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莱德:2020年,美国GDP增速、通胀和国债收益率都将维持在1.8%

作者: 曾心怡
贝莱德还预计,美股2020年的企业盈利增速将在5%至6%之间,市盈率也将高出普遍预期,达到接近18倍的水平。

新的一年已经到来,美国经济运势如何?在这家资管机构看来,一切都离不开这个关键数字!

近日,贝莱德全球固定收益部门首席投资官Rick Rieder和全球宏观定位主管Russ Brownback联合撰文指出,与其他人预测的衰退或反弹路径不同,2020年美国经济和市场的走势更有可能是温和的,且与“1.8”这个数字休戚相关。

具体而言,美国实际GDP增速与核心通胀率都有望稳定在约1.8%的长期平均水平附近,这意味着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徘徊在1.8%左右,且处于窄幅波动区间,而美联储政策利率也将保持在1.8%附近。

贝莱德首先指出,长期来看,美国每六个月就将有180万人达到65岁的退休年龄,人数几乎是二十年前的两倍。这一人口结构发展意味着,每年应该都会有大量金融资产财富进入退休后的资产组合配置范畴,这对于工薪阶层而言是实实在在的需求。

由此,美股科技股公司与除科技股外标普500指数企业之间1.8%的年营收增长差异将拉动投资者对一类公司的需求——也就是在股票回购、分红及研发支出上花费约1.8万亿美元的公司。

图源:贝莱德,数据来源:CapitalIQ,数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

市场方面,尽管认为投资者对美股EPS增长的预期过高,但贝莱德仍预计美股2020年的企业盈利增速将在5%至6%之间,市盈率也将高出普遍预期,达到接近18倍的水平。

与此同时,过去几年表现逊于美国股市的地区也将有所反弹,例如由于全球货币政策更为宽松,新兴市场资产将更为炙手可热;而随着欧央行加入宽松的队伍,欧洲斯托克指数的表现也将轻松超过其过去18年来的平均年回报率——1.8%。

再看债市,贝莱德预计,即使美国经济增长出现放缓,BBB级债券息差也不会扩大至前年12月信用债市场出现抛售潮时的1.8%,而BB级债券息差在美国经济温和增长的背景下将拥有额外的风险溢价,因此也不会缩窄至去年的1.8%。

另外,在美国固定收益市场,新发行债券(扣除美联储资产购买)预计在2020年将减少7250亿美元,较2019年的水平大减近30%。

贝莱德看到,在2019年期间,随着全球经济增长在稳定的前提下变得更为温和,市场上资产配置思路发生了重大转变:资金从风险更高的股市流出,转头流入更为安全的固定收益市场。

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此传统的避险行为可能无意中导致投资者以一种风险代替了另一种风险,最终弱化部分预期之中的风险缓释。

贝莱德预计,到2020年,这样的资金流动将出现显著逆转,投资者将以降低对低质量资产的需求为代价,增加对现已非常庞大的高质量资产需求。

图源:贝莱德,数据截至2019年12月4日,预测值来源:摩根大通

不过,贝莱德也指出,去年以来全球强力重启流动性周期,这可能导致急剧下降的高收益资产供应无法满足激增的需求。

随着全球主要央行重新扩大资产负债表,再加上全球外汇储备的循环利用复苏,贝莱德预计全球流动性增长将在2020年达到接近1万亿美元的水平,逆转18个月以来的萎缩状况。

那么,在这样的境地之下如何进行投资?

贝莱德表示,由于建立一个“伟大的”风险平价投资组合十分困难,因此,他们将选择建立收益率在4%至5%之间的固定收益投资组合。

同时,上述机构也十分看好股票市场。他们看到,在过去的20年里,当美国实际GDP和CPI在1.5%和2.5%之间时,股市回报率约为11%,而2020年预计也将会是这样。

保守来看,他们这个“60/40”的投资组合回报率应该能达到7%,潜在收益范围也非常不错。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