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士丹利:2019,史上最奇怪的一年

作者: 曾心怡
股市涨幅很高,传统看涨策略不如大盘表现优异,所有对冲基金因此遭受重挫。“市盈率扩张”的红利吃尽之后,盈利下降的企业也将在明年迎来实现预期的压力。

经历过大萧条以来最为糟糕的2018年年末之后,2019年也即将走到尽头。在今年跌宕起伏的市场面前,华尔街也是感慨万千。

近日,摩根士丹利资产策略师Andrew Sheets在年终回顾报告中指出,尽管2019年是过去三十年中全球股市最好的年头之一,但涨幅虽高,其下却有古怪。无论是看防御性资产、对冲基金还是降息潮之下各大股指的具体表现,2019年都是史上最为奇怪的一年。

首先,多头不是唯一的赢家,毕竟股市、新兴固收市场均是十分火热;与此同时,债市的表现也为空头吹响了胜利的号角。

总体而言,在截至12月12日的12个月里,20年期以上美国国债表现几乎与标普500指数相当;8月以来,长债的表现更是基本好于股票。

再看固收市场,美国BB级债券超额收益比CCC级债券高出约655个基点,总体回报率更是高出约740个基点;股市方面,美股大盘股涨幅比小盘股高出逾7%,防御类股票涨幅高于周期类股逾1%,欧洲股市公用事业股、医疗保健股均跑赢大盘。

在摩根士丹利看来,在标普500指数年内涨幅接近30%的这一年,上述表现非比寻常。传统看涨策略不如大盘表现优异,几乎所有对冲基金因此遭受重挫,这不仅造成有纪录以来规模最大的股票资金外流,也导致今年成为自本世纪初以来对冲基金发行数量最少的一年。

其次,摩根士丹利还认为,2019年是市盈率扩张的一年(the Year Of Multiple Expansion)。

自今年元旦迄今,尽管全球PMI不断恶化、企业盈利也逐渐下降,MSCI ACWI全球市场指数远期市盈率仍旧上升了约24%,堪与标普500指数涨幅比肩。

有“马后炮”认为,这是由于投资者缺乏投资选择,因此不得不将资金投入股市,股票估值由债券收益率下降的幅度来支撑。

但摩根士丹利指出,这种逻辑存在一定风险,“市盈率扩张”增加了企业在2020年实现预期的压力,因此,明年将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一年。

更简单一些来看,上述投行将2019年的全球股市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幕,1月1日至4月30日:在美联储大幅逆转其政策指引之际,市场从低迷的估值和情绪当中强力反弹;

第二幕,5月1日至9月30日:由于市场担心贸易紧张局势毫无进展以及全球数据持续疲软,股市面临五个月没有上涨的波动时期;

第三幕:10月1日迄今:受贸易局势缓和以及欧美两大央行扩张资产负债表的推动,股市年底再次出现反弹。

摩根士丹利进一步解释称,单看第二幕就不难知道,市场常言的“只要利率处于低位,股市和信贷就能受到良好支撑”的说法并非每次都适用。

如果企业盈利增长令人失望,且各国央行几乎没有出台新政策来解决问题,那么在低利率环境下,市场必然陷入停滞。

再看第三幕,在股市开始反弹的9月,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动作来自美联储——十年以来首次重启隔夜回购操作为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时间上将一直持续到明年。

摩根士丹利总结认为,美联储将在明年4月或5月扩大资产负债表,届时投资者或将迎来当前周期的市场顶部。

在那之后,市场可能不得不再次面临一个贸易局势进展有限,且美联储无法再提供更多支持的世界。

鉴于市场今年对贸易和美联储政策的重视,在五月卖股离市(sell in May and go away)或是明年的中肯做法。

进一步展望未来,考虑到大宗商品价格在过去几周悄然走强、周期股表现优于预期等原因,明年还有一大风险就在于,“通货再膨胀”将变身“通胀”,即通胀将在2020年有所攀升。

2019年,所有资产都出现上涨。

但别忘了不久前的2018年,市场普遍认为通胀走高的问题更为棘手,几乎所有资产都在下跌,市场普遍开始担心全球经济的过剩产能正在被耗尽。

简而言之,通胀风险值得关注。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