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大通:即便737 Max暂停生产 波音每月仍需烧掉10亿美元

作者: 杜玉
不少华尔街机构预计,暂停生产被停飞机型不能彻底解决波音的“烧钱”压力。摩根大通认为,为保留劳动力、生产能力和供应链关系,波音每个月需要至少消耗10亿美元现金;券商Jefferies也认为,暂停生产可令现金消耗砍半,但不会降至零。

波音周一宣布,由于737 Max飞机的监管机构复飞认证工作将延续到2020年,公司将优先交付这一机型约400架的现有库存,并从2020年1月起暂时停止生产该机型,运营超过20年的该机型组装线也将暂停工作。消息引发为波音提供服务的欧洲零部件供应商周二股价大幅下跌。

然而华尔街预计,暂停生产被停飞机型并不能彻底解决波音的“烧钱”压力。

摩根大通分析师Seth Seifman在研报中称,为了保留劳动力和生产能力,与737 Max生产不直接相关的经常费用(overhead)和人力成本不会消失,波音预计还会为占737成本约65%的供应商提供支持。假设维护成本较停产前砍半,也将令波音每月现金消耗“稳定地超过10亿美元”。

波音的官方声明除了确认暂停生产737 Max,还承诺与该机型生产有关的员工不会被强制休假或裁员。受影响的员工将继续执行737相关工作,或临时分配到其他团队。波音称,客户、员工和供应链都是公司关注焦点,将努力维持在生产系统以及供应链质量和健康方面取得的成就。

作为波音最畅销的机型,波音在美国华盛顿州伦顿市的737装配厂雇用了约1.2万名员工,737 Max的生产也为全球供应链中600多家供应商和数百家其他小型公司提供了数千个工作机会。

不少供应商都支持波音维持一定的Max产量,理由是停工将导致工人被趋紧的劳动力市场吸引走,而且重新启动装配线成本很高。截至11月30日,波音积压的737 Max订单为4545架;自今年4月起,波音已将Max产量削减近20%,从一个月生产52架降至42架,主要供应商也被迫调整。

券商Jefferies分析师Sheila Kahyaoglu曾预期,临时停产将使波音通过制造和库存737 Max而消耗的每季度44亿美元现金减少一半,与摩根大通的分析基本一致。但暂停生产可能会通过将固定费用分摊在较少的飞机上而随着时间推移增加成本。目前波音已拨出36亿美元用于支付更高的生产成本和61亿美元的客户赔偿金,Jefferies认为这两个数字都可能翻倍。

目前,波音财务状况受到了737 Max停飞的严重影响,因为全球禁飞导致无法通过交付飞机来确认收入,波音也因此宣布了八年来将首次保持年度股息不变。

数据还显示,作为美国最大的制造业出口商,今年波音737 Max停飞已拖累到美国经济,限制了出口和耐用品订单。Wilmington Trust首席经济学家Luke Tilley认为,Max停止生产一个季度,将令美国年化季GDP增长率降低0.3个百分点,甚至不排除对全球航空航天业造成绝对损害。

不过,尽管预言波音依旧“烧钱不止”,摩根大通仍维持对波音股票的“超配”评级,未来12个月目标股价从400美元削减至370美元,较周一收盘价327美元仍有13%的上涨空间。

今日(12月17日),波音737 Max机型在美国的最大客户——美国西南航空公司宣布,将延长这一机型在其航班安排表中删除的时长至2020年4月13日,因该机型重返商业服务的时间持续存在不确定性。不到一周前,美国航空(AA)宣布明年4月7日前将Max排除在航班安排表外。

在周一盘中一度跌近6%、收盘价创8月14日以来新低之后,波音周二由跌转涨,美股午盘前一度跌近2%,下逼320美元整数位,随后转涨并涨0.8%,重新上逼330美元,但仍接近8月16日以来的四个月低位。

自今年3月迄今,波音“丑闻机型”737 MAX飞机已经停飞9个月之久,公司已经付出了逾90亿美元的代价。公司股价自3月高点已累计跌超近26%。

周二美股时段,波音公司最大供应商、美国Spirit AeroSystems Holdings Inc股价开盘跌2.9%,午盘前跌幅收窄至逾1%,接近10月28日以来的两个月低位;受737 Max事件影响,公司营收减少了50%以上。

通用电气(GE)盘中最深跌0.7%,创12月11日以来的一周低位;公司与法国赛峰集团合资生产737 Max全部引擎,预计Max停飞将导致GE今年现金流减少14亿美元。

此外,波音供应商股集体下跌。Hexcel跌2.3%,Woodward跌1.4%,联合技术跌0.6%。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