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7 Max复飞困难重重:波音发现多处设计隐患 或需举债融资

作者: 杜玉
波音发现多处设计带来的安全风险,例如控制Max机尾的关键线路可能引发短路并造成坠机、发动机面板的防雷涂层或被磨掉等。美国监管机构正考虑要求Max飞行员进行更多模拟器训练,波音或发新债至多50亿美元,以支付上半年或高达150亿美元的开支,周一股价领跌道指。

进入2020年,随着波音被停飞最畅销窄体客机737 Max能否实现商业复飞的决策点越来越近,这一美国最大出口制造商、道指最大成分股的负面新闻似乎层出不穷。

据央视新闻最新报道,当地时间1月5日,多家美国媒体报道称,波音公司遭停飞的737 Max机型除了软件问题外,还发现了更多设计问题带来的安全风险。

2019年12月,应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的要求,波音进行了一次内部审计,以确定是否准确评估了关键系统存在的风险,包括飞行员对于紧急事件反应的时间等。据公司工程师等多名相关人员透露,波音发现的最大问题,是之前从未报告过的关于控制737 Max机尾的线路问题。

据称,波音正在核查两个重要的线路是否太过靠近,以致于会引发短路风险;如果飞行员反应不及时,短路可能造成坠机。如果问题成立,波音不仅要重新修复约800架已组装完成的737 Max,甚至需要重新检视比Max更早生产的737 NG机型,全球约有6800架该飞机正在使用。不过波音也表示,线路分离并不复杂,每架飞机用一个小零件在一、两小时内就能完成检修。

此前,北京时间1月6日下午的消息称,波音近期还告知FAA,称其发现了一处制造方面的隐患,该隐患可能会让飞机的发动机在雷电天气中变得非常脆弱。

据悉,在组装737 Max飞机时,波音在华盛顿州组装厂的工人对发动机顶部面板外壳进行研磨,以期更好适应飞机。但这也会无意间去除了使面板免受雷击的涂层,从而去除了对燃油箱和燃油管路的重要保护。FAA正在制定一项指令,要求波音恢复对发动机面板的防雷保护。

去年12月,波音在华盛顿州Renton工厂的前高管Ed Pierson曾到美国国会就737 Max事故及停飞作证。他指出,波音为了在和空客新型窄体机A320neo系列的竞争中取得优势,提高Max的组装速度,要求组装工厂的机械师加班加点疲劳工作,导致组装过程不可避免地犯错;一些机械师为了赶上波音管理层制定的严苛生产进度,不得不忽略既定的工作流程,跳过一些安全检查。

当地时间1月5日传出的另一则消息显示,尽管监管机构暗示过2020年春季737 Max可能实现商业复飞,这一时间点可能被延后。FAA正在考虑要求对737 Max飞行员进行更多模拟器培训,将增加额外成本和训练时间。据称FAA最早将于2月作出正式决定,波音发言人不置可否,只是称公司正在“评估安全复飞的所有事项,包括飞行员培训、程序及清单”。

另据新浪财经援引媒体报道,随着737 Max停飞进入第十个月带来的相关成本增加,波音正考虑举借更多债务,以改善财务状况,并考虑削减资本支出和研发开支、冻结收购等以节省现金。分析师预计,波音将额外募集不超过50亿美元的债务,以支付上半年可能达到150亿美元的开支。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波音拥有约200亿美元的可用资金。但公司除了要应对空难受害者家属和多国航司客户的索赔之外,还需要资金帮助维护737 Max自1月临时停产后的生产设施和已完工的飞机,并完成以40亿美元收购巴西航空工业公司客机业务80%的股份。同时,公司还必须偿还一些现有债务并为股东分红。

目前担任临时CEO、并将于1月13日交权给新任CEO David Calhoun的首席财务官Greg Smith曾于2019年10月发布财报时表示,公司预计不必借助某些“杠杆”来改善其财务状况,足见“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去年7月以来,波音的信用评级被主流评级机构穆迪和标普下调了一个等级,公司的债务股本比(debt-to-equity ratio)也由2018年底的2飙升至去年底的9.6。

分析指出,波音发新债融资的举动一旦成真,可能会带来有关737 Max停飞后详情的更多披露。例如,波音将被要求重新推测该机型复飞和复产的时间表,以及客户赔偿和生产成本的预估。波音将于1月29日公布季度财报,现已通过现金、折扣和实物福利等方式为客户预留了61亿美元赔偿款;外加Max无限期停产对供应商的意外打击,最终赔偿金额只会更高。

1月6日周一,美股三大指数开盘齐跌,道指低开逾200点,最大成分股波音领跌。该股美股午盘前最深跌1.5%,股价跌破328美元,若跌幅延续至收盘,或创2019年12月31日以来最低,也接近四个月低位。

自2019年3月737 Max被全球停飞以来,波音已累跌逾21%。前任CEO Dennis Muilenburg因处理不好与监管机构和公众的关系,去年10月卸任董事长,去年12月则“被辞任”CEO一职。

上周的最新初步数据显示,在Max危机拖累下,2019年波音将“全球最大喷气式飞机制造商”的地位拱手让给了欧洲竞争对手空客,是2011年以来首次。预计去年空客在飞机交付量和订单数方面都全面赶超波音。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