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流勇退?全球最大主权基金规模破10万亿之际 掌门人意外辞职

作者: 杜玉
现年56岁的Yngve Slyngstad自2008年1月起接任挪威石油基金首席执行官,在全球股市崩盘期间进行巨额投资,令该基金掌管的资产价值增长五倍至10万亿挪威克朗。他在公布今年最差表现的三季报时意外宣布辞职,并警告称,由于基金大部分资产投资于股票,必须为基金市值的大幅波动做好准备。

在全球最大主权财富基金——挪威石油基金公布三季度投资业绩之际,该基金的“掌门人”意外宣布辞职,结束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几个月便开始担任的首席执行官角色。

现年56岁的Yngve Slyngstad已在挪威主权财富基金工作了22年,1998年至2007年担任股权投资主管,2008年1月起正式接任首席执行官。他在全球股市崩盘期间用挪威石油与天然气收入进行了巨额投资,在近12年间令该基金掌管的资产价值增长了五倍。

10月25日上周五,挪威主权财富基金规模在历史上首次突破10万亿克朗大关,23年前(1996年)该基金收到了约20亿挪威克朗的首笔注资。隶属于挪威央行的挪威银行投资管理(NBIM)于1998年成立,以便管理这笔财富,Slyngstad正是NBIM的首席执行官。

挪威央行行长奥尔森(Oeystein Olsen)表示,他将领导招募继任者的工作,这一工作目前处于“早期阶段”,Slyngstad将暂时留任CEO。会说挪威语不是继任者的硬性规定,但对挪威社会的熟悉与了解,以及会说一门斯堪的纳维亚语是必备条件。

挪威财政部部长詹森(Siv Jensen)发表声明称,Slyngstad工作非常出色,所取得的成就将令所有人受益良久。在Slyngstad的领导下,挪威主权财富基金不仅在管理资产规模上壮大,也建立了非常专业的全球组织,在伦敦、纽约、上海、新加坡和奥斯陆都设有办事处。

值得注意的是,Slyngstad宣布辞职当天,该主权基金公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业绩。整体投资回报率为1.6%,即2360亿挪威克朗(约合256亿美元),其中持有的股票回报率为1.3%、固定收益资产回报率2.4%、持有的非上市房地产投资收益为1.6%。

分析注意到,三季度整体回报率低于二季度的2.9%和一季度的9.1%,一季度的业绩曾创该基金有史以来最佳表现。此前,受市场波动回归影响,挪威主权财富基金在2018年蒙受了2011年以来的首次亏损,亏损额达570亿美元,回报率-6.1%,进入今年以来才逐渐恢复正收益。

今年二季度,该基金持有的股票资产在总资产规模中占比曾创历史新高,达到69.3%,去年底为66.3%,今年三季度的占比小幅回落至69.1%;固收资产占比则从二季度的28%上升至28.2%。北美股市占基金股权投资的40%以上,三季度以2.9%的回报率领先,对美国国债投资回报率4.6%。但退欧不确定性拖累英股表现,也令基金对欧洲股市的投资回报寥寥。

即将离任的首席执行官Slyngstad指出,三季度基金投资苹果、谷歌母公司Alphabet和消费品巨头雀巢的回报贡献最大,最惨烈的投资结果来自亚马逊、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和德国科技公司SAP。他警告称,今年1至9月的股票投资回报1万亿挪威克朗,但“由于基金大部分资产投资于股票,我们必须为基金市值的大幅波动做好准备”;他称,全球工业活动数据仍相对疲软。

公开资料显示,挪威主权财富基金在全球拥有9000多家公司的股份,平均等于拥有全球每家上市公司1.4%的股权,其中最大的持仓是微软、苹果、雀巢、谷歌母公司Alphabet和亚马逊。在Slyngstad任内,该基金超越了纯粹的财务投资者立场,成长为“活跃股东”,在高管薪酬、董事长与CEO角色分离等问题上,向苹果、Facebook和高盛等全球最大型公司发起挑战。

有分析认为,该基金做决策有时会遇到政治阻力。例如挪威议会一开始拒绝了其2017年打算出售所有石油和天然气公司持股的提议,今年3月才同意逐步抛售单纯从事油气勘探及开采业务的上游企业持股,但保留美孚、BP、皇家壳牌等综合石油巨头的投资组合。

除了否决Slyngstad对该基金战略的构想,挪威政府也不愿给他更大的自由度或减少问责,并反对基金涉足私募股权等新的资产类别。再加上基金近期表现忽上忽下,都可能是促成Slyngstad离职的原因。但他解释称,政治干涉并不是理由,他本就清楚自己的首要职责是“执行”策略;目前恰逢该基金市值迈过重要里程碑,“现在是更换领导层的好时机”。

NBIM公开表示,Slyngstad离职生效后将继续在该基金工作,特别是到伦敦组建投资于未上市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部门,以拓展新的资产类别。今年4月,挪威财政部批准NBIM可将基金规模2%的资金投资上述资产。

也有观点担心,Slyngstad离职可能标志着一个周期的顶峰来临,毕竟他当初担任基金“掌门人”后不久便发生了全球金融危机,代表上个周期触底。

今年还恰逢全球CEO离职高峰。据美国就业顾问公司Challenger, Gray & Christmas统计,截至8月底,2019年仅美国大中型企业的CEO离职人数就高达1009人,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同期的离职人数。有分析指出,由于对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舆论可能更倾向于问责制。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