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利欧:债务积压成山 美国未来只有加税一条路

作者: 杜玉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达利欧认为,美国国债、养老金和医疗保健等社会福利项目的负担,最终将导致税收提高,因为违约是不可取的。美国联邦未偿债务总额已激增至22.9万亿美元,约占GDP的103%,2028年或升至105%。

除了预言“全球经济面临可怕局面”、世界正处于与上世纪30年代相似的“大萧条”等悲观前景,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达利欧还认为,美国未来只有加税这一条路来抗衡债务高企。

11月5日周二,据新浪财经援引媒体报道称,达利欧表示,为抵消不断增加的债务,美国除了在未来几年提高税收之外别无选择。他认为,美国国债、养老金和医疗保健等社会福利项目的负担,最终将导致税收提高,因为违约是不可取的。

达利欧在参加格林威治经济论坛(Greenwich Economic Forum)发表了上述言论。他认为,从长远来看,这几乎是在处理一个货币问题,即这些债务(或类债务的社会福利负担)的货币价值是多少:

“它们是必须兑现的诺言,要么以更高的税率来支付,要么选择不支付并直接违约。我不认为这些债务会被违约,但如果政府提高税收太多,将改变美国经济的性质。”

10月底发布的数据显示,尽管部分收入猛增,美国联邦政府过去一年仍创造了七年来最高的财政预算赤字。截至9月30日的2019财年,特朗普政府财政赤字同比扩大26%,增至9840亿美元,创2012年以来年度赤字新高。在一年之间,全年经济产出与赤字之比从3.8%升至4.6%。

目前,美国联邦未偿债务总额已激增至22.9万亿美元,约占GDP体量的103%。不包括政府内部债务,公众持有的债务为16.9万亿美元,占GDP的78%。无党派的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曾在8月下旬发布报告预测,这一比例到2028年可能会升至105%。

CBO认为,未来十年的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将高于预期,美国预算赤字将在2020至2029年间平均每年高达1.2万亿美元,即突破1万亿美元关键心理整数位。公众持有的联邦债务预计将从2019年占GDP的79%增至2029年的95%,届时债务将是“自二战以来的最高水平”。

与此同时,该办公室预计2019年美国实际GDP将增长2.3%,但此后直到2029年的年均经济增长率都将放缓至1.8%,低于长期历史平均水平,主要原因是劳动力的增长将比过去更加缓慢。

值得注意的是,这令国会预算办公室负责人Phillip Swagel得出了与达利欧相仿的结论。他在报告中称,“美国财政前景充满挑战”,按历史标准衡量,联邦债务过高且处于不可持续的路径,加税不失为一种解决方案:

“美国政府债务水平在2029年之后预期会更高,因为美国人口的老龄化趋势、医疗保健支出增加,以及提升的利息成本。要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立法者必须对税收和支出政策做出重大改变,例如增加收入、减少支出,或两者兼而有之。”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