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美联储官员讲话 强化市场对暂停降息的预期

作者: 杜玉
美联储“二号人物”、副主席克拉里达称,利率过低是全球央行新的挑战,2020年FOMC票委Harker和Kaplan、以及2021年票委Barkin都认为,美联储当前利率政策合适。周三联储主席鲍威尔参加国会听证,或强调降息暂停以及“实施负利率的门槛相当高”。

在本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就美国经济前景参加国会听证前夕,数位美联储高官周二密集发言,强化了市场对美联储未来一段时间暂停降息的预期。

11月12日,美联储“二号人物”、副主席克拉里达在瑞士苏黎世发表讲话称,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全球主要央行在降低通胀率并将其保持在较低水平上取得成功,但也限制了常规货币政策在未来的经济下行周期中应用空间,可能无法通过降息等手段来刺激增长,是央行新的挑战。

克拉里达表示,全球利率和债券收益率同步走低的现状,一直是美联储对其政策框架进行审议的动机。美联储担心通胀率下降会导致人们的通胀预期滑落。今年9月,美联储官员研究了允许对过去通胀不达2%目标的“弥补”方式,以帮助提高美国商业和家庭的通胀预期。

分析称,尽管他没有直接置评美国经济前景或货币政策,克拉里达曾在11月1日指出,如果美联储看到“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其无法实现就业最大化或物价稳定的任务,或无法实现维系这两个目标所需要的经济增速,那么“我们就必须加以考虑”。

今日,还有三位美联储官员发表讲话,普遍表达了对当前利率水平“感到舒适或满意”的观点。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于周三和周四赴国会听证,市场也预期他可能再度暗示美国货币政策将暂时保持不变,增强人们对美联储直至2020年末都“按兵不动”的预期。

2020年有FOMC投票权的美国费城联储主席Patrick Harker表示,他反对10月降息,美联储应保持利率稳定并观察美国经济形势的变化。因为现在并不知道美国是否处于“充分就业”,如果此时降低利率,资金成本不会抑制企业发展,也就得不到美联储想要的劳动力市场回应。

他表示:“就当前而言,我既不支持美联储降息,也不支持加息。如果美国陷入经济衰退,最佳回应方式应是大规模财政刺激,而不是美联储祭出负利率。”他也呼应克拉里达的论点称,如果通胀预期下滑将感到担忧,并认为美国货币政策目前约为“中性或略微宽松”。

同为2020年票委的达拉斯联储主席Robert Kaplan认为,美债收益率曲线趋陡,表明美联储的利率政策合适。此前他曾警告称,美联储的基准政策利率高于整条美债收益率曲线,代表基准利率设定过高。目前10年与两年期美债收益率息差扩大至23个基点,大于月初的近10个基点。

2021年的FOMC票委、里士满联储主席Thomas Barkin表示,美联储已在2019年降息三次,当前的货币政策处于温和宽松状态;由于美国通胀预期被很好锚定,通胀未达标其实并非最糟结果。他还认为美国需要改革税收和社会制度,来吸引更多人重返劳动力市场,似乎暗示劳动力市场仍存在闲置,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观点相似。

美东时间10月30日周三,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25个基点,至1.5%-1.75%,是今年连续第三次降息。鲍威尔在随后的记者会上表示,美联储再度调整利率区间目标的前提,将是“对经济前景的评估有重大变化”,特别是“通胀将显著跃升”之时。

分析指出,这代表美联储将暂停保险性质的降息,并进入“按兵不动”的观望阶段。

美联储“三号人物”、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曾于上周三表示,未来利率有任何变化都将取决于经济数据,但政策制定者应采取先发制人的措施,以保持经济扩张。本周一,在今年三次投票反对降息的波士顿联储主席Eric Rosengren称,应等真正的疲软来临再降低利率,更便宜的借贷成本会增加金融不稳定风险,也令央行在未来的经济下行周期丧失政策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美联储多位高官都指出,“美国经济前景存在明显的下行风险”,他们也同时暗示,美联储实施负利率的门槛“相当高”。这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观点相悖。据新浪财经报道,周二特朗普再次抨击美联储,认为不实施负利率“令美国在与其他国家的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在多位联储官员密集讲话后、联储主席鲍威尔国会听证前夕,芝加哥商交所CME根据联邦基金利率期货的交易算出,美联储在12月11日宣布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仅为3%,一个月前接近22%;“按兵不动”成为市场普遍共识。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