购操作至明年初、并扩大规模等方式,向金融体系投放了巨额流动性,越来越多的分析师警告称,9月中旬导致短期借贷利率飙升的美国货币市场压力可能进一步恶化,甚至扩散到更广阔的金融市场。

摩根大通分析师Joshua Younger曾于上周一发布研报称,他并不确信美联储已经解决了短期融资市场存在的问题,资金压力仍会再次浮现。9月美国融资压力部分应归因于金融危机后的银行监管,后者限制了银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及其提供回购贷款的能力。

摩根大通CEO戴蒙等数位华尔街银行业高管都开始呼吁改革现有监管体系。戴蒙在10月国际金融研究所(IFI)会议上表示,由于现行法规限制银行存放在美联储的额外现金,加剧了作为华尔街重要资金来源的货币市场问题。尽管大银行有能力也有意愿介入,以减轻系统压力并降低关键贷款利率,监管令他们无法在关键时期介入回购市场来吸收国债、提供流动性:

“回购市场发生的事情具有启发性。如果多重监管限制了一级交易商等中介方的力量,那可能会导致市场上更多不必要的混乱,甚至最终危害到总流动性为4万亿美元的金融系统。”

不过,姆努钦今日强调,9月美国隔夜融资市场的动荡,主要是企业所得税最后期限从银行体系抽走资金的“技术问题”所致。这种功能性失调促使美联储不断向市场注入资金,以遏制短期利率飙升,从而避免推高基准利率。他认为美联储已经解决了技术问题,不认为会再次发生,放松金融危机后的银行业监管法规“与技术问题并不相关”。

目前,美联储利用法定存款准备金制度,要求美国银行业上缴占合规账户余额一定比例的金额作为准备金,并通过调整银行存放于联储的准备金利率、而非调控准备金额度来确定利率。分析称,由于监管法规、市场结构变化以及银行保持高准备金水平的愿望,尽管美联储承诺通过“扩表”和“输血”的方式来投放流动性,市场上可能仍然没有足够的资金。

9月16日,美国隔夜一般抵押品(GC,通常为美国国债)回购利率曾一度飙升248个基点,至4.75%,最高时触及10%,是平常水平的四倍,也创2008年12月来最高,促使美联储紧急向美国金融系统注入数千亿美元的流动性,并于十年来首次重启隔夜回购操作。

10月11日美联储宣布,为确保银行准备金充足、避免9月货币市场动荡重演,将从10月15日起按月购买600亿美元的美国短期国债,并持续开展日常性的750亿美元隔夜回购操作和周度举行、每次350亿美元的定期回购操作,“扩表”和“输血”都至少延续至2020年。

10月23日美联储加大“输血”力度,宣布10月24日将进行至少1200亿美元隔夜回购操作(平时操作规模为750亿美元),并将进行450亿美元14天期回购操作(平时为350亿美元)。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